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劍三同人】攻防戰情緣之四﹝丐明﹞















不知不覺又是一個夜深。陸遜獨自站在影的房頂,研究著地形與各式各樣的佈陣,思索該如何才能拖延時間直到支援到來,一方面還要拿捏部隊從各處趕到這邊的最短路線與集合完畢所需時間,並且試著找出最好的解決方法。
 
「若是在這裡集合的話,就不在影的視線範圍……」
 
他改為站到山崖旁,心說若是在這裡集合,先到的弟兄就能得到短時間的休息,那麼快速移動帶來的壓力或許也能得到些許壓縮。
 
「誰在那裡!」
 
浩氣盟護衛大喝一聲跑向陸遜,後者即刻隱身並回頭跳下山崖,躲到河水之中並沿著河流游往南屏山方向。
 
 
 
南屏山的風比起浩氣盟內的更加寒冷。
 
為了不引起浩氣盟據點內駐守人的注意,他也同樣是游過南屏山的和河的。這一天是如此,第二天同樣也是如此。直到第三天夜裡,他在謝淵樓房後的山崖倚靠著圍牆躲避追兵,身體卻是止不住的顫抖著。謝淵樓房位於浩氣盟內最高的山上,此處的風勢很強、很涼,一路游過不少河的陸遜,身上的衣物尚未風乾,被風這麼一吹,連牙齒都忍不住開始打顫。
 
「該死……」
 
他撐起身子隱身,再度跳下山崖游向通往南屏山的道路,也一如既往游過了南屏山寬廣的河。這幾天折騰下來,他幾乎沒什麼休息,即便是在據點內也多半在思考作戰方針,腦子只專注想著該怎麼讓第二分隊不致瓦解,疏忽之下,似乎就連自己的身子出狀況都沒察覺。
 
這晚,惡人谷部隊已移動到南屏山據點,並開始著手準備隔日攻防。
 
陸遜換上副隊長為他帶來的換洗衣物後便獨自窩進帳篷,還交代了不准任何人進入,他甚至沒有跟副隊長分析這幾天來所觀察出的東西,時間就這麼來到攻防前夕。
 
「隊長,大部隊已經準備進攻了……」
 
副隊長在帳篷前說道。他不曾看過陸遜這麼安靜地度過一個晚上,也不曾聽過陸遜交代不見任何人。直覺告訴他,陸遜肯定有了麻煩,但是依照他對自家隊長的多年認識,他不認為陸遜會願意告訴他。
 
就如他所想的一樣。陸遜走出帳篷,兜帽遮住了幾乎全部面孔,唯一可見的口僅是緊閉著不發一語,就像一個準備迎接重要戰役的穩重大將軍──但眾人非常清楚,陸遜絕對不是這種人。
 
「隊長……」
 
陸遜抬手制止副隊長繼續說下去。他沉默的跨上馬背,偏了下頭示意第二分隊的人跟隨他移動。
 
整個部隊瀰漫著詭異氣氛。陸遜的所有命令幾乎都是以打手勢的方式告知,副隊長接到指示後再回頭命令,這種前所未有的行動模式令所有人都繃緊了神經,心中暗自想著是不是這幾天在浩氣盟內發生了什麼,惹得隊長不開心了。
 
 
 
戰鬥正常進行。
 
不論是移動或是戰鬥,陸遜做得是一絲不苟,就和往常的沒什麼兩樣。就在總帥命令第二部隊火速前往影進行突擊時,陸遜率先上馬移動。
 
副隊長吶喊著要第二分隊的成員加速跟上腳步,一行人駕馬闖過浩氣盟大營,繞著山路直逼影所在之處。山路顛簸,傾斜之角度並不算小,可盡管如此也不至於會讓熟練的人跌落馬背,然而副隊長看著前頭的陸遜,總有種感覺是那人的身軀正在漸漸後傾,「隊長,您沒事吧?」
 
語尾剛落,陸遜竟是整個身子直直向後倒去!
 
「後面的快轉向!」
 
副隊長回頭吶喊道並即刻大輕功跳起,後頭的人各個抓緊韁繩強迫馬匹在本就不夠寬敞的路上轉向靠邊,更後頭的人則是試著讓馬匹立刻停下腳步。陸遜沿著山坡向下滾落,中途沒有任何大石可供緩速,就在副隊長即將抓住陸遜的手腕時,後者卻是直接飛出山崖、掉進底下的河流中。
 
「隊長──!」
 
副隊長想也不想的跟著跳了下去,對上幾個比較衝動的男人,拖了鎧甲後也跟著跳下河,山崖上的人則催促著要隊上飛得最快的丐幫趕緊轉告總帥此事。
 
「隊長!隊長!」副隊長在河流中央吶喊著,河面上卻見不到人,於是他下潛試圖找到陸遜的身影,但卻怎麼也見不著人,「你們、找到隊長了沒!」
 
「不行……河流太快,根本找不到啊!」
 
其中一個隊員攀上石塊一邊說道,一群人進在河水中瘋狂搜索,但卻連陸遜的衣角都找不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