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虐文手的CP小段子二十題﹝蠍迪H﹞﹝下﹞












11.承上題,那麼睡醒時會是什麼情況?請試著用一個小段子說明。
 
一大清早,迪達拉在睡夢中感覺到有人撐在他上頭盯著他看,可他在半夢半醒之間也沒想要睜開眼睛確認,心說反正還有蠍在,要是敵人的話也根本用不著他擔心。就在他快要再度進入夢鄉時,那人俯身吻了他的唇,舌頭恣意在他的口腔中肆虐,將齒列舔遍後又轉而纏繞起他的舌,空著的手則隔著外褲按摩著他略抬起頭的下身。
 
「嗚……」迪達拉這下可終於醒了。他睜開雙眼看向對方──果然是蠍。他本想推開對方,可清晨時分他的身子本來就已經很敏感了,被蠍這麼一弄,下身已經是完全有了反應。那恰到好處的力道讓迪達拉忍不住喘息,他壓抑住呻吟,用僅存的理智要對方趕緊停下手邊動作。
 
蠍淡笑著在他額上落下一吻,手邊的動作並未停下:「早安。」
 
 
H的題目在後面。H的題目在後面。H的題目在後面。很重要所以說三次,但是很明顯的我們的蠍大哥已經快要壓抑不住他心中的猛獸了﹝????﹞
 
 
 
 
 
12.兩人若是冷戰,會是怎麼樣的情況?請試著用兩個小段子分別說明雙方想法。
 
蠍角度:
 
今日有個重要的會議要進行。蠍準時到大廳準備開會,而他也不意外的看見迪達拉還沒出現──那傢伙只要一沒他的叮嚀就會變得非常沒有時間觀念。
 
「迪達拉呢?」佩恩問道,見蠍沒有回答,他又問了一次:「迪達拉去哪了?」
 
「不知道。」蠍說是這麼說,心裡卻也已經有些不耐煩。就在他準備去催促時,迪達拉這才匆匆趕到大廳,可那頭金色長髮卻並未像平日那樣地好好束起,僅是散落在肩背,「太慢了小鬼。」
 
迪達拉瞪了他一眼,本以為他要說出什麼回嘴的話,沒想到他僅僅只是說了個:「哼。」
 
 
迪達拉角度:
 
因為蠍又一次把他當成小鬼那樣的說話,迪達拉氣得嚷嚷著說他不需要蠍跟老媽子一樣的給他瞻前顧後,之後他回到自己房裡設定好鬧鐘便就寢。隔日他確實是準時起床了的,可不知怎麼地心裡卻覺得有些空虛。
 
迪達拉坐在床邊沉思了半响,心說要是平常的話,蠍肯定會提早為他準備好早餐放在房裡,然後一邊弄傀儡一邊看著他起床、吃早餐,接著再一起去大廳開會。確實,他不需要蠍也能準時起床然後打理好自己的一切,可在習慣了身邊有個人陪伴著自己後,突然這麼一變回獨自一人的生活,心中就感到不踏實了。
 
他邊想邊起身換衣服,一時之間也忘了開會這回事,等到他發現時已經到了開會時間,於是他只能匆匆趕到大廳進行會議。
 
 
作者自己想寫的會議之後:
 
會議結束後,蠍正準備回到自己房裡,迪達拉卻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蠍大哥。」他欲言又止的似乎要說些什麼,可話到嘴邊卻還是說不出口,最終他只是默默放開了蠍的手腕,「不,沒什麼……」
 
蠍靜靜地看著他,許久之後才緩緩道出一句:「早餐在我房裡,吃不吃隨你。」
 
 
 
 
 
13.兩人的初次H﹝前﹞會是怎麼樣的情況?請試著用一個小段子說明。
 
好的親愛的觀眾朋友們,我想我們就不用多說了。
這題的內容在第十一題。讓我們繼續下去。
 
 
 
 
 
14.兩人的初次H﹝過程中﹞會是怎麼樣的情況?請試著用一個小段子說明。
 
﹝我真的覺得這道題很難控制篇幅﹞
 
從未讓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觸碰的部位正無法控制的有著生理反應。蠍將手探入他的外褲,僅隔著一層單薄底褲撫摸著對方的下身。他看著迪達拉羞澀的模樣,嘴角不自覺揚起一抹淡笑:「是第一次?」
 
迪達拉抬手遮掩自己泛紅的臉頰,撇過頭試圖迴避對方的視線:「這是、當然的吧……快放開我……」
 
蠍沒有回話。他俯身啃咬對方頸間,原本正在按摩對方下身的手轉而掀起迪達拉的上衣,以指尖輕柔按壓那微微的凸起。他能清楚聽見對方逐漸變得粗重的喘息,而他也知道迪達拉正試著克制自己不要像個女人似的發出聲音。
 
「嗯……」下身脹得難受,迪達拉動了動雙腿,卻又礙於蠍的身子卡在兩腿之間而不敢有大動作。他很清楚現在的情況,可他就是不想承認自己有感覺。盡管很想直接推開對方,但一想到那樣似乎也是在變相承認自己有了反應這件事,他就沒辦法乾脆地做決定。
 
在迪達拉猶豫不決的時候,蠍已經動手扯下他的外褲與底褲。
 
下身被握住的瞬間,迪達拉捉住了對方那隻手,然而蠍只是將他的手拉開並按在迪達拉臉旁。他看著迪達拉摀著嘴的手,輕挑了下眉,接著同時將他的雙手拉高到頭頂上按住。
 
「好好享受吧。」
 
語畢,蠍套弄起對方的下身,從根部至頂端、再由頂端至根部,先是緩緩套弄,而後再逐漸加快速度。他低頭吸吮迪達拉胸前的紅點,愉悅地聽著對方的黏膩呻吟。
 
「哼嗯……哈、啊……」迪達拉挺直了腰桿,他幾乎要以為自己所有的神經全都密布在那被套弄著的部位。身體像有什麼要炸裂似的發熱,快感侵占他僅剩的最後一絲理智,此刻他唯一想到的只有索求更多更多,「……嗯、哈啊……等……呀啊、啊-」迪達拉仰頭吟叫了聲,白濁弄髒了他的腹部與蠍的手。他大喘著粗氣,全身癱軟地使不上力。
 
蠍放開對方雙手,湊到他耳邊輕聲問道:「舒服嗎?」迪達拉依然沉浸在快感的餘韻中,腦海一片空白地無法思考。
 
 
﹝好了就寫到這裡了,反正大家都知道後續發展ㄎㄎ
 
 
 
 
 
15.兩人的初次H﹝結束後﹞會是怎麼樣的情況?請試著用一個小段子說明。
 
﹝情節接續上題﹞
 
待迪達拉清理完身體並換上寬鬆衣物時,蠍已經整理好房間而且不知從何時起便埋首在傀儡製作。迪達拉坐到桌邊吃著對方剛準備好的早餐,看著對方一如往常平靜的神色,有一瞬間他甚至以為早晨的激情只是他在作夢。
 
「……蠍大哥你有經驗了?」
「你指什麼?」
「早上的事。」
 
蠍檢查著組裝好的傀儡關節一邊開口:「在你加入曉的時候我已經二十八歲了,到現在三十五歲,中間也有七年的空白,你說我有沒有經驗?」語畢,他抬頭看向迪達拉,不意外的看見對方眼底流露出的複雜情緒,「不過……跟男的,是第一次就是了。尤其是年紀這麼小的小鬼。」
 
「我才不是小鬼。嗯。」迪達拉故作鎮定地吃著早餐。他現在只要和蠍對上眼就會立刻聯想到早晨時的事情,一想到早晨的事情他就覺得全身不對勁,那種全身上下都被人碰觸過的感覺著實令他感到有些難堪與難以面對。
 
蠍看著對方面目潮紅,沒有正面戳破。
 
 
 
 
 
16.請試著用一個小段子說明攻方的男友力有多少。
 
沒在外解任務時的早晨,蠍總是會在迪達拉起床前便提前為他準備好早餐,讓他能夠一醒來就吃到剛弄好的食物。迪達拉原本以為只是他醒來時蠍剛好弄好早餐,可相處的時日一長,他卻發現每天蠍都能準確抓到他的起床時間,不論是清晨或是午後。
 
若是在外解任務的時候,天冷了,蠍便會把自己的大衣暫時借給迪達拉禦寒;受傷了,蠍就會在他後頭替他解決追兵,讓他走在前頭以避免再度受到攻擊;疲憊了,蠍就會讓他找個地方休息,然後自己在一旁為他守夜。
 
──好吧,迪達拉承認自己有點快要被蠍給寵壞了。
 
 
﹝原作裡面的蠍比較缺乏親人帶給他的愛跟關懷,所以我在想,感情遲鈍的他在完全認定一個對象之後,應該會為對方做出各種他曾經想要的付出﹝彌補心態﹞,或是他自己想為對方做的付出。小迪的部分,他自己其實也算是滿獨立的性格,對於蠍的付出他看在眼裡都覺得有點過多了,但缺乏人陪伴的經歷也讓他漸漸依賴起蠍對他的好,小迪不是不能自己生活,只是比起一個人生活,他更喜歡跟蠍一起生活而已。﹞
 
 
 
 
 
17.請試著用一個小段子說明受方在危急時的可靠度有多少。
 
夜晚的森林是很容易迷失方向的。為了趕路,迪達拉和蠍連夜奔走,沒想到等迪達拉發現時卻已經完全見不著蠍的身影。
 
「這是又走散了吧。嗯。」
 
他還在思考自己該怎麼跟蠍會合才好,抬頭就見到數個忍者從樹叢中跳出來襲擊。迪達拉以引爆黏土的替身成功迴避掉攻擊,在對方的武器被牢牢卡死在引爆黏土中的瞬間,迪達拉大喝一聲,數名忍者就這麼在短時間內被擊敗。爆炸聲響引來蠍的注意,兩人在不久後便成功會合了。
 
 
﹝就算沒有蠍在身邊,迪達拉還是很可靠的。
 
 
 
 
 
18.請試著用兩個小段子分別說明攻受雙方說謊時的情況。
 
蠍角度:
 
「那麼再見啦,蠍大哥。」迪達拉乘上黏土大鳥準備離去。
 
蠍在蛭子中看著那抹身影,有一瞬間他突然發現,原來自己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曾像這樣好好看過那人的樣子。抬手按著自己的永動心,已經把身體改造成傀儡的他是會一直存在的永恆藝術,知道自己弱點的也就只有迪達拉一個,這場戰鬥盡管可能會陷入苦戰,但要說把他擊敗還是太早了。
 
於是他在那人臨走前,開口說了句:「再見。」
 
 
迪達拉角度:
 
「迪達拉。」
「嗯?」
「你在隱瞞我什麼。」
 
話語直指重點,迪達拉嘴裡那口水差點沒吐出來。會議結束後蠍叫住了他,說他早就想到蠍一定會很快地察覺異狀,但他還真沒想到是自己給露了餡,「蠍大哥你在說什麼啊……我什麼也沒隱瞞啊,我不是跟平常一樣嗎。嗯。」
 
蠍沉默了半响,就在他準備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迪達拉隨口講了個藉口便躲回了房裡。他看著自己藏在床底數日的傀儡手與其他零件,心說明明蠍自己的身體就做得挺結實,怎麼這玩意一被他碰到就整個散了。想來蠍應該一回到房裡就注意到自己放在桌上的傀儡零件不見,盡管當時蠍應該也不知道迪達拉到過他的房間,但不管怎麼猜測,最後肯定還是跑來找他要的可能性最高。
 
「真是……這東西到底怎麼搞。」迪達拉看著完全陌生的零件,實在苦無辦法之下,他只好將這些東西全都抱在大衣裡找小南幫忙去了。
 
 
﹝其實我覺得兩人都不像是會說謊的性格。迪達拉的話最可能說謊的情況則是攸關顏面的問題,除此之外應該也不太說謊,蠍的話,估計他是覺得沒什麼說謊的必要,除了他發生意料之外的事情。所以這邊就直接帶入火影內的劇情去套蠍的角度了。﹞
 
 
 
 
 
19.請試著用一個小段子說明其中一方初次為對方下廚的情況。
 
「鍋子差不多熱了。打蛋吧。」
「翻面。」
「……不是用手,用鍋鏟。」
 
鼬看著動作相當生疏的蠍,這個在傀儡術上登峰造極的男人,沒想到竟然也會出現這種需要人教導的情況。盡管只是普通的煎荷包蛋,蠍卻一連在打蛋時敲碎四顆雞蛋,甚至還在蛋要翻面的時候伸手要去抓,從某方面來說這也算是個奇景了。
 
待教會對方幾樣簡單的食物製作方式後,鼬看著正在做筆記的蠍,心說這人沒有進食需求的話為什麼又想學習食物的烹調方法,「是為了迪達拉嗎?」
 
「嗯。」
 
 
 
 
 
20.請試著用一個小段子讓攻受雙方對彼此表達愛意。
 
迪達拉經常會做惡夢。偶爾,他會在半夜前來敲蠍的房門,雖說大多數時候蠍都不會這麼早就寢,可就算是在他熟睡的時候,只要迪達拉敲了門,他就一定會過來應門。
 
那晚,迪達拉同樣來敲了門,當時蠍還埋首在傀儡設計而尚未就寢。迪達拉不如往常那樣地自動爬上蠍的床繼續睡,反倒是坐在蠍的身旁看著那些他不喜歡也沒興趣的傀儡零件。蠍也沒有催促他上床,只是默默繼續著手邊的工作。
 
燭火的微弱燈光使人有些頭昏。兩人就這麼並肩坐在桌邊,誰也沒有開口。
 
然後漸漸地,蠍發現身旁那人的身子正緩緩往自己的方向傾斜,他轉頭看向對方,就見迪達拉閉著雙眼在打盹,而身子的重量已完全靠在蠍的身上。
 
蠍看著身旁這個大孩子,抬手舉起燭台吹熄了唯一的光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