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2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L同人】日出 章五﹝古魯古斯﹞











「……你在哪裡?」
「吾、等等就……啊哈哈哈!要走了要走了、別急!」
 
古魯瓦爾多閉上雙眼,仔細聽著電話那頭的背景聲──好幾個男人在大聲說話,其中似乎參雜了女人的聲音。有震耳欲聾的流行舞曲。另外再加上現在這個連話都說不清楚的古斯塔夫。
 
「你喝酒了?」
「沒什麼,和同事出來晃晃罷了!」
 
是在高度亢奮狀態,明顯失去平時的理智,估計是只要有人邀約就會被立刻帶走的程度。至於會不會被撿屍就不在討論範圍內,古斯塔夫喝醉酒的時候發瘋歸發瘋,從某些方面來說卻還是挺可靠的。
 
古魯瓦爾多看向牆上的石英鐘──已經午夜了。明天雖然是平日,但既然會像這樣喝得爛醉,那多半是因為他明天休假的關係。正好,學校方面明天是校慶補假,要等到多晚都無所謂。
 
「你能不能早點回來?」
 
「啊?早點回去?」古斯塔夫相當誇張的疑惑了下,「啊,雖然都已經是國中生了,到頭來果然還是個小鬼頭嘛!知道了知道了,這就回去啊!」語畢,立刻掛了電話,頗有要立刻趕回家來的氣勢。
 
將聽筒放回,古魯瓦爾多關掉客廳的燈,熟門熟路的在一片漆黑中進入古斯塔夫房間,趁主人不在時霸佔他的床。
 
雖然使用的是同款洗髮精,那人卻保留了自幼的習慣而始終使用香皂洗澡,床上的氣味自然和古魯瓦爾多不同。或許是因為在家的時間並不長且習慣良好,古斯塔夫的房間意外乾淨整齊──雖然他看上去就是很會弄亂東西的個性。
 
從小學四、五年級開始就喜歡時不時窩到古斯塔夫房間睡的他,這種行為老早就被房間主人允許許久。剛開始古斯塔夫偶爾還會蹭到床上來和他一起睡,不久後就變成只要一看見床上有他便自動睡到沙發上去。
 
雖然古魯瓦爾多有說過他可以去自己的房間睡,但古斯塔夫堅持不肯去不屬於自己的房間……同居了這麼久,古魯瓦爾多當然知道那個男人非常怕冷,冬天睡在沙發上什麼的簡直就是酷刑。只不過,就算這樣他依然不曾改變霸佔對方床鋪的作法。
 
要是哪天,古斯塔夫忍不住窩到他房間去睡,或是跑進來和他擠在同一張床上倒也挺不錯的。
 
思著想著,不知不覺中已陷入了熟睡。
 
『喀啦。』
 
睡夢中隱約聽見大門為人開啟的聲音,幾乎搶走所有思緒的睡意卻讓古魯瓦爾多沒了起身的氣力。他拉住棉被、將臉埋得更深,連稍稍睜開眼的意願也沒有。
 
突然,他感受到某人正輕撫他的臉龐。掌心的溫度和微涼的氣溫成鮮明對比,古魯瓦爾多下意識按住對方貼在自己臉上的手,直到發現熱氣襲上自己臉部而睜開眼時,那人已在黑暗中吻上了他的唇。
 
「嗚……什、你在做──」
 
撲鼻而來的強烈酒氣嗆得古魯瓦爾多無法呼吸。他試圖推開對方,無奈國中生的力道終究比不過醉酒男人所使出的蠻力,腰際與後頸被扣得死緊、無法退後,肆無忌憚在他嘴裡舔弄的舌將殘餘的酒精與唾液一並送進,古魯瓦爾多甚至要以為方才暢飲酒類的人其實是自己才對。
 
不知過了多久之後對方才終於退開,可雙手依舊緊擁著他。古魯瓦爾多聽見埋首在自己頸邊的人微喘著氣,數秒後莫名開始啜泣,「……你哭什麼?」
 
他將手搭上那人的後背輕拍兩下,卻一直沒有得到明確的回覆。唯一傳進耳裡的,只有古斯塔夫那既含糊又口齒不清的一句:「我好想你……」
 
「……你喝醉──」
「  。」
 
──唯獨這句清晰無比。從古斯塔夫嘴裡喚出的一個女人的名字。
 
那名,令古魯瓦爾多感到似曾相識──似乎是在年幼時期曾經聽母親提起過不少次的,某位阿姨的名字。
 
古斯塔夫和那位阿姨是什麼關係?思及此的這瞬間,古魯瓦爾多突然發現自己就連古斯塔夫和自己的關係都說不準。雖然早就知道並非親生父子,但自己為何會成為他的養子?他是誰?姑丈?大伯?叔叔?
 
古魯瓦爾多的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個畫面。年幼的他似乎為了某事而在家裡大吵大鬧,祖母管不動他,直到古斯塔夫回來後才一把將他從櫥櫃中拽出來,並且在之後的責備聲中提及了兩人的關係。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古魯瓦爾多卻憶不起那時的古斯塔夫究竟說了什麼,他只知道聽見那段話的自己相當錯愕,像是突然遭遇天打雷劈似的定格在那裡。
 
從那之後,古斯塔夫便再未提及此事。
 
「……吶。」古魯瓦爾多輕聲問道:「我到底……是你的誰啊。」
 
然而昏睡過去的古斯塔夫,並沒有給他答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