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戰略性偽裝﹝蠍迪﹞

















迪達拉用黏土製造的大鳥早已被擊落,他在森林中迅速移動,並讓引爆黏土做成的蜘蛛遍布在每個所到之處,每逢敵軍追趕過來,蜘蛛便會黏到敵軍身上並進行引爆。
 
他享受著這場追逐戰帶來的快感,樂於看見敵人中了陷阱後露出的錯愕神情。
 
大喝一聲,白色大鳥再度出現並張開牠的雙翼,迪達拉躍上大鳥並令其振翅高飛,追兵隨著他的動作一躍躍出了森林:「別想逃!」
 
──「誰說我要逃了?」
 
迪達拉揚起一抹張狂的笑,張開雙手向外一甩,由引爆黏土製成的白色鳥類直直衝向追兵,並在觸及對方的瞬間引發誇張的爆炸。迪達拉乘著爆炸的旋風一下子飛得更高,他陶醉地看著被炸成一片混亂的森林,忍不住仰天吶喊道:「藝術……就是爆炸啊!」
 
不久,迪達拉重新與蠍會合,看見蛭子尾部沾染的血跡,迪達拉知道對方也剛幹完一票。
 
「小鬼,你要出大事了。」蠍的語氣略帶不悅:「這裡已經是土之國的領地,引起這麼大的騷動只會吸引更多追兵而已。」
 
迪達拉哼笑一聲:「來人正好,也讓他們見識見識我偉大的藝術。嗯。」
 
「別多話了,快走吧。」令人意外的,蠍少見的收起蛭子,選擇徒步移動:「任務要求我們秘密調查岩忍者村內的一個忍者,順便殺掉可能將消息帶到其他國家的可疑人物,你掀起這麼大的騷動,還怕村內不知道有敵人滲透?」語罷,他和迪達拉同時起步奔走在岩地。
 
「我看是蠍大哥你糊塗了吧。」微微偏著頭似是在嘲笑對方想得不夠透徹,迪達拉依然是那副高傲自信的模樣:「即便隱藏行蹤潛入村裡,街巷突然出現屍體或是血跡的話,再怎麼遲鈍的高層也不可能無所防備,更別提有人失蹤了。嗯。」
 
蠍看著一臉無所謂的那人,丟下一句「別扯後腿。」後便加快了腳步。
 
 
 
岩忍者村一如往昔。
 
迪達拉看著熟悉的家鄉,心中不免也有些感慨,但要說對自己所作所為感到後悔的話,他可完全沒有半點悔意。作為岩忍者村的叛忍,即便這些年來忍者村內也有過不少改動,可大致上也都和迪達拉所記得的差不了多少,因此施展變化之術跟蹤目標的人非迪達拉莫屬。
 
兩人躲在岩忍者村的暗巷之中,為了方便藏匿,蠍選擇捨棄使用蛭子藏身。迪達拉施展的變化之術,為了改變自己原有的一切外貌特徵,他索性化身成身穿長裙的妙齡女子,一頭黑髮與婀娜多姿的體態,就連嗓音都變得充滿女性魅力,這麼樣完美的女子,著實很難讓人把他跟粗魯高傲的迪達拉聯想在一起。
 
「大叔可別被人發現了。」
 
語畢,他走出暗巷假裝自己只是路人之一,並且順利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正準備和同伴一起進入酒店的目標。迪達拉沒有跟著進去,僅是在外頭隨便選了家麵店進入,然後挑了個能清楚看見酒店門口的靠窗位子就座。再怎麼說目標也都是忍者菁英,若是單靠普通的變化術改變外貌後就大膽跟蹤,想必不出多久就會演變成大打出手的情況,甚至還可能驚動到其他忍者,而他們的行蹤也將會曝光。
 
優雅地吃著稍燙口的湯麵,迪達拉就像是隨處可見的晚歸女子般靜靜待在那裡,一邊觀察酒店門口,一邊揣摩著記憶中的氣質女人。他在咀嚼的時候以手輕摀口鼻,並在食用完畢的同時輕輕抹淨唇邊,臨行前還不忘補上被擦掉些許的唇膏。他為自己精湛的演技感到驕傲,同時也對身周男性的不善目光感到不快。
 
吃完飯後,迪達拉來到店外挑了個不太顯眼的位子站著,看上去就像是在等人。待任務目標走出酒店,迪達拉才默默尾隨在後,直到那人回到住所他才離開。
 
隔日一早,迪達拉用相同的方式跟隨了一天,又一天。期間也曾有幾個覺得迪達拉可疑的人企圖尾隨,然而那些人最終都落得被蠍的傀儡拖進暗巷宰殺的下場,其屍首還被拖到深山上丟棄,想必要被發現應該得花上好一段時間。
 
差不多是在第四天夜裡,目標再度和友人一起進了酒店。迪達拉同樣待在不遠處觀察並且假裝是毫無目的的路人之一。也是同一時間,蠍利用這些天下來蒐集的情報,成功攔截到企圖將國家機密送到其他地點的背叛者並在村外將其殺害,也順利從那人身上搜到任務內指名要的卷軸。他回到村內尋找迪達拉的身影並且準備通知撤退。
 
迪達拉依然站在店外不遠處等待。而就在這時,幾個大膽的混混上前搭訕了迪達拉,其中一人伸手就是在他臀部捏了一把。迪達拉也不著急,他以老練的言語回應著混混們的搭訕並且故意挑起他們的慾火,接著他順著幾人的要求和他們一起進到暗巷內準備「快活」。迪達拉欲拒還迎似的勾勾手指要那幾個混混跟著進到暗巷深處,混混們也不疑有他,滿腦子情色思想的他們只顧著要趕緊滿足眼前的美妙女子以換取短暫快樂。
 
「哎呀哎呀……」這『妙齡女子』在暗巷深處發出了微微嘆息,接著她操著一口男性嗓音如此說道:「要不是怕引起騷動,還真想讓你們見識見識我爆炸藝術的瞬間之美。」
 
幾個混混被這狀況嚇得驚慌失措,然而當他們回身準備逃命時,三個漆黑的身影伴隨著詭異喀喀聲響由遠而近,而在中間的那抹身影──那名紅髮傀儡師正兩眼發直的瞪視著眼前幾名男子。
 
「你你、你是哪……」
 
語尾未落,蠍輕輕動了動手指,兩個傀儡便揮舞著手裡的武器奔向混混,將淒厲的慘叫聲掩蓋在鬧區的吵雜之中。隨著一團白霧,迪達拉恢復了原本的樣貌,他看著蠍恢復鎮定並收起傀儡,開口問道:「蠍大哥已經拿到東西了吧?」
 
蠍朝他亮出懷裡的卷軸:「浪費太多時間了。」
 
「難得有機會碰上這麼有趣的任務,多玩一會兒也不算什麼。嗯。」迪達拉邊說邊晃到蠍的眼前,伸手將黑色大衣的衣領給扯開了些:「倒是在酒店附近待了這麼多天,身上沾了不少女人和菸酒的氣味,蠍大哥該不會正好對這種味道有興趣?」
 
蠍看著正期待著自己的反應的迪達拉,他伸手撫弄對方並未紮起的長髮,本該平靜無波的眼底竟是多了一分寵溺:「當了幾天女人,連人都變得不對勁了。」
 
聞言,迪達拉揚起一抹得逞的笑。
 
下一瞬間,兩人同時消失在岩忍者村的暗巷之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