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9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L同人】日出 章六﹝古魯古斯﹞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
 
冰冷的電視機,冰冷的房間,冰冷的晚餐。
 
古魯瓦爾多吃著已經放冷的微波食品,另隻手則將原本擺在桌上的字條拿至眼前:加班,抱歉。
 
原本已經約好今晚要一起出去吃飯,但當放學回到家時,鑰匙轉動著上鎖的大門的當下便已經得到了答案。老舊收音機播報著當日新聞,一邊發出吵雜的滋滋聲響,響得古魯瓦爾多越聽越是心裡煩躁,他索性把收音機的電池都給拔了。
 
吃下最後一口飯,古魯瓦爾多拿出學校發下來的家庭聯絡簿,用立可帶將上頭簡潔有力的紅色字跡給塗得一乾二淨,順便連同家庭作業的部分也一並塗得乾淨,最終留下的僅只一句「明天開朝會」。他洗了澡,換上睡衣,時間也不過晚間七點半,然而比起獨自待在無事可做的客廳發愣,古魯瓦爾多覺得早早就寢肯定是個更好的選擇。
 
時間約是午夜過後,古斯塔夫進了家門。
 
除了既有的送貨工作之外,他多兼差了便利商店晚班正職的工作,古魯瓦爾多放學後的那段時間他基本都不在,即便好不容易排出點時間,也可能會臨時出現人力調度情況而被迫加班──要不是嚴重缺人,這間便利商店大概也不會雇用他吧。
 
不意外的看見漆黑客廳,他知道古魯瓦爾多最近開始有了早睡習慣。將特地帶回來的蛋糕放進冰箱,撕下一張便條紙交代冰箱有蛋糕、提醒古魯瓦爾多記得吃之後,他來到客廳看著聯絡簿,透過窗外的光線他無法看清聯絡簿上寫了什麼,只是一如往常的草草簽了名就梳洗就寢。
 
隔日天還未亮,古斯塔夫已出門上班。
 
古魯瓦爾多的班導看著聯絡簿上頭的立可帶,他不能理解為何家長看到家庭聯絡事項上的一大片立可帶還能不起疑心,也無法理解古魯瓦爾多到底是從哪裡拿來的菸,加上今天所沒收到的數量,至今已足十包有之多。
 
早自習時間,學生們靜靜待在教室內,班導翻閱學生資料並且找到屬於古魯瓦爾多的那一份,看著家長聯絡電話那一欄並且撥打了上頭所寫的門號,然而不論重複撥打多少次,電話那頭傳來的都是系統語音不斷重複空號的話語。
 
班導只得又再一次叫來古魯瓦爾多並要求他提供家長的正確聯絡方式,想當然後者是絕對不會輕易說出口。班導沒辦法,只能將此事再向上通報給學校,並且在校方協助下終於取得古斯塔夫的正確門號。
 
中午時分,古斯塔夫在送達上午最後一個包裹時接獲來電,而後在當日下午臨時向公司請了假趕到學校。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向人鞠躬道歉,為了古魯瓦爾多攜帶危險物品、吸菸、翹課、毆打並霸凌同學等事道歉,也是直到現在他才知道原來古魯瓦爾多長期以來都有假冒簽名的情況,而且他的身上已經背了一支大過和四支小過。
 
在班導將手裡一疊尚未送出的記過單放到古斯塔夫眼前時,古斯塔夫只是又一次的代替古魯瓦爾多道了歉。古魯瓦爾多就坐在他旁邊,看著他一次又一次道歉,但卻一點也沒有要責怪古魯瓦爾多的意思。
 
「一切都是吾的教導不周,煩請校方海涵。」
 
古斯塔夫的語調出奇平板,就像在說著什麼理所當然的事情。當日,他陪著古魯瓦爾多返家,一路上也並未指責過什麼,就像是什麼也不曾發生過似的平靜,一直到他們進了家門後,古斯塔夫也只是默默到廚房拿了餐具,要古魯瓦爾多趁熱把晚餐給吃了。
 
他這種平淡的態度看得古魯瓦爾多是愈加火大。
 
「為什麼……」
 
古斯塔夫回頭看向那孩子,「什麼?」
 
古魯瓦爾多看著那雙毫無責備之意的雙眼,心中的怒火更是熊熊燃燒,「為什麼你什麼也不說!為什麼!」
 
他不能理解。他不能理解為什麼古斯塔夫毫無反應,他不能理解為什麼古斯塔夫能一臉平靜地聽完班導對他說的所有話語,他不能理解為什麼古斯塔夫知道他毆打同學之後卻一點反應都沒有。他不能理解。
 
他真的不能理解。
 
而古斯塔夫,僅是沉默的走向他,並且抬手揉揉古魯瓦爾多的髮。
 
「這個時期的孩子,總是會做些錯事的。」
 
 
 
語罷,古斯塔夫接起手機,電話那頭的人不知道對他說了什麼,古斯塔夫倏地臉色大變,只交代古魯瓦爾多抽菸對身體不好後就抓著外套鑰匙出門了。
 
古魯瓦爾多看著開啟後又緊鎖的大門。屋內仍是一片寂靜。
 
他像兒時那樣地將自己反鎖在房內,一整夜沒有動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