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身分互換﹝蠍迪﹞

  
 
 
 
 
 
 
 
 
 
 
這些天來任務量大增,蠍跟迪達拉已經有一段時間沒好好休息過了。整整一星期時間他們都在外奔波,撇除衣物沒法更換之外,就連身上的汗水都沒地方好好洗淨,迪達拉甚至沒有一天是能安安穩穩吃上一餐的。
 
結束最後一個任務後,兩人暫時佔用了已殺死的任務目標的居所,蠍在廳室調整著自己右手肘的關節,迪達拉則在浴室梳洗。盡管不會毀損疼痛,可關節處如果不經常上油保養與檢察,即便是傀儡也會有不方便的問題。他拆下自己的右下臂看著球狀關節,裡頭不知何時混進了些許砂石,怪不得行動起來總覺得不太對勁。
 
下一瞬間,他突然感到頭昏目眩。
 
數秒之後,水柱猛地從頭頂直沖下來,蠍嚇得倒退了數步,後腦直直撞上牆壁,「嗚……」已不知多少年未感受到的疼痛從後腦刺激著神經,雙眼因為水滴而變得睜不開,不知為何背後還有莫名的觸感緊緊貼著他的皮膚。
 
胡亂摸著牆,終於關了蓮蓬頭開關。蠍撥掉臉上與眼睛的水滴後,第一眼見到的就是散在眼前的金色長髮。他撥開長髮走出淋浴間,在鏡中看見了自己再熟悉不過的那張臉──是迪達拉的樣子。
 
「蠍大哥!蠍大哥!」外頭,『蠍』的聲音著急地大喊,還不斷敲著浴室的門。蠍不慌不忙的打開浴室門,就像在照鏡子一樣的看見自己嚇得倒退數步,「那那那、那是……!那是──」
 
「小鬼,你太大聲了。」蠍一把摀住對方的嘴,可他掌心的口卻不受控地伸出舌頭瘋狂舔著『蠍』的嘴唇,詭異的感覺讓蠍又立刻放開了對方。他迅速穿起迪達拉洗澡前放在浴室門口的衣服,然後進浴室拿毛巾胡亂擰乾了頭髮:「你去把手臂裝上,剛才那樣大叫肯定引起注意了。」
 
「手、手臂?」迪達拉還沒從驚嚇中緩過來,他回過頭四處尋找著蠍所說的手臂,好不容易在桌上找到螺絲起子、螺絲等工具,但是傀儡身體的出力方式和正常人不一樣,同時又沒有觸覺,單憑一隻左手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把手臂給鎖上。迪達拉心急地把右上臂靠在桌面,隨便找了個位子把下臂塞進關節處後就使勁硬是把螺絲給轉進去。
 
「蠢蛋!你那種鎖法會把關節卡死!」蠍見狀,激動的奪走對方手裡的螺絲起子,而迪達拉也在同時嚷嚷著說蠍那種亂七八糟的擰頭髮方式讓髮尾都嚴重打結了,「不行,沒時間了。」他感受到數個人的查克拉由遠而近直逼過來,在把迪達拉裝著黏土的包扣上腰間,然後將尚未裝上的手臂與工具帶上後就催促著要走。
 
迪達拉當然也知道敵人正在靠近。他撐著桌子站起身剛要跟上蠍的腳步,抬起左腿正要奔跑過去,左腿膝蓋關節就不明原因的無法順利彎曲,只有接近骨盆的關節處在移動,以至於他是用一種相當詭異的方式邁步走到窗邊的,「蠍大哥你這身體有毛病啊!」他出聲叫住了那個已經從窗戶跳到對面屋頂的人。
 
蠍回過頭咋了下舌,又跳回房內,一手握著自己的右臂,另一手則從迪達拉的腰間摟住本該屬於自己的身體,然後再度跳上對面屋頂並迅速移動。
 
人類的身體不如傀儡,會感到疲倦,也會感到疼痛。連著數日的疲勞老早就堆積在迪達拉體內,經過方才一番折騰,蠍一時也忘了注意自己的呼吸,才剛離開村子沒多久就開始感到有些上氣不接下氣。他讓迪達拉代替自己拿好手臂,自己則背起對方繼續移動。
 
「蠍大哥,用引爆黏土做老鷹出來。」
「……這種事情我哪會。」
 
迪達拉堅定地說道:「讓手上的嘴吃下黏土,然後在黏土裡加入查克拉就能做了。嗯。」
 
蠍雖是帶著懷疑,卻依然把手伸入腰間的包包內,掌心上的口就自己張嘴咬了一些黏土咀嚼。他依照迪達拉所說的那樣,在口咀嚼的時候往掌心凝聚查克拉,然而他明確感受到自己手上的口的感覺越來越微妙。當他抬手看向自己的掌心,手裡的口只是吐出一坨被咀嚼過而且還沾滿口水的引爆黏土。
 
「……這是鳥?」
「……不是。可是就算變成這樣,黏土應該還是能用。」
 
於是迪達拉又讓蠍快點把引爆黏土往後丟向敵人引爆。
 
「只要像平常那樣,拋出去然後『喝!』這樣就行了,就算是沒有藝術天份的蠍大哥也辦得到!嗯!」
 
於是蠍把回身把引爆黏土扔了出去,模仿迪達拉平常的手勢並大喝了一聲。
 
「喝啊!」
 
──然而,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夠了!少唬我!」蠍憤怒的大罵了一聲。在到達某個空地時,他放下迪達拉並一把扯開了對方的衣服,然後在對方的身上接上了查克拉線:「放鬆身體,別亂動。」
 
當蠍抬起手,迪達拉便整個人浮空起來,並且向前舉著兩手擺出了戰鬥架式,「我說……蠍大哥你該不會、是想拿我當傀儡弄吧?」
 
「沒錯。」
 
「……別開玩笑了!這麼沒有藝術感的事情別用在我身上!你這身體的背後不是有很多卷軸嗎,隨便拿一個出來都能戰鬥吧!」迪達拉還在大聲嚷嚷,蠍已經操縱著迪達拉-也就是蠍自己的身體-以掌心噴出火焰將面前的整座森林燃燒起來,然後在敵人準備用水系忍術澆熄火焰的同時讓迪達拉衝進火圈,以身上的兵器近距離斬殺了追兵。
 
迪達拉對於蠍的操控無可反抗的同時,卻也感嘆起對方的傀儡術果然是強得驚人。毫不拖泥帶水的移動、進攻,帶毒的武器讓敵人一旦受傷便必死無疑,再加上身上眾多兵器的活用,完全是把蠍這個身體使用得淋漓盡致──不過越看越像是在拿追兵出氣就是了。
 
「迪達拉為什麼……會用、傀儡術操控……赤沙之……蠍的……身……」男人還沒說完,從傷口處進入體內的劇毒便奪去了他的性命。
 
 
 
經過一番波折,兩人終於回到了基地。
 
蠍一背著迪達拉經過大廳,裡頭的飛段馬上大笑著衝出來:「哈哈哈哈哈!還想著迪達拉又帶了誰回來,沒想到居然是蠍啊!你赤沙之蠍居然也會有這麼一天?哈哈哈哈哈哈哈!」
 
接著,飛段看著『迪達拉』緩緩抬起頭,帶著一種從未有過的凌厲殺氣惡狠狠瞪向了他,那一瞬間就連飛段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迫感,「滾開。」『迪達拉』咬牙切齒的說完後,邁步走進蠍的房間。
 
「搞什麼啊那傢伙……」飛段不解的抓了抓頭,心說那人怎麼突然像是變了個人?
 
而在他身旁的角都只是靜靜看著這一切,在『迪達拉』進了蠍的房間之後,角都這才開口說了句:「不只是迪達拉,就連蠍都有些奇怪啊。」他回想著『蠍』剛才那副尷尬撇頭、迴避視線的模樣,印象中的蠍不是會有這種反應的人才對。
 
回到房內,蠍讓迪達拉坐在床邊,然後拿起工具把自己身體的手臂給裝回去。他能透過迪達拉的身體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疲憊感,從進房並放鬆下來之後,幾乎全身上下的每一塊肌肉都變得痠疼起來,強烈的飢餓感不斷提醒著他:到了該進食的時間了。
 
「你怎麼沒告訴我你累了?」蠍問。
 
「啊?這點程度還能忍忍吧。要是任務時間拖得太長,老大又要追究下來了。嗯。」迪達拉在對方把手臂鎖上的同時,伸手碰觸了那張屬於自己的面孔。不習慣傀儡身體的他,指關節僵硬地難以活動,就算好不容易讓整個掌心貼上對方臉龐也感受不到對方的體溫,迪達拉甚至不敢確定自己到底碰到對方了沒有。失去了觸感,失去了知覺,一切都顯得那麼不切實。
 
待確定手臂穩穩裝上後,蠍說自己要去吃點東西,交代完迪達拉待在房裡等他回來便離開了房間。平時總是顯得平靜無波的眼底,透過迪達拉的雙目卻變得溫柔起來,那過度溫柔的模樣甚至連迪達拉都快要認不出自己了。
 
蠍隨便弄了兩片烤土司,沒沾任何醬料也沒經過任何調味,就這麼吃了起來。對他這個多年未曾進食的人來說,有沒有調味的差別並不大,反正說到底進食只是為了填飽肚子罷了。
 
「難得會看見你出來弄吃的。」一旁,鼬也走進了廚房,他從冰箱裡拿出雞蛋和火腿準備烹調,看上去似乎也是剛執行完任務回來,「蠍呢?怎麼沒看見他。」
 
蠍看著對方,思索著這種情況如果是迪達拉的話他會怎麼回答,最後開口吐出一句:「和你沒關係。」
 
聞言,鼬回過頭看向他,「這麼說起來,今天你的頭髮似乎沒好好梳理。剛才進來的時候看到髮尾打了不少結。」他的眼神直直盯著蠍,就像是在注意他是否會露出任何破綻一般。
 
「是嗎?」蠍嚥下最後一口吐司,朝對方露出一抹異樣的笑:「那麼,我讓蠍大哥幫我整理。今天有點累了。」
 
「這樣啊。」鼬看著已經熱好的鍋,抬手在裡面打入兩顆雞蛋,並在蠍邁步準備離去前又再次開口:「我記得,你不怎麼喜歡吃清淡的東西呢。」
 
蠍沒有回話,逕自走回房內。
 
迪達拉正在捏著黏土。一看見蠍進房之後突然開始寬衣,他大叫一聲衝上前又把對方身上的衣服重新拉上:「這可是我的身體!嗯!」
 
「然後?」蠍不顧對方的阻止,在脫掉大衣後又脫下了上衣,「穿得太多了很不習慣。反正都看過了,讓你的身體少穿點也無所謂吧。」語畢,他伸手又想解開褲頭,迪達拉死死抓著對方的手,說什麼也不讓他把褲頭解開。
 
「不行!褲子絕對不能脫!」
 
見對方不論如何都不肯退讓,蠍倒是很反常的輕易攤手放棄,這一舉動讓迪達拉有了不好的預感。
 
「不脫也行。」蠍邪魅地淡笑著靠近了迪達拉,將對方按倒在地:「你應該不知道自己做的時候是怎樣的表情吧?」他輕抬起迪達拉的下顎,作勢要吻上對方的唇。
 
「等等等、蠍大哥你等等,我這可是你的身體,你難道想對著自己的身體做嗎!」迪達拉嚇得撇頭躲開對方,原本難以行動的傀儡身軀突然靈活的從蠍的身下鑽了出來:「我可沒有這麼奇怪的癖好!嗯!」
 
「……說說而已。」蠍打了個呵欠坐起身,默默移動到桌前繼續畫著任務前未完成的傀儡設計圖,「你先休息吧,我晚點睡。」
 
迪達拉看著對方,嘴裡叨唸一句「惡趣味」後便躺上床休息。
 
 
 
睡夢中,迪達拉似乎感覺到有人抱起他的身體把他移動到某處,但他卻累得又昏睡過去。大約是隔日中午,迪達拉睡醒時發現自己躺在蠍房間的床上,而且身體已經換回來了。連日的疲勞還未恢復,全身上下都痠疼得很。蠍一如往常把早餐準備在桌上,然後自顧自組裝著傀儡。
 
「早。」
「……早啊大哥。」
 
迪達拉吃著早餐,心說該不會互換身體之類的事情其實只是他累過頭做的夢而已。他抓了抓頭,在摸到糾結的髮尾的同時,他這才確定了自己真的不是在作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