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84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關鍵詞﹝蠍迪﹞

  
 
 
 
 
 
 
 
 
 
 
 
暴雨持續下著,海浪張狂地拍打沿岸。
 
迪達拉將大衣隨意扔到一邊,挑了個舒服的姿勢便橫躺在火堆旁,看著那個正在閉目養神的傀儡蛭子,「大哥你不從那東西裡面出來嗎?」
 
蛭子緩緩睜開雙眼,外殼發出『喀喀』聲響開啟後,蠍起身坐到了蛭子旁邊。
 
百般無聊地打了個呵欠,迪達拉看了眼山洞外的狂風暴雨,動手拿了塊黏土開始塑型,「蠍大哥,要是曉的目的達成了,你有什麼打算?可別告訴我你打算繼續玩傀儡玩到零件壞掉。嗯。」
 
聞言,蠍反問:「你有什麼打算?」
 
「我?」迪達拉看向對方,坐直身子認真思索了半响,「我的話,只要能夠繼續創作出更多藝術品就夠了。製造更多的爆炸,嗯!」
 
「是嗎。」
「蠍大哥呢?有什麼打算?」
 
蠍緩緩睜開雙眼,瞳中映出搖曳的火光,「……到時候再說吧。」
 
「什麼啊,原來大哥還沒想好。」迪達拉收起黏土,翻身挪了個容易入睡的姿勢:「我先休息啦,雨停了再叫我起來。嗯。」
 
當晚,蠍看著迪達拉熟睡的背影,獨自思索著那個問題:曉的目的完成之後,他要做什麼。
 
作為叛忍,為了得到和自己的藝術理念相同的身體,也為了得到更強大的戰鬥能力,所以把自己改造成不老不朽的傀儡之軀。擁有忍界中最一流的傀儡術能力,傀儡研發方面也是獨一無二,坦白說他不曾認真對未來有過計劃。
 
不會疼痛也不會死亡,『永恆』這個詞用在他身上能夠得到最最完整的呈現。曉只是一個他棲身──甚至可以說是利用的地方,即便沒了曉這個組織,憑藉他的戰鬥力也可以在這世界生存。那麼如果有一天,曉的目的達成了,作為永恆存在的他的下一步動作又是什麼?這些年來毫無理由服從佩恩命令,進行無數戰鬥、斬殺無數人,然後在這之後,在很久很久之後,他還會像這樣維護曉的一切嗎?又或者,到那時曉已經滅亡了?若是有天曉滅亡了,他會去到哪裡?
 
──而迪達拉又會去哪裡?
 
在這瞬間,蠍明白了自己為什麼不願意去對未來有所規劃。
 
『永遠』很近,也很遠。與其去規劃那種可能毫無意義的東西,不如依照當下情況去進行判斷,這種作法不但省時省力,而且也免去追逐目標帶來的麻煩。
 
反正自己的時間有很多,不著急要做計劃。
 
「睡了嗎?」蠍開口。迪達拉並未回話。
 
轉眼間,當年那個不懂事的少年也已經得到成長。七年時間很漫長,也很短暫。蠍還有很多個七年,很多很多個七年,只要他想的話,他可以有無限多個七年去利用。但是迪達拉沒有。
 
思及此,蠍的臉色沉了下來。
 
他還能夠看著迪達拉休息多少次?他還能和迪達拉並肩作戰多少次?對蠍來說,人類的肉體脆弱得不堪一擊,只需要少少毒液就能輕易殺死。迪達拉盡管擁有超乎常人的戰鬥力,說白了也不過只是血肉之軀,失血、老化、中毒、墜落、溺斃以及其他很多很多種情況,都是能致人於死地的原因。
 
對蠍來說,迪達拉很重要。比世上的任何一切都還要重要。
 
他看著那人安穩熟睡的模樣,心中的不安全感越是加速侵蝕了他的腦海。迪達拉是個普通人類,會老會死會病會痛,而他是否應該像把自己改造成傀儡那般地將迪達拉改造成人傀儡,然後再像第三代風影傀儡那樣地帶在身邊形影不離?
 
如果哪一天,迪達拉離開了『永恆』的世界。
 
──到那時候,又會是怎麼樣的情況?
 
「什麼……雨停、嗚嗯!」迪達拉瞪大雙眼看著那個強吻自己的人,他伸手要推開對方,雙手卻被蠍更大力地壓制在地面。手背掙扎著在岩地磨出不少小傷口,迪達拉撇頭要閃,那人轉而一手壓制他的兩手、一手緊抓著他的下顎固定住不讓他躲閃。兩人就此僵持許久,直到蠍放開他的唇,迪達拉這才正要破口大罵:「大哥你是發了什麼──」
 
「你是我的。」蠍出言打斷對方,語調堅定而不容反駁:「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到死都是我的!死後也是我的!」
 
迪達拉看著對方反常的模樣,錯愕得說不出話來。他不明白為什麼蠍突然對他發這麼大脾氣,印象中他並沒有做出什麼會讓蠍大發雷霆的事情才對,「蠍大哥你……在發什麼脾氣?」
 
聞言,蠍突然恢復了鎮定,逕自起身坐回原本的位子。
 
那人突然間失控的情況是前所未有。迪達拉回想著自己睡前和蠍的對話,想起自己那句『曉的目的完成之後有什麼打算』,加以細想之後,迪達拉看著那人頸間隱約露出的、唯有傀儡才會出現的接合處,他這才意識到原來自己的問題對那人來說著實太過沉重。
 
一時間迪達拉也沒了睡意。他起身坐到蠍身邊,抓了抓頭略顯尷尬的咳了兩聲,良久才緩緩說出一句:「那個……就、就算曉的目的完成也無所謂吧,反正離開曉也能創造更多藝術,只是少了個棲身的基地而已。要是蠍大哥有別的計畫的話,跟蠍大哥一起追求藝術也不是不行啦……不過我還是堅持只有瞬間之美才稱得上藝術。嗯。」
 
蠍仰頭向後靠著山壁,抬手和迪達拉十指緊扣,並將其牽到自己胸口的永動心上。迪達拉感受著手背接觸的永動心,那透過紅雲大衣傳過來的些微溫度,是只有他才能理解的,屬於蠍的表達方式。
 
 
 
外頭的風雨已止。山洞內無人出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