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1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55﹝曉全員雜CP﹞﹝完﹞

 「三年前的那場恐怖攻擊真是驚人阿……」
「三年前?你說哪個?」
「辦公大樓被恐怖分子佔領那件囉。」
  
義大利的美景總是令外國遊客流連忘返。傍晚時河道映著夕陽餘暉的模樣宛若仙境,夜晚街道的光亮又將整體美感昇華到不可思議的境界。充滿魄力的古羅馬競技場,數百年前的城堡遺址,每一樣都那麼令人難以別開目光。
 
咖啡館的店員看了下顧客手機上的畫面,回過頭繼續專注地泡著咖啡,「那不是在義大利發生的事件吧。」
 
「當然!這麼可怕的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在義大利!」男人笑了笑:「那時我剛好去附近旅行,親眼目睹了大樓倒塌的瞬間……他們不知道從哪裡來的炸藥,那次事件可死了不少人啊。」
 
「喔?」店員看著注入杯中的褐色液體,眨了眨配戴著瞳孔變色片的雙目:「那麼後來那些恐怖分子怎麼了?警方有找到屍體嗎?」
 
聞言,男人思索了下,「屍體倒是沒有……後來他們花很多功夫開挖,可不管怎麼找都沒找到。原本懷疑是被垮下的鋼筋壓在地下室,可聽說後來就連地基都給翻開看了一遍也都沒見到人。或許是被壓碎成爛肉認不出來了。」
 
「……這樣啊。」店員將剛泡好的咖啡遞到男人手裡:「祝您有個愉快的一天。」
 
一旁,咖啡館的老闆看著正在整理吧台的橘髮店員,猶豫一會兒後開口問道:「佩恩啊,一直以來你的表現都很不錯……真的不打算再做下去嗎?」
 
「是的。」被稱作佩恩的男人頭也不抬一下,逕自開始擦拭玻璃杯:「因為和朋友約好要創業。」
 
 
 
「迪達拉,快點。」
「知道啦,別催!」
 
早上的班機果然還是相當令人頭疼。迪達拉一邊揉著眼一邊試著跟上蠍的腳步,可卻發現腳步不管怎樣都沒辦法變得輕快,每踩出一步都覺得會直接墜入黑暗中昏睡過去,「蠍大哥你能不能慢點……老大他們肯定還在處理入境手續。嗯。」
 
「誰讓你昨天熬夜玩電動。」蠍自顧自拖著行李箱繼續維持一貫速度,完全沒有要放慢的意願。
 
當兩人前頭的一小波人群散去,遠遠就見一個男人以超大的音量對他們叫喚:「你們也真是太慢了!我在這裡站得腳都快斷啦!」
 
「飛段,你太吵了。」角都邊說邊往對方頭上狠狠搥了一下,在蠍和迪達拉走近時,他朝兩人微微點頭示意,「瑞典那裏還行吧?」
 
「小鬼在適應氣候上花了不少時間。」蠍邊說邊看向迪達拉。在那次事件後他把自己僅存的右腿也給改造,基本是不會有冷熱上的差別了,只是迪達拉對冷熱的感知還是很正常,剛到瑞典時還常常抱怨著說想換個國家待。
 
迪達拉看了看四周,除了坐在一旁沉默著的鼬跟鬼鮫之外沒再見到其他人,「阿飛他們呢?」
 
「他跟絕跑去買吃的啦。」
 
飛段才剛回答完,一旁就見阿飛大叫著打招呼一邊大包小包的直奔過來,身後還跟著面無表情的絕。
 
──「看來所有人都到齊了吧。」
 
聽見熟悉的聲音,眾人同時回頭──在三年前的事件中身受重傷,最後在迪達拉利用爆炸引開警方注意的時候,由曉的成員輪流背著帶出大樓殘骸的首領,佩恩天道,不知何時已與小南一同和眾人會合。那次事件後佩恩便由長門緊急安排醫療專機偷渡出國進行治療,經過一段時間才終於恢復了八成以上的行動能力。
 
睽違三年,再度聚首,十人的外貌未有改變,最多就是講話時多了少許外國腔調。
 
 
 
瑞典。美國。義大利。荷蘭。俄羅斯。
 
將十人在三天之內分成五批,避過政﹝和諧﹞府眼線偷渡出國,並且在這之前便事先安排好住所、工作、語言學習與生活資金。坦白說他們至今依然不明白長門是用怎樣的方式才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處理好這麼艱難的任務,直到他們開始對此感到好奇時,已經是長門拿著全新身分與護照交代他們安分守法一段時間的時候了。
 
三年前的事件中就連長門的長相都被大肆放送,就是他也不得不出國避人耳目一段時間。這期間由他接替原組織負責人的位置,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秘密接管整個組織並維護著一切程序的進行,直到近期曉準備再度集合之時,他才正式將組織的管理大權轉交給佩恩並退回原本的商人工作。所幸那時長門的影像並不清晰,略帶模糊的五官讓人無法確切掌握身分,對他的事業影響其實並不算大。
 
「這層樓是唯一沒有監控設備的地方,你們在這裡可以放心說話。這下面兩層有房間、廚房和盥洗設備,空間足夠讓你們每個人一人一間房。」
 
長門邊說邊帶眾人走進辦公室,接著給佩恩簡單講解了組織目前的情況,至於詳細的管理方式他打算利用未來一周讓佩恩漸漸上手,待他熟悉之後長門才要正式出國進行貿易工作。
 
「照目前看來你沒特意改變組織的作法。以前曉經營的藥廠應該沒被人發現吧?」佩恩問道。
 
「沒有。」長門邊說邊打開組織近幾年的財務報表讓對方過目:「在那之前你們的人就已經先讓藥廠停工了,我只是負責每隔一段時間回去確認機器狀況而已。只要你們有需要,那裡隨時可以重新開始作業。」
 
語罷,長門起身看著再度回到組織內的曉眾人。他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聽佩恩說想反叛的時候大約是在將近五年前,那時他還以為對方是在開玩笑,畢竟這麼大一個組織怎麼可能說奪權就奪權?
 
然而現在一切證明了萬物皆有可能。盡管費了一番功夫,盡管差點沒了性命,盡管過程艱辛難熬,這群人還是堅持到最後並成為了贏家。
 
十個從組織叛逃出去的人,最終卻又回到了這裡。而且是以新管理者的身分。
 
長門早在佩恩之前就已經脫離組織,並且以貿易作為全新工作賴以維生,為的就是要等佩恩真正叛逃的時刻能盡可能的給予協助。那時佩恩還曾信誓旦旦的說自己絕不會失敗,如今看來也確實是信守了承諾。
 
佩恩大致了解組織內部情況後,抬頭看向所有成員:「利用這幾天好好活動筋骨,接下來的又會是一場硬仗。在這之後我們得先肅清組織內部的實驗風氣,到那時又會引起很多人反彈。」
 
說到這裡,佩恩頓了頓,接著才又再度開口:「可別有人在行動中丟了性命。」
 
 
 
反叛成功不是結束,是開始。
一切才正要起步而已。
 
 







-----虎視眈眈到此正式完結,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