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2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劍三同人】望眼欲穿﹝丐明﹞

  
 
 
 
 
 
 
 
 
 
 
 
 
 
傍晚。一如往常的,晚飯前進行環境清掃。
 
同寢室的另外兩人負責寢室整理,李承恩和陸靖則負責外圍環境的落葉清掃。李承恩早已將附近落葉集結成山,陸靖緩慢的裝袋速度卻完全跟不上,一直到前者幾乎把眼前所見的範圍都集中起來時,被裝袋的落葉數量也依舊不及總數一半。
 
「你這動作也實在太快了……別急啊,我弄一弄馬上就好。」
 
陸靖乾笑了兩聲,見對方要幫忙還相當有男子氣概的一口回絕,說這點小事自己馬上就能做到,但一個人要把落葉鏟起來裝袋果然還是有些難度,他磨蹭了許久,最後還是由他兩手抓著袋口讓李承恩把落葉鏟進去。
 
「承恩啊,你知道有個天策府的大將軍和自己同名同姓嗎?」
 
聞言,李承恩停下了動作。
 
「聽說還是個相當厲害的大將軍,不如你也來試試看吧!像這樣舉著長槍!」陸靖邊說邊拉著李承恩舉著鐵鏟的手指向天空:「像這樣舉著,然後講一下那個什麼來著……對了,長槍獨守大唐魂!」他自顧自說得開心,李承恩倒是一點反應也沒有,一直到陸靖放開他的手後才又默默繼續著鏟落葉的動作。
 
結束清掃後便是晚餐時間,全體統一集合統一開飯。
 
盡管提供的餐點相當簡單,對於受過不人道待遇的陸靖來說只要能有穩定三餐便已經是人生樂事。這兒的硬性規定並不多,不會特別要求用餐時保持絕對安靜,陸靖邊吃邊說著自己過去到七秀坊遊歷時的趣事,還不忘提起一個外地男人在調戲七秀坊女子時因太過放肆而被冰心訣武學狠狠教訓一頓的經過。
 
「如何?有趣吧?」他有些期待的看著李承恩,後者卻只是默默夾了塊肉排放到陸靖碗裡,不知道究竟有沒有認真聽完,「承恩你在聽嗎?」
 
「……多吃點。」簡單扼要三個字說罷,李承恩端著餐盤自顧自走人了。
 
……好吧,也許是這件事太無趣。陸靖這麼想著,反正李承恩鮮少搭理自己也是事實,經常都是在不知道有沒有認真聽完之後又一語不發的離開,雖說偶爾他也會在先問過對方有沒有想聽的意願後才說,然而就算已經事先經過他同意,李承恩也不怎麼給予任何反應。
 
夜間的基礎體能訓練過後,等陸靖洗完澡回到寢室,另兩名室友一個已經睡沉,另一個則正準備就寢,睡在他上鋪的李承恩此時卻坐在陸靖床上不動。陸靖也沒有多想,從床下隨意摸了本書翻閱後輕聲開口問道:「話說,承恩你知道荻花聖殿紅衣教的故事嗎?」
 
李承恩沒有反應,只是略抬起頭。
 
「江湖上有個男人叫慕容追風,他們一家三口都中了屍毒,兒子成了失去神智只管殺戮的屍人,妻子則死於屍毒之下,就連他自己也給變得面目全非。然而,他卻把妻子裝進棺木中,長年背在身後,以掃除世上所有屍人作為目標。他為了復活自己的妻子,誤信紅衣教主阿薩辛,為紅衣教為非作歹,直到一行江湖俠士殺入紅衣荻花聖殿,慕容追風才終於恍然大悟,而他的妻子在經歷過一段極短時間的甦醒後又陷入了沉睡……這是過去還在遊歷山水時,在楓華谷聽人提起的。不覺得特別令人感慨嗎?」他轉頭看向李承恩,後者依然維持著方才的姿勢一動也不動。
 
似乎也是習慣了對方的毫無反應,陸靖放棄似的躺上床挪個舒服的姿勢,擺擺手就說自己要睡了、讓李承恩趕緊回自己床上去。
 
隔日的切磋比武,一向拒絕和丐幫練習的陸靖難得主動找李承恩進行切磋。李承恩也沒有拒絕,兩人拱了手後陸靖便一如其他明教那樣開場隱身,然而當李承恩原地打了個『時乘六龍』,陸靖立刻顯現在李承恩身側兩尺。
 
「什、等等等等!」大聲嚷嚷著要對方暫停,同時他下意識朝著李承恩打了個俗稱繳械的『怖畏暗刑』,短棒被揮走的李承恩直接往陸靖身上打了一套掌擊,後者還來不及反應,李承恩的繳械已結束,於是他銜接棒法往陸靖身上又是一套快速打擊,三兩下就擊敗了對方。
 
「哪有人這樣……你這是在欺負人!」陸靖將雙刃往眼前一丟,揉著被打疼的胸口直喊不公平。
 
──只那一瞬,陸靖似乎看見李承恩笑出了聲。僅止那一瞬。
 
「你、你笑什麼!誰准你取笑我了!打贏又怎樣啊你這臭丐幫!」邊嚷嚷邊撿起雙刃,陸靖叫囂著要李承恩和他再來一把,兩人幾乎對練了整個練武時段,然而陸靖卻是連一把也不曾贏過。
 
傍晚,交替回來做寢室整理的兩人一個擦拭著窗框、一個清掃著地面,過程中陸靖又和李承恩說了個有關十大惡人來歷的事蹟,然而當他說到一個段落時,李承恩又是自顧自提著整理出的垃圾步出房間,看上去就是根本沒在聽。
 
「那個……承恩啊。」待對方歸來,陸靖開口道:「你的個性我也是知道的……不過,偶爾稍微認真聽我說話行嗎?雖說有些事的確是滿無聊,可能你根本也不想聽……不過如果真的不想聽也和我說一聲,你要沒興趣我──」
 
「好吵。」李承恩抽出腰間的短棒往陸靖頭上輕敲了下:「之後呢?」
 
完全沒料到對方會有這種反應,陸靖一下子不知道該回什麼話,原本俐落擦著窗框的手也突然停下來:「呃……然、然後,我說如果你沒興趣的話,我也……」
 
「不是。」停在陸靖頭上的短棒又輕敲了下:「莫雨成了十大惡人,之後呢?」
 
「……這不是在聽著嗎……」陸靖輕嘆口氣,繼續將方才說到一半的故事給接了下去。
 
此後,並未有任何改變。對於陸靖所說的任何事蹟,李承恩還是那副愛理不理的模樣,也不曾在事後給予任何反應。然而陸靖並未再糾結在這點上,這是由於李承恩只會在他說到一個段落時才離去的緣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