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剎那間的永恆之美﹝蠍迪﹞

  
 
 
 
 
 
 
 
 
 
 
 
 
「蠍大哥。」迪達拉看著坐在床邊的人,淡淡地笑了下:「能不能帶我……去外頭走走。」
 
 
 
為了行動不便的迪達拉,蠍親手為他造了個輪椅。
 
曉最終達到了目的,整個組織擁有可怕的兵力與戰鬥力,成功控制全世界的戰爭,並且也達到了他們的初衷──和平。蠍和迪達拉在完事後最先提出退出要求,佩恩也並未多說什麼,給了他們一筆可觀資金和一張標記了寧靜村落地點的地圖後,便目送著他們離開曉的基地。蠍還記得佩恩在臨行前對他們說的那句:如果在外頭遇上麻煩,隨時都能回來曉。
 
已經忘了在這裡度過多少個年頭,蠍依然維持那年輕的樣貌,迪達拉卻已在不知不覺中變得衰老、虛弱。
 
小村落的生活非常寧靜。伐木,砍柴,耕種,施肥,澆水,修繕房屋,從前他們從未體驗過的種種,全都在這裡有了各種各樣的體會。不知道多久沒有經歷過大型戰鬥和強者的襲擊,這裡的物資並不困乏,不需要向外侵略,而不時來到的搶匪則總是能被蠍和迪達拉輕鬆打退。
 
幸福的日子似乎過得特別快。當年在村落認識的孩子,如今也是斑白著髮。
 
迪達拉看著一如初見般祥和的街道,心說當年那個經常纏著自己喊結婚的小女孩是不是前陣子也在睡夢中過世了?經常在上山打獵後分享許多肉食給他們的那位大叔,是不是在好久之前也去世了?當年曉的成員們,現在是不是也都在五大國某處,和他們一樣過著平靜的生活?
 
蠍的步伐很慢很慢。他知道迪達拉的視力不好,需要花多點時間才能看清楚周遭的每一個人。
 
附近的居民總喜歡說蠍是個孝順的孫子,總是無怨無悔的照顧著年長的親人。他還記得那時,迪達拉大笑著附和說:「是啊……真是挺孝順的,真不愧是我的小孫子。嗯。」那時迪達拉看上去並沒特別介意,但蠍知道,當晚迪達拉獨自一人躲在被窩裡哭了很久。
 
還記得迪達拉在床底下收藏了很多引爆黏土,是當初離開曉的時候一並帶出來的。可來到這裡之後,沒了戰鬥的需求,引爆黏土也沒了使用的機會。盡管迪達拉總是說他只要能玩玩黏土就夠了,可卻再也不曾露出一如當年戰鬥時那般高傲自信的模樣,彷彿有什麼從他的體內被狠狠抽離了。
 
蠍曾經問過他:你想回曉嗎?
 
迪達拉想了想,說:既然出來,就不回去了。嗯。
 
細想來,過去這段時間也經歷過很多很多。最近的迪達拉經常讓蠍多說點當年他們在曉時發生的事情,而大多數時候,迪達拉的反應都像是第一次聽說。蠍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相同內容的故事,只要迪達拉想聽,他就不曾回絕。
 
不知不覺已經走到山崖邊。夕陽很美,影子被拉得很長。
 
迪達拉看著夕陽餘暉,深深呼出一口氣,回憶著當年自己乘著黏土大鳥在空中戰鬥的模樣。那時的風和現在一樣,吹著覺得非常舒服。
 
蠍半跪在迪達拉面前,牽起他的雙手說:「不要離開我。」
 
「蠍大哥你在說什麼啊……」迪達拉笑了笑,眼底帶著一絲惋惜:「人類……能活到現在,也是很難得的啊。」
 
印象中,在很久很久之前的某個日落,蠍也曾經像這樣在夕陽餘暉下牽著他的手,要他不要離開。那時的迪達拉,很堅定的告訴他『絕對不會。嗯。』,然而現在,對於自己這副虛弱的肉體,迪達拉再也無法像當年那樣堅定地回答。他知道自己剩下的時間肯定是不多了。
 
蠍沒有回話。他依然緊牽著迪達拉的手,宛如祈禱一般地將額頭輕觸著迪達拉的雙膝。
 
 
 
這晚,迪達拉睡得很熟。他並不知道蠍對自己下了藥。
 
蠍打開角落地板的門,把迪達拉抱到了地下室的手術台上。周遭放置很多瓶瓶罐罐,有補充血液的增血丸,也有補充查克拉的軍糧丸,牆邊也有著眾多製作傀儡部件的必備零件。他脫下大衣,將必備物品準備好並放上推車,其中增血丸與止血藥劑、止痛藥劑、麻醉藥劑的藥量特別多。
 
待東西全都準備好後,蠍將推車拉到手術台邊。他看著熟睡的迪達拉,伸手輕撫著那人臉龐,並在對方額上落下一吻:「我很自私。你懂我的。」
 
打從離開曉的那刻起,蠍就已經準備好為迪達拉進行改造的必備品,只是因為迪達拉總是反對他的想法、不願意讓他進行改造,因此這些東西才一直被收在地下室。這些年來,蠍不定時會下來進行物品檢查跟打掃,一直等著哪天迪達拉同意之後就要立刻為他改造,只是隨著時間過去,到現在這麼多年,迪達拉始終未曾同意過。
 
脫下迪達拉的上衣,拿起針筒在他的手臂上注射某種藥劑,蠍知道現在的迪達拉已經沒了年輕時的體力,改造時間要是拖得太長,很容易會有生命危險,因此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全身改造,「我不會讓你離開我。」他輕聲呢喃道。
 
 
 
改造的難度完全超出蠍的預料。
 
為了保留迪達拉的戰鬥能力,他必須留下迪達拉雙手與胸口上的口,也要確保體內查克拉的輸送能確實完成,但迪達拉胸前的口與心臟是完全相連,若是強硬進行分離,極大可能會有生命危險,若不分離則難以將胸腔部分改造成傀儡模樣。最終,蠍只得做出一個決定:保留心臟,摧毀胸前大口與其功能。
 
一天一夜過去。改造終於進入尾聲。
 
蠍讓迪達拉使用的是他十九歲時的外貌模樣,從五官到髮型、體格,全都是依照那時的模樣下去製作。在確定迪達拉身上的每一處關節都能正常活動、手中的口保有原本的戰鬥能力且查克拉能夠正常輸送,心臟也能正常跳動後,改造正式宣告結束。
 
迪達拉昏睡了一個星期。蠍也在他身邊看著他睡了一個星期。
 
第八天,迪達拉緩緩轉醒。他睜眼看著房間的天花板,突然發現自己的雙眼能夠看得相當清楚,而原本痠疼的腰背也變得不疼了。他正想著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況,抬手想撐起身子,又發現四肢活動起來的感覺變得相當微妙,就像這個身體不是自己的一樣。
 
「醒了?」蠍看著終於醒來的那人,默默鬆了一口氣。
 
「……我說蠍大哥,你該不會……」
 
迪達拉還沒說完,蠍已出聲打斷他的話:「我說過不會讓你離開。永遠不會。」語畢,他拉起迪達拉的手,讓對方看清楚掌心上的那張口:「你雙手的嘴我替你保留了,查克拉方面也沒問題,今後還是能像以前一樣使用引爆黏土。不過胸口的嘴太礙事,所以被我毀了。」
 
說完,蠍從床底下拿出一塊引爆黏土,塞進迪達拉掌心的口內。迪達拉如往常那樣地往掌心的口集中凝聚查克拉,不久後口中吐出一塊蜘蛛模樣的引爆黏土。確實如蠍所說,掌心的口可以正常使用。
 
迪達拉緊握著那塊引爆黏土,嘴裡似是要說些什麼,良久後僅是輕聲暗罵一句:「笨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