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戀人未滿微小說十題﹝蠍迪﹞

  
 
 
 
 
 
 
 
 
 
 
 
1. 好像發現了可是說不出口
 
迪達拉握著掌心的口吐出的引爆黏土,回身正要朝尚未發現自己的敵人丟去之時,蠍搶先一步將他手裡的黏土按回口內,在摀住他的嘴後硬是把人給扯到樹後。那一瞬間,迪達拉突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悸動。他的背正緊緊貼在蠍的胸口,兩人之間的距離近得可以清楚聽見對方的喘息。
 
他發現自己心臟異常快速的跳動頻率,身體僵硬得不知該作何反應。
 
待敵人遠去,蠍輕聲道出一句「別引起騷動。」後便放開了人,並未發現對方有任何異狀。迪達拉按著自己的胸口,不明白為何會出現這種莫名其妙的情況。
 
 
 
2. 無法阻止的言語
 
任務中寫明了要活捉目標,迪達拉認為這麼簡單的任務不需要蠍出手,嚷嚷著說是單憑自己的藝術就能輕鬆解決,最終卻因為目標捨身為戀人擋下攻擊而被迪達拉失手炸死。委託人極其憤怒,多虧佩恩出面交涉才讓委託人不予追究。
 
蠍看著久久無法振作的迪達拉,劈頭就是一句:「像你這種不成氣候的小鬼,衝動送死也是早晚的事。」他看著愈加消沉的迪達拉,本想改口說些安慰人的話,沒想到張口說出的話卻是:「就憑你這程度,除了殺人以外的任務大概都沒法交到你手上了。」
 
──「你這傢伙又懂什麼了!」
 
迪達拉抬手欲朝蠍丟出引爆黏土,鼬閃身到後頭緊抓他的手腕,制止了他的行動,「別衝動。蠍,你也是。」
 
迪達拉回頭瞪著鼬,奮力抽回手後甩門離去。
 
蠍看著他憤恨的背影,沒有再說話。
 
 
 
3. 想擁抱你的衝動
 
「蠍大哥還真的不會老吶。」
 
時過境遷,迪達拉加入曉也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不知不覺中他已長得和蠍差不多高了,然而蠍卻還是保持著初見時那般的年輕容貌。
 
「傀儡,不會老去。」蠍只是低頭看著自己的掌心:「受傷了,就換個零件。少了個胳臂、斷了條腿,就再裝個新的。要是覺得對外貌不滿意的話,隨時都能夠進行調整。唯有永恆,才是藝術。」
 
「不老不死有什麼好的。」迪達拉偏了偏頭:「一個人要是不會死的話,說到底也不能算是個人,而且這麼一來就得永遠孤獨了。相較起來,不論生前做了什麼,死亡時都能綻放耀眼光芒的瞬間藝術還比較有意義得多。嗯。」
 
聞言,蠍正想和對方強調自己的藝術理念才是正確,抬頭就見對方苦笑著看著自己雙手上的口,而迪達拉的眼底則是充滿從未見過的悲傷情緒。頓時之間,蠍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打斷對方陷入沉思,畢竟高傲的那人並不經常顯露出自己脆弱的那一面。
 
……算了,這次就不深究吧。
 
 
 
4. 才道別就又想見面
 
任務結束後,蠍將委託人要求的東西放到大廳桌上便逕自回房。
 
迪達拉看著對方消失在門後的身影,心中有種過往從未有過的異樣情緒。他不明白最近的自己是怎麼了,於是甩了甩頭想忽視這種令他煩躁的感覺。
 
「是你啊,迪達拉。」鬼鮫從不遠處走近,懷裡抱著許多傀儡專用的塗料。
 
迪達拉僅是看著對方懷裡的東西:「這是要給蠍大哥的?」
 
「是啊,他不久前交代──」
「那麼我給你拿過去吧,蠍大哥這陣子的心情不大好。嗯。」
 
 
 
5. 我的嫉妒心
 
那日,迪達拉在大廳和飛段大談任務中遇到的趣事,諸如敵人如何求饒、任務目標如何抵抗,以及為了不被找到而躲在各種地方的害怕模樣等等,總之都不是什麼多數人會感興趣的話題,可兩人卻聊得那是一個來勁。一旁的鼬無所謂似的靜靜喝著茶,彷彿身處於無人之境一般。
 
蠍完成了新傀儡的設計後走出房間想透透氣,經過大廳時聽到那兒吵吵鬧鬧便探頭想一探究竟。一見到迪達拉正和飛段談得起勁,他鐵著臉開門就是一句:「小鬼又在展示自己的二流藝術了?」
 
接著兩人再次為了藝術大吵一架。
 
 
 
6. 只對我微笑可好
 
迪達拉身為岩忍者村S級叛忍,戰鬥時不論進攻還是防守皆無懈可擊,就連平日裡想進行偷襲都很難逮到時機。他總是嘲笑著軟弱的人們,並且大聲宣揚自己的藝術理念,極為高調的戰鬥方式注定他並不是走暗殺路線的料。此刻的他正蹲在河邊仔細清洗身上與臉龐沾染的血跡,連日在外執行任務,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能好好梳洗,此刻能有河水簡單洗去身上污垢已是萬幸。
 
「喂,小鬼。」
 
身後突然傳來近距離的低沉叫喚,迪達拉回身抓起黏土作勢要進行攻擊,怎料一時之間重心不穩,還沒看清對方樣貌,人就已經狼狽的跌進河水之中。身上衣物和髮絲全都給濕了徹底。
 
「……蠍大哥……」他的額上浮出青筋,兩眼發直的瞪著不知何時鑽進蛭子裡的那人:「剛才明明不在蛭子裡,你這絕對是故意的!嗯!」
 
蠍打開蛭子外殼探出頭,語氣顯得理所當然:「這只說明了你還不成氣候。」他的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笑,不知是在嘲笑迪達拉的遲鈍,還是單純看到迪達拉的反應而覺得好笑。
 
咬著牙根從河中站起身,迪達拉看著對方那抹鮮少出現的笑,心中突然感到有些羞赧。他故作鎮定地抓起紅雲大衣作勢要走人,上岸後卻看見那不知何時已被升起的營火。
 
 
 
7. 和你在一起就很安心
 
某夜,迪達拉黏土用盡、右臂負傷,兩人在深山中快速移動。蠍在後頭抵擋追兵,迪達拉則在前頭探路。他大喘著粗氣,按住右臂傷口的掌心早已沾滿鮮血,沿路走來不斷滴下的血液為追兵提供良好的追擊路徑指引,然而迪達拉的體力卻已瀕臨極限。他不敢詳細確認自己的傷究竟有多嚴重,他只知道那劇烈的痛感正刺激著他的每一條神經。
 
他知道自己的腳步不能停,兩眼卻不爭氣地開始模糊。
 
「該死……」
 
迪達拉還在設法提起精神,後頭的蠍一把將他的身子扯到樹後,拿出卷軸叫出了蛭子,「待在這裡。」他硬是把迪達拉推進蛭子內並關上外殼,不顧裡頭那人不斷碎念說傀儡不符合他的藝術云云。
 
蠍拿出另一卷軸,眾多傀儡同時被召喚出來。
 
「安靜個幾分鐘吧。」
 
而後,蛭子內的迪達拉聽見許多傀儡同時移動造成的喀喀聲響,再不久後,敵人的哀號聲此起彼落。
 
 
 
8. 不知道為什麼不能放著你不管
﹝劇情接續第七題﹞
 
待戰鬥結束,蠍操控蛭子躲進與方才的戰鬥區域有些距離的山洞。他脫下迪達拉的外衣看著那道怵目驚心的傷口。傷口呈現不規則鋸齒狀且深可見骨,不斷滲出血水的傷從肩部一直延伸到右臂,兩塊皮肉幾乎要被切得完全分離,就連要縫合都令人難以下手。
 
蠍從迪達拉腰間的包裡取出增血丸與苦無,並且升起了火。他先是把增血丸塞了幾顆到迪達拉嘴裡,接著取出本要用來修理傀儡的備用針線,在用迪達拉的水壺簡單清洗傷口並把方才從對方身上脫下的外衣塞到迪達拉嘴裡後,他用膝蓋壓著迪達拉的身體,一手使力把傷口的兩塊肉推到一起,另一手則開始進行縫合。
 
迪達拉緊咬著口中布料,他知道追兵不會離這裡太遠,要是發出太大聲響肯定會馬上被發現。他才不想當個拖油瓶。
 
結束縫合後,蠍拿著苦無在火上加熱。待苦無被燒得高熱,他同樣以膝蓋壓住迪達拉的身體,並且輕聲說了句:「忍耐點。」
 
在苦無接觸到傷口的瞬間,迪達拉整個人跳了起來。蠍用力壓制住他的身體,一方面繼續進行止血作業。迪達拉瞪大雙眼、挺直背脊,仰頭不斷發出嘶吼,他口中的布料將那些聲音全都給梗在喉頭,本該是撕心裂肺的吼叫全都成了悶哼的悲鳴。
 
當晚,迪達拉高燒不退。蠍在一旁把玩著傀儡,徹夜不敢入眠。
 
 
 
9. 獨佔欲和自由關係
 
明明說好正午在基地門口集合,蠍卻沒準時見到迪達拉。他鐵著臉等待著,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蠍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難看。十分鐘後,迪達拉終於出現,而他也注意到了蠍身上不斷散發出的可怕殺氣。
 
「大哥抱歉啊,一不小心和南姐聊得太久了。嗯。」
 
聞言,蠍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那眼神幾乎可以殺死人,「想死嗎小鬼。」語畢,蠍轉頭逕自離開。
 
迪達拉不解地跟上那明顯憤怒著的背影,不明白為何對方這次發的脾氣比過往的都還要大。
 
 
 
10. 你並不屬於我
 
結束任務的回程中,天空突然飄下了雪。
 
迪達拉的每一次吐息都產生了白霧。他往手心哈口氣並交疊著搓暖,出發前沒看清楚目的地位置的他並未準備防寒衣物,稍早前便已經覺得寒冷,此刻大衣又漸漸被雪球弄得微濕,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每一吋肌膚正逐漸感受到由大衣透進的濕冷。
 
「冷嗎?」蠍問。
「不冷,嗯。」迪達拉答道。
 
然而蠍還是默默脫下自己身上的大衣披到迪達拉身上。
 
迪達拉看著對方的傀儡之軀,壓抑著內心的微微悸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