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84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劍三同人】迷魂﹝丐明﹞

  
 
 
 
 
 
 
 
 
 
 
 
 
「我說你啊。」
「啊?」
「你這小子,是做什麼進來打仗?在外頭當個叫化子可不好了?」
 
謝長安愣了愣,訕訕地說自己大概是被灌了迷湯。
 
 
 
那年,謝長安十三歲,家裡是在街上賣小吃的。家裡沒多餘錢供應念書之故,除了一些常用字句之外他基本就是個文盲,又因為自幼跟著那些務農鄰居小孩往田裡跑,每天一早就穿著雙草鞋跑得不見人影,日落回來時身上總是沾滿泥沙不說,有時甚至連鞋子都給穿壞了,是打著赤腳回來的。稍微大了點後又跟著曾經在丐幫那兒摸點皮毛的鄰居大哥學了些功夫,日積月累下來體格也給變得結實了,每當和人起爭執就是大呼小叫,話怎麼粗俗他怎麼來,要是再激烈些甚至會和對方打起架,爹娘成天光是向被打傷的孩子的爸媽陪罪以及修補壞掉或破掉的衣褲鞋,就已經足夠讓他們頭疼。
 
唯一讓二老感到欣慰的,大概就是這孩子不曾欺負過女孩兒,或是幹起掀人家裙子的下流之事,甚至當朋友提議起時還會被謝長安給教訓一頓。
 
如今也算是到了慢慢開始懂事的年紀,謝長安開始會給家裡幫忙幹些雜事,諸如洗碗送餐、洗菜打掃等等,經常能夠在開店時見到他幫忙,在經過爹娘多次的提醒之後,他也終是理解了不能對客人講出過度失禮的話,至今倒還未給這小店惹出過什麼大麻煩。
 
某日,店內忙碌,謝長安本在一旁處理蔬菜,他娘喚他去問問剛坐下的客人需要什麼。於是他連忙甩落手上的水珠,站起身回頭望向顧客時,他一眼就瞧見了那個伸手將連帽長袍的帽子褪下的、五官清秀的人。那人一頭銀絲般的長髮著實相當吸引人注意,且不知是否因為年紀尚輕,他甚至還令人有種雌雄莫辨的錯覺。
 
「看什麼呢!趕緊過去呀!」
 
他娘伸手推了他一把,謝長安這才愣愣地上前問道:「這位客倌,您要點什麼?」
 
「……什麼都好。」
「那麼,麵食如何?小店的麵食口味可是赫赫有名!」
「……行。」
 
不出多久,當謝長安端著碗麵過來並準備繼續做其他事務時,銀髮之人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並輕聲吐出一句:「風……風花菇……」
 
「花菇?」謝長安思考著花菇是打哪來的新詞新玩意,不過看對方又不像是本地人,心說或許是想問地點卻發錯了音……但也不排除是想叫點某種菜餚但卻不懂得發音。兩種可能性在他腦海裡打轉,以至於他遲遲不敢答話。
 
見謝長安不說話,銀髮人也急了,更用力的跩了跩謝長安的衣角,並且試著更大聲的說出一句:「風花菇。」
 
「……花菇?」坦白說對方這一舉動只是加深了謝長安對於『花菇』二字的印象。正當他和對方都感到不知所措時,謝長安的母親倒是把兩人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她雙手繼續忙著切菜,一邊向著這裡大喊一句:「客人!楓華谷的話就往您右手邊兒這條路直行!」
 
聞言,銀髮人這才鬆開了手。
 
 
 
那年,謝長安十八歲。拜入丐幫門下第四個年頭。
 
傳聞有位大將軍要帶著子嗣前來丐幫總舵拜見郭岩,並且挑些對陣營榮耀有興趣的好手前去奉獻一己之力,一大清早數十個經驗較為老道的丐幫弟子便統一集合在總舵渡船口處及其周圍靜候,其中也包含謝長安。
 
「你聽著,待會兒不論何種清況都切勿失了禮節,沒事的話千萬別開口,知道不?」
 
「明白啦,師兄你就別瞎操心了。」謝長安邊回答邊伸手掏了掏耳朵。
 
不久後,幾個小船由遠而近,靠岸後下船的總人數不超過十人,丐幫大師姊率先走上前並在對方的領頭人面前止步,她挺直了背脊,一個充滿力道的拱手動作與氣出丹田的喊聲:「恭迎許總帥!」
 
下一秒,眾丐幫弟子同時做出拱手動作,並且大喝一聲:「──恭迎許總帥!」
 
隨後,眾人領著來客前往郭岩所在之處。那位被稱呼為許總帥的男人身旁還跟著一個明教子弟,長袍的連帽掩去他大半面孔,雙刀穩穩背在身後,從行走的姿勢便可看出這人一絲不苟的性格。
 
「來我們丐幫總舵,居然還帶了個護衛……」
 
謝長安輕聲低估著,一旁的師姐立刻用手肘撞了他並且示意他閉嘴。
 
「郭大哥,依稀記得上回前來時還曾許諾近期必再度拜訪,沒想到這一去,竟是隔了三年之後啊。」許總帥舉杯敬酒,眾人依照他的要求而免去了多數禮節,兩人僅是帶著彼此幾個老手,隨意找了個露天之所便席地而坐。
 
雖說門派要地基本不會有兩大陣營的人膽敢鬧事,但礙於總帥身分,郭岩依舊安排了不少弟子在外頭巡視。謝長安坐在不遠處的大樹上看著自家幫主和舊識暢談,雖說不用如平日那樣操練確實不錯,但這麼一來卻反倒無事可做,一想到要這麼熬過一天,他不自覺仰天長嘆一聲。
 
「一個男人自顧自在這兒唉聲嘆氣個什麼啊!」
 
聽見聲音,謝長安低頭看向來人,「魏寧師姐。」
 
魏寧將手裡的紙袋拋了過去,裡頭裝的是個包子,「入門這麼多年可沒見過你為什麼事煩惱,今日一個人在那嘆氣,活脫脫像個銀兩入不敷出的婦道人家。」
 
「師姐,你就別虧我了。」邊說邊吃著包子,謝長安又嘆了一聲:「雖說來的是幫主的貴客,可這麼一來不就無事可做嗎……誰也好,真想跟個高手過過招。」
 
「要是真有這麼無聊,不如我倆這就來練手如何?」
「別開玩笑了,我才不打女孩!」
「呿。這江湖上的女殺手可不少,你要這樣,總有一天會丟了小命!」
「等到那時再說吧。」
 
這時,謝長安遠遠看見一個明教子弟在廣場徘徊,那人左晃右晃之後不知怎地又繞回了原地,若是給他換上丐幫服裝,看著倒還真像個盡責巡邏的弟子,「師姐,那總帥身邊的傢伙是不是個明教?」
 
「是又怎麼了?」
 
魏寧語尾剛落,謝長安一個大輕功起,直直往那明教面前飛去,落地。
 
「需要帶路嗎?」
 
明教子弟看向謝長安,拉下帽子左顧右盼一會兒後開口問道:「總帥……在哪裡?」
 
來自西域的異國臉孔與銀白髮絲,謝長安很確定自己似乎見過這人,但卻想不起是在哪裡瞧過,就連對方那詭異的口音都讓他感到似曾相識,「這兒。跟著我。」他回身給對方帶路的同時,也假裝不經意的問起對方一些基本問題,「我叫長安,姓謝,今年十八。你多大?」
 
「……陸言。和你差不多大。」
 
「和我差不多?怎麼看上去你還比我年輕點。」謝長安回頭端詳了下……嗯,長得果然是不賴,眉清目秀的,皮膚白得像是沒曬過太陽,兩人的膚色一對比下來,謝長安活像個人形木炭。
 
「怎麼會呢……」陸言停下腳步,雙眼緊緊盯著謝長安的臉孔,後者跟著停下腳步與之對望,接著陸言的目光看過謝長安的肩膀,胸口,腹部,腿部,腳背,臂膀,最後又回到臉孔,看得謝長安整個人都跟著不自在起來。
 
「那個,你在看什麼啊?」
「真不愧是丐幫弟子,勤加鍛鍊過的體格就是不同。」
「你、你說什麼啊,這兒的男人一個個可不都是這樣嗎。」
 
「不。」陸言緊盯謝長安的雙眼,嚴肅認真的吐出一句:「謝先生給人的感覺,著實非常可靠。若有機會和謝先生攜手在戰場上作戰,即便必須以一擋百,陸言也深信自己必能無傷歸來。」語畢,他揚起一抹好看的笑容。
 
──約莫十分鐘後,謝長安再度回到方才的樹下。
 
「魏寧師姐,那總帥待的是哪個陣營你知道不?」
「知道啊。怎麼?想尋仇?」
「我要加入。」
「…………啥?」
 
 
 
「灌什麼迷湯啊?要就說清楚,看上眼的究竟是哪個女人?」
「哎……你別鬧了,哪有什麼女人啊。」
 
兩人還在嬉鬧,一個新兵氣喘吁吁的跑過來喊道:「謝隊長,陸總帥喚你過去。」
 
「行!」謝長安放下酒杯,即刻大輕功起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