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9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溫柔﹝蠍迪﹞

  
 
 
 
 
 
 
 
 
 
 
 
 
「敵、敵人!是敵人啊!」
 
人們四處逃竄,驚叫著帶上家中幼童與家當,一行人躲的躲、逃的逃。蠍收起方才隨手殺死路邊男人的長尾,看著那個和自己同行的少年跑進旁邊的店舖四處搜括食物,看上眼的就全都給掃進行囊,手邊還拿著剛蒸好的包子高興地吃著。
 
「蠍大哥你要不要?」他朝蠍拋了個包子過去,被蠍用長尾揮到旁邊。
 
「還要多久?」
「行了行了,我再裝個水就好!」
 
居民們一個個探出頭看著行跡詭異的兩人。他們一進來就先是殺了巡邏的忍者,接著又沿街殺掉所有他們接觸到的居民,最後的目的卻只是要打劫幾家店鋪拿吃的喝的?
 
「好了!」迪達拉心滿意足地從店裡跑出來,朝蠍晃了晃手中裝滿的水壺後,兩人化為白煙消失在原地。
 
 
 
迪達拉和蠍不同,他需要飲水和食物,冷了會受凍、熱了會中暑,累了還會嚷嚷著說他不想再走下去了。這對蠍來說是非常麻煩的一件事情。一個小鬼頭和他搭檔,雖說戰鬥能力並不差,但終究還只是個十來歲的孩子而已,平常那種小任性小情緒也沒少過,起初還只是偶爾發作,可現在相處的時日長了,那孩子的行徑也跟著大膽起來了,而且時不時就會對著他講東講西,就連戰鬥都滿嘴的爆炸藝術、藝術爆炸,唯一能讓他安靜的大概只有睡眠時間而已。
 
一開始蠍聽得不耐煩了,總是會抄起武器威脅著讓他閉嘴,可過沒幾分鐘迪達拉又會繼續開口。於是到了最後,蠍根本連制止他都懶了,不管迪達拉怎麼吵鬧,他還是照著自己的事情去做,也不會去特地回應他那些沒太大意義的話,除了睡眠、休息、吃喝等等生理要求之外的他一概當成聽不見。
 
某日,兩人在戰鬥進行的過程中,因為追兵的數量實在太過龐大,他們從陸地一路打到了水面。天寒得很,敵方水遁忍者不斷針對行動逐漸緩慢下來的迪達拉進行攻擊,蠍這方面則受到其他忍者的牽制,無法過去迪達拉那裡進行支援。就在某個失誤之下,迪達拉正面吃到一計對方上忍所使出的水龍彈之術,整個人被死死壓制在水底無法抽身好一段時間。
 
擊敗追兵之後,迪達拉縮著身體不斷顫抖,臉色發白、嘴唇泛青。蠍將人帶上岸並即刻升起了火。他讓迪達拉脫下身上的衣物,以木棍固定在火堆上方烤乾,然後再讓他穿上蠍自己的紅雲大袍。
 
日落。氣溫急急驟降。
 
蠍往火堆補了柴火,看著那個止不住發抖的金髮孩子,「還冷嗎?」
 
迪達拉一連點了好幾次頭。
 
沒有任何知覺的傀儡身體當然不明白現在的氣溫到底寒冷到什麼程度。蠍看著一旁那寂靜的湖畔,枝葉摩娑聲響是唯一能讓人確定自己並未失去聽覺的依據。剛才為了優先救起快凍死在湖面的迪達拉,蠍沒有追擊那些逃跑的忍者,估計在不久之後就會遇上另一匹前來支援的敵人。
 
迪達拉閉著雙眼、縮起四肢像個嬰孩一般的姿態讓蠍有些難以習慣。平常總是跟在旁邊大聲嚷嚷的孩子,現在突然變成這種脆弱得像是隨時會停止呼吸似的狀態,蠍突然不知道是要繼續待在這裡讓迪達拉休息好,還是強迫他跟著自己進行移動會更好。
 
他當然有把握能單獨應付任何追兵。但他不敢保證自己能一邊戰鬥一邊確保迪達拉的安全。
 
「能動嗎?」他問。迪達拉沒有反應。
 
迪達拉的衣物已經差不多乾了,唯獨大衣還濕著一半。他幫迪達拉穿上烤乾的衣物,召喚出蛭子之後把迪達拉給抱進蛭子之中,再在蛭子的外殼披上那件半乾的大衣。
 
天空開始降下點點白雪。蠍控制著蛭子讓他跟在自己旁邊。迪達拉高燒不退,蠍帶著他在雪地中行走,尋找著鄰近的村落或住宅。
 
一夜過去。大雪未止。蠍撥開覆蓋的白雪並打開蛭子外殼,伸手輕撫著金髮少年的臉龐,試圖確認那人的情況:「小鬼,能聽見嗎?」然而迪達拉依然昏睡著,沒有任何反應。
 
「那兒有人嗎?」蠍抬頭就見一個年長男人戴著斗笠緩緩走近,他正要拿出卷軸召喚傀儡就聽那人接著說道:「這大雪可沒這麼快停下,在外頭很危險啊!沒地方去的話,要不就和我回去躲躲吧!」
 
 
 
蠍跟著男人進了房子。就在開門的那一剎,蠍啟用了腹部的鋼鍊,讓鋼鍊末端的尖銳凶器貫穿了男人的頸部,然後任其在門外失溫失血死去。
 
他啟用了廳室的壁爐,將迪達拉抱到房內為他蓋好棉被。這是間小小的住宅,位於偏遠地區因此也沒有太多醫療用品。蠍在宅內搜索許久,最後在浴室鏡面後方的收納櫃找到幾個藥品,其中也包含了止痛藥與退燒藥。
 
讓迪達拉吃下退燒藥物後不久,他的體溫漸漸開始下降。
 
大約是在一天一夜之後的清晨,大雪終於是止了。
 
蠍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少天沒闔過眼。他的心思掛念著不知何時才會恢復清醒的迪達拉,還要一邊注意附近是否有敵人靠近,他在這段期間控制著守在門邊的傀儡防止突然有人或野獸襲擊,不知不覺中也稍稍感到有些疲憊。
 
「蠍大哥……」
 
耳邊突然傳來輕聲的叫喚,那瞬間蠍還以為自己產生了錯覺。
 
「大哥……我要喝水……」
 
 
 
如今,迪達拉早已不是那個任性不懂事的年紀,身手也比當初還要更加俐落了。可盡管他經常嚷嚷著要蠍別再把他當成小鬼,對蠍來說,迪達拉依然是那個需要人多加叮嚀的大孩子。
 
「嗚……」明明記得清晨醒來時想著再多睡五分鐘,可這一睡下去竟是又過了午後。這可不是在休息日而是在任務中途。迪達拉揉揉雙眼,抬頭看向那正在盯著遠處的蠍:「直接叫醒我也可以吧。嗯。」
 
蠍轉頭看向他,默默說了句:「你很累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