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2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任性﹝蠍迪﹞

  
 
 
 
 
 
 
 
 
 
 
 
 
 
蠍絕大部分時間都窩在房裡擺弄他的傀儡。
 
迪達拉單手撐頷靠在桌邊,兩眼盯著正拿著螺絲起子固定傀儡關節的蠍。他不明白這種老掉牙的東西到底哪裡稱得上藝術,相較起來自己所堅持的的瞬間之美反倒顯得更加美好,然而今日他不知怎的也沒了和對方爭論的心思,索性就這麼看著對方維護及測試。
 
耳邊不斷響起傀儡喀啦喀啦的聲響,迪達拉抬頭將兩眼看往天花板,心中叨念著怎麼還不快有任務送到手上?
 
「我說蠍大哥……這一下子沒了任務,該不會是零那裡出了什麼問題。嗯。」
 
「沒什麼。」蠍依舊專注在手中的傀儡,他將最後一個可動關節暫時固定在位子上,然後再將小小的螺絲塞入洞裡轉緊:「聽角都說,一些比較主要的任務前段時間就已經完成,剩下的部分,鼬完成前一個任務時就順道完成了。」
 
語罷,他操縱著維護完畢的傀儡走到角落席地而坐。
 
 
 
在上一次任務中,迪達拉不慎弄傷了下腹部與右腿,至今傷勢依然尚未痊癒。行動不便的他依此作為藉口賴在蠍房裡,說不走就是不走,而且還是從任務歸來後就賴著不肯離開。蠍老早就囑咐過他,說因為用不著的關係所以自己的房間沒有床鋪,讓他要睡就回自己房裡睡,可迪達拉卻寧可睡在堅硬的地板上都不願意走小小一段路回去自己房間。
 
蠍拗不過,最終只好讓傀儡把床鋪從迪達拉房間給搬過來。
 
「小鬼,把飯吃完。」蠍把桌上那半碗鹹稀飯塞到迪達拉手裡,後者嚷嚷著說這種沒味道的東西根本嚥不下,縮著雙手死也不肯接過來,「讓你吃就吃,哪裡來這麼多話!」
 
「我傷的是腿,不是胃。嗯。」迪達拉邊說邊起身,一跛一跛地躲到被窩裡去。
 
蠍見狀也跟著起身一把扯開棉被,抓著迪達拉的右小腿向腹部方向使勁抬起,一直到迪達拉的大腿碰觸到腹部時,蠍轉而按住對方的大腿,使勁壓迫著迪達拉右腿與腹部的傷口,「吃,還是不吃?」
 
迪達拉緊咬著牙根,惡狠狠瞪著眼底毫無憐惜之意的對方,還有對方另隻手裡的那碗鹹稀飯,「你會有報應的……嗯!」
 
「看來是妥協了。」
 
蠍冷笑一聲鬆了手,迪達拉抱著腹部在床上左右翻了好幾次,憤憤不平的接過那碗鹹稀飯硬是吞了一大口,差點沒把自己給噎死。他掀開衣服看著腹部那滲出血水的繃帶,煩躁的咋了下舌。
 
而那個始作俑者呢?在把稀飯交給迪達拉之後,他就出房間不知道上哪去了。
 
數分鐘後,蠍回來看到迪達拉還沒吃完稀飯時,目光雖是在那碗稀飯上多停留了半刻,卻也沒有多說什麼。迪達拉看到對方手裡拿著繃帶和藥劑等等醫療物品,怒火算是多少有點平息。
 
「坐在床邊,衣服脫了。」
 
蠍暫時把對方手裡的碗接過來,待他脫下上衣後才又把碗遞回去,「傷好之前別想吃其他東西。」他邊說邊扯開迪達拉腹部的繃帶,擦去傷口的血水後進行了消毒。
 
「我說大哥你啊,肯定是不知道這東西有多難吃吧。嗯。」迪達拉嚼著嘴裡的稀飯,講完之後才發現自己說了句頗愚蠢的話--蠍作為傀儡是不需要進食,也沒有消化系統,當然不可能知道人類食物的味道。
 
「知道。」蠍像是看透迪達拉想法似的抬頭望向他:「還是要吃。」
 
迪達拉撇了撇嘴,看著正在為自己纏上新繃帶的蠍,心底的怒火又燃了起來,索性大力把碗放到桌上不吃了。碗碰上桌時發出不小聲響,迪達拉知道蠍正瞪著自己,而他只是逃避似的扭頭看向別處。
 
默默將繃帶固定好,也把醫療用品全都整理完畢放到桌上,蠍維持著半跪姿抬頭看著僅僅為了一碗稀飯而對自己鬧彆扭的大男孩,抬手握著碗中湯匙,舀起一口稀飯就往迪達拉嘴邊送。
 
「……哼。」
 
迪達拉故意把頭給撇得更遠。
 
蠍抬手抓著迪達拉的下顎硬是把他的頭給扳過來,後者緊咬著牙根,說什麼就是不願意張嘴。兩人糾結半响,僵持不下,蠍起身輕吻了下迪達拉的唇,並在對方嚇得鬆口的瞬間退開,把湯匙往對方嘴裡送。
 
「我這人一向沒什麼耐心。」蠍回身捧起碗,又舀了一匙稀飯:「吞下了就張嘴。」
 
迪達拉嚼著嘴裡的東西,一下子還沒從方才的驚嚇中緩過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