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劍三同人】畏懼死亡﹝丐明﹞

  
 
 
 
 
 
 
 
 
 
 
 
陸靖多半都在後勤幫忙醫療作業,但在這前線防守人數極度不足的危急情況下,盡管他對自己的身手沒信心也得衝上戰場作戰。
 
「別怕。」出發前,李承恩像是知曉他心中想法似的拍了他的背。
 
陸靖握著前一晚才趕著磨利的雙刃,他已經不記得自己上一次這麼緊張是在什麼時候。像這樣衝上戰場廝殺的經驗並不多,過往他都是隱身起來默默移動到戰場邊邊躲避各種攻擊,然後再在自己人快被滅光之前大輕功回到後方,但是這次不一樣,自從他來到這裡到現在,身邊的人不顧他曾經作為敵對陣營一員的身分,和他一起度過了許多愉快時光,不只是那些朋友,而是整個陣營都對他有恩的情況下,他不想用這種偷雞摸狗的方式出賣任何人。
 
掀起戰事開端的號角已響起。雙方人馬在戰場上激烈廝殺。
 
陸靖看著接連倒下的人們,他清楚感受到自己的雙手正在顫抖。他畏懼廝殺,他害怕殺人,他甚至不敢想像自己要是就這麼衝進人群中,到底還有沒有命能活著歸來。他恐懼死亡。他深怕自己再也不能和李承恩一起暢談各地奇聞。
 
「去死吧──!」
 
一旁,一個高大的男人朝著陸靖高高舉起手中利劍,作勢要一刀刺進陸靖的心臟。陸靖瞪大雙眼看著對方,他知道自己必須反擊,但雙手卻怎麼也使不上力。那一瞬間他甚至已想像得出自己的身體被刀刃狠狠撕裂的模樣,但他卻選擇閉上雙眼逃避這一切。
 
──然而倒下的人卻不是陸靖。
 
李承恩一記充滿力道的亢龍有悔將男人遠遠擊飛,他大喘著粗氣,就像是剛從遠處趕過來一樣:「小心點。」
 
「……嗯,抱歉……」陸靖看著李承恩頭也不回衝上最前線的身影,他在心中暗罵自己沒用,咒罵自己是個貪生怕死的弱者。明明戰友們都已經拚死命往前衝了,這個躲在後頭的自己又何嘗不是在出賣人?
 
狠狠甩了自己一記耳光,陸靖甩起大輕功衝往第一線開始進行人生第一場戰鬥。
 
這場戰役對陸靖方的陣營來說相當重要,若是在這裡吃下敗仗,失去的不只是一個據點,而是包含據點在內的好幾座糧倉。這也代表他們今後的戰事若是想要得到支援物資,就必須等待更長的時間,物資運送的過程中也更加容易被敵方半路搶奪。因其重要性,就連總帥陸言都得親上第一線進行指揮。
 
陸靖閉起眼睛揮下刀刃,獲得此次戰役的第一滴血。
 
他看著在戰場上策馬飛馳卻不曾受到半點傷的陸言,不自覺有了像是小女孩看到偶像般的小小情緒,心說要是自己也能有這般智慧身手,或許就能更輕鬆的面對戰事也不一定。就像那邊的總帥大人一樣。
 
此時,陸言也像是注意到他的目光一般,朝他看了過來。
 
陸靖默默收回目光,與此同時,他發現敵方的天策不知何時已朝著自己的方向突擊過來,待他反應過來時,雙方距離竟是兩尺不到!
 
剎那之間,一道藍光瞬間顯現在陸靖眼前,那是他再熟悉不過的明教獨門武學『流光囚影』。他還來不及看清那人來歷,對方已擋在他和天策之間。
 
天策的長槍狠狠貫穿了那人的腹部,在那人身後的陸靖清楚看見那穿刺而出的金屬利器。下一秒,許多人一擁而上將那名天策狠狠擊殺,也是在這時陸靖才透過那人的銀白髮絲認出他的身分:「陸……陸言總帥!總帥!」
 
 
 
戰役尚未結束,明日還得繼續作戰。
 
陸言負傷這件事大大影響了陣營氣氛,據點內士氣低迷,兵士們一個個默不作聲的坐在火堆旁,也沒見誰把手裡食物吃完。突擊隊長謝長安一到據點內就往醫療所跑,不顧醫療人員的攔阻硬是衝進裡頭。陸靖眼神渙散的站在醫療所門口,他仰頭看著無雲的夜,不曉得自己作為軍人存在的意義。
 
「靖兒。」
 
李承恩從醫療所內步出。在陸言倒下後,突擊部隊負責護送重傷的陸言回到據點,包含李承恩在內的其他人則拚死擋下企圖擊殺陸言的龐大人馬,即便是作戰經驗豐富的李承恩身上也掛了彩,肩上那刀傷深可見骨。
 
「……承恩啊……」陸靖張口似要說些什麼,躊躇半响後仍是選擇保持沉默。直到李承恩拉著他到據點後頭一個無人的角落,陸靖這才痛哭失聲地說他對不起陣營、對不起總帥,還告訴李承恩說他當初就不應該找自己來這陣營,當時乾脆就放他被打死在荒郊野外算了。
 
「傻子。」李承恩單手摟住痛哭的陸靖,沒有多說什麼。
 
 
 
隔日一早,陸言透過謝長安向眾人報了平安,並說今日戰事交由謝長安代替他指揮之時,兵士們這才像打了雞血似的振作起來,嚷嚷著要把敵對陣營殺個片甲不留。
 
陸靖的雙手顫抖得更加嚴重。明明都還沒正式開戰,他卻已害怕得頭昏目眩。
 
「那邊那個明教。」抬頭,陸靖看見謝長安正叫喚他過去:「你過來,總帥有事要交代你。」
 
跟著謝長安走進醫療帳篷,陸靖在看見面無血色的陸言時,心中的罪惡感是越發強烈。他不曉得自己該用什麼樣子去面對這個替自己捨身擋傷的陣營總帥,他知道自己並不值得總帥這麼做,他無法支援前線,他不值得。
 
此時,陸言緩緩睜開雙眼,招了招手要陸靖過去。
 
「你……別怕……」他輕輕握住了陸靖的手,語調極其輕柔:「作戰難免、會受傷,但是……不要因此畏懼打仗……你也是明教子弟,所以、明尊大人……必會庇佑、勇敢奮鬥的你……不要放棄……」
 
看著陸言腹部那不斷滲出血水的繃帶,陸靖緊緊握住對方的手,他知道對方每說一個字都會導致腹部的劇烈疼痛,「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總帥大人,請您好好休息。這個據點,弟兄們會代替你守下來的。」
 
「別講得好像阿言快死了一樣!他活得很好!」謝長安狠狠巴了陸靖的頭,催促他趕緊出去集合。
 
外頭,李承恩正等著陸靖出來。
 
「承恩,咱們快些去集合吧。」感受到對方的語氣多了分莫名的堅定,李承恩不解的偏了偏頭,陸靖似是明白對方想法般地揚起一抹淡笑:「我們得代替總帥大人守下這座據點,沒錯吧?」
 
「……沒錯。」李承恩抬手摸了摸陸靖的頭,並在對方額上落下一吻:「別太勉強了。」
 
那日,盡管總帥負傷,謝長安依然帶著一票人馬打出了漂亮的勝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