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怪物﹝蠍迪﹞

  
 
 
 
 
 
 
 
 
 
 
「我才不是……」
「我才不是怪物呢!嗯!」
 
迪達拉朝著眾人拋出引爆黏土,那些似曾相識的臉,全都帶著恐懼。學校老師,住在隔壁的大姐,巷口賣玩具的大叔,在村口站崗的哥哥,總是在清晨打掃家門的大嬸。那些人的面孔全都如此熟悉,平日總是親切待人,可迪達拉卻永遠能從他們的嘴裡聽到一個詞:怪物。
 
「喝啊!」
 
他大吼一聲,拋出的引爆黏土將眾人炸成一塊塊碎片。伴隨著爆炸聲響,追來的人已不再是街頭巷尾的熟悉面孔,而是準備將他押入大牢的忍者軍團。迪達拉在村內四處躲閃,最終避無可避,只得逃出忍者村在外流浪。可又有誰還記得,那個成為叛忍的人,也僅是個才九歲的孩子。
 
至此,迪達拉正式成為由土之國岩忍者村發布通緝的S級叛忍。
 
 
 
任務中不乏殺戮和盜取,其中也有些委託人會特別要求要「讓任務目標死得越痛苦越好」。委託人與目標之間的恩怨從來就不是曉所能干涉的範圍,他們的作法只限於依照要求完成任務,從而取得報酬。
 
街道相當明亮,潛入防守人力不足的小村落對於蠍和迪達拉來說並非難事,為了防止引起過多不必要的注意,兩人在暗巷內幻化成他人的樣貌,尋找著任務中指名要殺的叛逃人物。他們並肩在街道行走,看上去就只是兩個相約出來閒晃的好友爾爾。
 
在三個孩童一邊打鬧一邊經過身邊時,迪達拉回頭多注意了兩眼,蠍也留意到對方的目光。孩童們討論著要一起去哪兒玩,也相約拿到零用錢時要一起購買最新推出的玩具,接著身影消失在零食店門口。
 
「……沒什麼。」迪達拉收回目光,鎮定地坐在茶飲店門口休息。他吃著關東煮一邊喝著茶,看上去就和一般顧客無異。
 
蠍坐在他身邊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鮮少會有這種要求低調進行調查的任務,平常總是熱衷於戰鬥的他,此刻竟是感到有些無聊。迪達拉還能吃喝點東西度過時光,可他並沒有進食需求,無事可做又不能把玩傀儡的情況下,還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些什麼。盡管現在還在執行任務中。
 
「嗯?」不遠處的少年吸引了蠍的目光。那人雖然用變化之術隱藏了自己的真實面貌,可不夠純熟的技巧卻讓他能被一眼看穿。同一時間,迪達拉也注意到了那名少年的存在。
 
……叛忍嗎?感覺不像啊。
 
當晚,兩人跟蹤少年來到他暫居的簡陋房屋。他們解除了變化之術,由迪達拉伸手推開大門。就如同兩人所料想的一樣,少年被他們輕鬆擊敗,可以說是就連稍稍反抗的身手都沒有就被擊倒在地。他們甚至沒有使用傀儡或引爆黏土,單單就是用了幾招體術而已。
 
「你這樣子一點都不像個叛忍。嗯。」迪達拉看著那名少年,依然不明白為何這種程度的孩子也能被冠上叛忍的名號。
 
少年驚恐地看著兩人,顫抖著不斷後退,直至背部撞上了牆,「你們……你們也要殺了我嗎?」他下定決心似的站起身,嘴角揚起一抹詭異的笑:「是啊……殺了我啊、殺了我然後搶走全部財產啊!就像殺了我爸媽一樣的殺了我啊!」
 
他抓狂般地抱著自己的頭不斷大笑,也是在這時,蠍和迪達拉透著窗外月色注意到少年那幾乎覆蓋整個左臉的棕色肉瘤,肉瘤擠壓到了左眼,以至於他的左眼根本無法張開。
 
「殺了我……快殺了我!我可是怪物啊──!」少年大聲嘶吼,從腰間拿出苦無就往迪達拉刺了過來。迪達拉是清楚看著對方的動作的,可不知怎麼地,他在那瞬間卻發現自己下不了手。
 
從白天見到時就不覺得這少年有做為叛忍的本事,而從他方才的話語中能聽出,是有人覬覦他們家族的財產而雇用人將其滅門,此次想必也是為了以防萬一而買兵殺掉這餘辜。迪達拉當然不知道委託人大費周章要求他們執行這種簡單任務的理由,可那少年的模樣,卻和他記憶中的某人相似。
 
『誰快去阻止那個怪物啊!』
『天啊,手上的嘴好噁心……』
『看那樣子,被爸媽遺棄了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要靠過來!』
 
──「喂。」
 
蠍以查克拉線控制住少年的行動,並且出聲叫喚了迪達拉。
 
「……嗯。」迪達拉抽出苦無,了結了少年的性命。
 
 
 
深夜,在遠離村莊之後,兩人選了間破廟暫時落腳。從見到那少年之後,迪達拉的模樣一直有些魂不守舍,沿路走來似乎一直在思考什麼。
 
「你睡吧。」蠍席地而坐,讓迪達拉趕緊先休息了。
 
天空開始下起雨,迪達拉在睡夢中看見了一個身影。那人有著一頭金髮,髮絲遮住顏面而看不清臉部表情,於是迪達拉走近了些,想看清楚那人的模樣,可不論他怎麼走都無法靠近對方分毫。就在他打算放棄離開時,回頭瞬間就看見那人低著頭站在他面前,和他靠得很近很近。
 
「小鬼,別擋路。」迪達拉將對方推到一邊,下一瞬間對方又回到了原位。
 
那人緩緩抬頭,張口問道:「你忘了我嗎?」迪達拉還沒回答,那人伸手慢慢撥開遮住顏面的髮絲,逐漸顯露在迪達拉面前的那對眼睛就和他的一模一樣。
 
「你是……」少年的臉孔和迪達拉是如出一轍,後者本想退後,可卻發現不論怎麼使力都移動不了身子。
 
只見少年的表情從平靜漸漸轉為笑顏,他瞪大了雙眼直直瞪視著迪達拉,臉上的笑容近乎瘋狂,「好噁心啊。」少年開始大笑起來,眼底盡是鄙視與嘲諷意味:「你這樣子還像個人嗎!你說你這樣子像個人嗎!」
 
迪達拉想開口,然而卻連張口也做不到。他看著少年瘋狂大笑,那張和自己相似的面孔逐漸扭曲,最終成了完全看不出完整五官的噁心模樣:「你這怪物……你這怪物……」
 
「怪物──!」
 
 
 
叫喚聲近在耳邊,嚇得迪達拉一下坐挺了身子。
 
「怎麼?」一旁正在守夜的蠍看向他,並且也注意到了迪達拉額上密佈的汗珠。髮絲因為冷汗的關係黏貼在臉上,想必這覺肯定是睡得不安穩,「做夢了?」他問。
 
迪達拉沒有回答。他顫抖著瑟縮起來,埋首在雙膝之間。
 
天氣異常惡劣,暴雨肆虐著大地。挑了破廟一角暫歇的兩人身上也被從天花板滲進、滴落的雨點打溼不少,睡前嚷嚷著不舒服而脫下大衣的迪達拉,此刻的模樣正如一個受到驚嚇而躲進巢穴的小動物一般。
 
搭檔至今已是第七個年頭,蠍一直都知道迪達拉偶爾會出現夢魘的情況,然而後者卻從未提過關於夢境內容的事情,蠍也始終不曾過問。當雷聲響起,迪達拉猛地摀住了雙耳,即便雷雨的聲音幾乎掩蓋掉一切聲響,兩人過近的距離卻能讓蠍清楚聽見由那人發出的喘息。
 
「……怪物……」迪達拉輕聲呢喃:「我才不是……怪物呢……」
 
聞言,蠍僅是伸手將對方摟進懷裡,輕聲說了句:「沒事了。」
 
 
 
──身為S級叛忍的同時,又有誰還記得,他也不過是個十九歲的孩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