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P同人】Just close your eyes﹝基羅﹞

 











蔚藍海,萬里晴空。一行人暢飲著啤酒,笑談趣事。
 
被隨手扔在桌上的報紙,頭版是個戴著草帽的青年,照片旁的字墨被潑灑的啤酒弄得糊了──倒也沒多少人在乎這件事。
 
男人一手握著酒杯,杯中液體早已飲去大半。搭在膝上的另一手,完好健全的那只手背與手臂接著數個點滴管,連接到男人身旁那台正發出細微刺耳聲響的電子儀器,「基拉。」他叫喚了一聲。
 
不遠處的金髮男人,基拉回頭看了男人一眼,抱起身旁酒桶邁步走去:「基德,別喝過頭了。」說著,為基德手中杯倒上半分滿,
 
基德只是仰頭一飲而盡,將空杯置在身旁。
 
他望向那台發出怪聲的儀器,上頭的數據他是有看沒懂,曾經叱吒風雲的『船長基德』,又有誰能料到多年後的今日他竟也需要仰賴儀器才得以維持身體機能。當年最為眾人所知的ONE PIECE早已被找到,現今除了滋事的海賊之外,只要別胡亂招惹麻煩,倒也還能相安無事。
 
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海賊生活模式,想當然基德是不會接受。年輕時的瘋狂所致,他的肉體比一般人還要早開始衰退,明明是勢力與強勁最應到達顛峰的年紀,他的模樣卻像是當年四皇之一白鬍子的晚年一般。縱然無法再和以往一樣隨心所欲,毫不退步的戰鬥技巧、長年累月的對戰經驗與一群跟著他出生入死的弟兄,積累下來的勢力倒不算小,平常看著船上弟兄胡鬧,偶爾和碰上的海賊海軍幹上一架,日子也還算過得去。
 
「大白天就在喝酒?還真愜意阿。」
 
聽見聲音,基德抬頭看向站在眼前的人。戴著毛帽的男人不知何時來到他面前,並在語罷之後檢查著儀器,「看這樣子,就算短命了你也無所謂吧。」
 
基德哼笑了聲,嘴角揚起一如既往的笑:「老子短不短命可不是你這傢伙說了算啊,特拉法爾加‧羅。」即便肉體衰退,眼神倒還和年輕時一樣充滿剛毅與自信。
 
「身體不怎樣,口氣還不小。」羅操作著儀器,不久後儀器側邊列印出一串數據,他撕下紙張細看了一會兒,默不作聲地將其折起並收進大衣口袋。
 
察覺對方模樣有異,基德半開玩笑問道:「怎麼?等著要哀弔老子啦?」
 
「像你這麼惡劣的人種,要死可沒你想的這麼簡單。」
 
說完,羅回過頭擅自告訴船員說是今晚要在基德船上過夜,也不過問基德方便與否就自顧自安排起相關事宜,還不忘出聲抱怨船上的凌亂以及催促發出惡臭的尤斯塔斯船員去洗個乾淨。
 
一行人直到深夜才玩了個痛快,各個醉倒在甲板上呼呼大睡。
 
也是直到這時,放任船員玩鬧整天的基德默默走出船長室,白天時接在手臂上的點滴與儀器皆不見蹤影。一路來到船頭,他不意外的在這裡看見靠在護欄上的羅。
 
「喲,尤斯塔斯當家的。」羅朝他招了下手,表情並未如白天那般充滿嘲諷意味。
 
基德站定在他旁邊同樣靠著護欄,不出多久便朝羅伸出了手:「交出來。」
 
「交?」羅淡笑了下:「當家的還真是失禮,怎麼說我也算是客人,一見面就指名要我交東西啊。」
 
「少像個女人一樣婆婆媽媽的,老子的耐性可沒你好。」停頓數秒,見對方似乎打算就這麼裝傻下去,基德乾脆挑明說道:「白天那東西上都寫了些什麼。」
 
聞言,羅沉默了半响,像是在斟酌用詞又像是在單純發愣,「當家的看了也沒用,那上頭的可是醫務人員才能看懂的──」
 
「還有多久?」
「……什麼?」
「老子還能活多久!」
 
基德在不知不覺中加大了音量。
 
羅不作聲。直到對方似乎準備轉身走人時,他才緩緩吐出二字:「兩年。」
 
在這瞬間,兩人圍繞著一種微妙的氛圍,誰也沒有開口,直到基德猛地大笑起來,「兩年啊!這時間可是足夠老子狠狠大鬧一場啊!」他逕自說著對於ONE PIECE被人搶先奪走的不滿與對海軍近年行徑的厭惡,說著說著又講到自家船員前些日子剛抱怨起生活太過平靜。
 
羅還是不作聲。一直到基德沉默下來,他依然沒再開口說半句話。
 
這段寂靜只維持了很短的時間,基德脫下大衣披到羅身上,丟下一句「別讓老子失望了。」接著轉身離去。
 
隔日,天未亮,羅與船員便已不見蹤影。再也不見他到基德船上。
 
也是自同一日起,基德海賊團開始高調在各地挑起戰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