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9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劍三同人】攻防戰情緣之三﹝丐明﹞



 
 
 
 
 
 
 
 
 
直到清醒時已是隔天午後。
 
陸遜扶著略痛的頭,抬眼就看見自家副隊長一臉為難的催促著要他趕緊動身趕回陣營開會。他轉頭看向被好好擱置在身邊的雙刃,又低頭看著自己身上這套睡得有些皺褶的衣服,沉默數秒後緩緩吐出的是一句:「這兒是哪裡?」
 
「隊長,我們才想問你呢!」副隊長看著那人緩慢的動作,心急如焚卻又不好再多加催促,只得重述一次事情發生的原委:「昨日您說了聲有急事要外出之後就匆匆離開,咱大伙都還沒頭緒,心說依照您的個性肯定是會在會議前回去,結果今早天都還沒亮就收到不具名人士的線報,說是『惡人谷有個重要部隊隊長醉倒在金水鎮郊外破屋』!咱們可是連夜趕過來,把所有破屋都給搜索了一遍呢!」
 
「金水……」記憶中似乎有個男人,和自己大打出手?
 
「隊長,馬車已經在外頭等候多時了,趕緊動身吧!」
「知道了知道了,別催嘛。」
 
待陸遜慢悠悠晃到車上,副隊長立刻催促車伕快馬加鞭趕回據點。
 
 
 
「真的非常抱歉!」
 
副隊長對著久候多時的總帥與其他隊長們深深一鞠躬,反觀陸遜則是一臉漫不在乎地就坐並且催促會議開始。兜帽掩蓋住他的神情,令人無法得知他是嚴肅或是散漫,然而此一態度卻已讓大多數人暗自不滿。
 
「行了,開始吧。」總帥出言說道。
 
會議正式開始。
 
期間,其他部隊隊長異常地不斷提出部隊人數不足問題,要求從其他部隊調動人力去往後備部隊,填填補補的結果卻大多都是從陸遜所帶領的第二分隊不斷調派人力支援,盡管副隊長不只一度提出異議,但卻全被陸遜喝令制止,最終當會議結束之時,第二分隊人力竟是只剩下原本的三分之一。
 
「這……隊長,這人力我們還得怎麼打!」待回到辦公室後,副隊長一臉焦急的翻閱著人力調度公文,他們第二分隊是專門突襲並破壞敵方布陣的機動部隊,這人數一下降,不論攻擊力或是防禦力都不足,還能怎麼達到突襲的效益?根本就只能白白送死!
 
「小羊兒,你那裡懂得純陽宮或是蒼雲武學的人力還有多少?」
 
「這……」將公文翻到最後一頁,把最終確認名單從頭到尾看過一遍:「照這公文的調度,明天包含我只剩下純陽宮兩人、蒼雲四人。」
 
陸遜將雙腿翹上辦公桌交疊,抬手撥下戴著的兜帽,異色瞳若有所思的看著窗外:「這陣子的新人一個一個經不起操,空有一身鎧甲防具武器,卻總是貪生怕死的躲在後頭。我調度出去的全是那些膽小鬼。」
 
「可如此一來……我們第二分隊的總人數不到四十啊。」
 
「這就夠了。」淡笑,接著道:「第二分隊的存在一直以來都受到質疑。雖說作為機動部隊,總體機動性卻一直不夠好,與其說是機動,倒不如說是敢死隊還更加貼切。哪兒需要人犧牲,第二分隊就趕過去多死點人拖延時間,順便多少帶走些人。」
 
聽他這麼一說,副隊長突然靜了下來。
 
陸遜看了副隊長一眼後又接著望回窗外:「第二分隊戰鬥力不俗,可多半都是些練戰人士,再不然就是想單憑這分隊就立大功的英雄主義,成立後到現在,和其他分隊之間的摩擦可沒少過。趁著這次兵力調度,第二分隊的定位也該有些變動了。」
 
「隊長您的意思是……?」
「叫黎秋準備一下,咱們去一趟浩氣盟。」
「啊?現、現在?」
 
「還有,順帶喊上第二分隊的所有弟兄。」陸遜站起身握住雙刀,端詳著映著銀光的刀刃:「從這兒到浩氣盟,就是快馬加鞭也得花上半天時間,若是晚了可就來不及了。」
 
 
 
一夜顛簸,眾人幾乎無法入眠。等到了南屏山紮營時,大多數人的注意力都無法集中。陸遜催促著要還沒打起精神的人去河邊沖涼,一方面協助沒什麼紮營經驗的前線醫療部隊人員將帳篷一一搭建完畢。
 
「陸哥哥,若是累了可就別勉強了。」黎秋遞給陸遜一條剛浸過河水的毛巾,另一手則將水杯塞到對方手裡:「這是用提神醒腦的草藥熬成的,喝下了腦袋會清醒點。」
 
陸遜將杯中液體一飲而盡,強忍住作嘔的味道故作鎮定的用毛巾蓋住顏面裝作在擦汗:「也給其他人喝些吧,待會兒可沒時間休息,要是中途累垮可就不好了。」
 
「好的。」黎秋輕點頭,接過空杯回到帳篷內囑咐其他人將臨行前帶來的提神用草藥全熬了。當然,她並未看見陸遜忍不住作嘔的表情,也並未聽見那句『醒腦的究竟是藥效還是口味』。
 
一旁,人數清點完畢的副隊長前來報告道:「隊長,加上同行的醫療人員,這兒的可戰鬥人士總共有四十三名。」
 
「你繼續盯著這些人準備,我進盟裡巡視一趟,確認裡頭有沒有其他部隊鎮守,免得一進浩氣領土就給包抄。」語畢,陸遜大輕功飛往浩氣盟方向,一下子便遠得看不清身影。
 
 
 
浩氣盟內依然是環境宜人。
 
沿路巡視過司空仲平、影、張桎轅、月弄痕與可人等的所在之處,為了不被發現到行蹤,陸遜沿路都跑持著隱身狀態,即便是攀爬山壁或游泳渡河途中也並未解除隱身狀態,以至於這忙了一輪下來渾身衣物濕透不說,原本雪白的衣物也多少沾到了塵土,整個人看上去只能以狼狽來形容。
 
待回到紮營地時,眾人一度以為陸遜遭逢奇襲,陸遜也沒有多做解釋,只說浩氣盟內暫時安全便領著眾人往盟內移動,就連要換下濕透衣物的想法也沒有。
 
進了盟內,眾人依照陸遜的指示,從司空仲平開始以U字形方式一個一個挑釁著浩氣七星,並且在挑釁之後,由陸遜開始做仇,並且依照一定的順序進行拉仇、放仇與位移。
 
「那個誰再往內些!」
「醫療不對趕緊治療啊她要死啦!」
「不行,這位子不方便進行攻擊,再稍微靠外邊點!」
「那邊那個冰心快停手你會死啊!」
 
這不知該說是順利還是不順利。
 
一個四十人以上的部隊,除了原本的機動支援工作以外,同時還要肩負起單獨挑釁大將、輸出以及防備浩氣前來支援的人的責任。若只是單純機動支援,對於這群經驗豐富的戰士來說並未有任何難度,但這下他們還要再多付出人力扛下大將的傷害,期間指令不能斷、容錯率又低,和平常一昧殺人的作法大相逕庭,整個第二分隊成員幾乎全都給陸遜罵過一輪。
 
「張桎轅竟然跟著衝上房頂了……」
 
陸遜看著近在眼前卻又遠得無法碰觸的張桎轅,輕嘆了口氣後擺擺手要眾人到一旁空地稍作歇息。與此同時,他對著眾人喊道:「今日和每個大將交手過後,其他人先趕回谷內支援逐鹿中原之役。羊兒,這次的逐鹿由你負責帶領第二分隊,沒問題吧?」
 
「呃、是的!」突然被點名的副隊長嚇了一跳,隨後又接著問道:「可要是由我來帶領的話……隊長您呢?您不打算參與嗎?」
 
「我還有事,應該會在浩氣盟附近待上好一陣子,直到下次的陣營攻防。這段期間第二分隊的事務就交給你全權負責。」語罷,陸遜走到河邊用涼水洗了把臉,而後抬頭看向不知不覺變成橙色的天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