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幾則腦洞大開的惡搞短篇﹝蠍迪﹞

  
 
 
 
 
 
 
 
 
 
 
 
 
1.
為了加速曉核心成員間的彼此認識,佩恩給了眾人一段時間去認識其他人,並且嚴格規定『關於小組夥伴的問題,答不出來的人要以單人任務加倍處分』。
 
時間很快地來到了規定的日期。
 
佩恩:首先,迪達拉,告訴我蠍戰鬥時經常使用的傀儡技巧有哪些?
迪達拉:那麼沒藝術感的東西才不會去注意。嗯。
佩恩:……那麼,迪達拉,告訴我蠍的傀儡術有什麼弱點?
迪達拉:老大,都說了沒藝術感的東西不會注意了。嗯。
 
於是佩恩默默拿出一張畫著人體全身肌肉分布的圖紙平攤在桌上。
 
佩恩:蠍,告訴我迪達拉左邊臀部上的痣在哪一塊肌肉上?
蠍:迪達拉那裡沒有痣。
迪達拉:……
佩恩:迪達拉,三天後重新驗收。
迪達拉:是……
 
 
 
 
2.
小南:迪達拉,門外有幾隻死鳥,等等能麻煩你一併處理掉嗎?
迪達拉:知道了。
 
數分鐘後,外頭傳來連環爆炸聲響,過不久迪達拉跑來敲了小南的門。
 
迪達拉:南姐,天上的鳥我全給炸下來了。嗯。
小南:……
 
 
 
 
3.
迪達拉:蠍大哥,能不能……
蠍:休息吧。

迪達拉:蠍大哥,我……
蠍:附近有村子,去那裡找吃的。

迪達拉:蠍大哥,附近有沒……
蠍:剛才路過溪邊你怎麼不裝?

迪達拉:蠍大哥,你是不……
蠍:沒生氣。
 
﹝一個聽開頭就知道結尾的節奏啊哈啊哈﹞
 
 
 
 
4.
某天晚上,蠍心血來潮做了個長得和迪達拉一模一樣的頭給自己換上。他走到浴室對著鏡子端詳,看著面部細節是否還有能夠加強的地方,突然聽到敲門聲,他趕緊開了門,結果嚇得半夜起床上廁所的迪達拉差點沒昏過去。
 
 
 
 
5.
蠍:有次迪達拉在曉的例行會議上打瞌睡,老大故意指名點他說說任務執行上是否有遇到困難,我一巴掌把迪達拉給拍醒,結果那小鬼瞄了我一眼,開口大喊一句「蠍大哥你搞我一晚上了……讓我睡睡不行嗎……」……我到現在還沒辦法對大家解釋那天晚上是為了參加會議而連夜趕路。
 
 
 
 
6.
飛段:角都,拜託你嘛~角都都~
角都:你真的很吵。
 
然後角都應了飛段的要求買了﹝最便宜的﹞食物回來。迪達拉看到之後,心說「沒想到這種方式就連那個角都都能應付!」
 
幾天後,某次迪達拉和蠍執行任務途中,蠍又嫌麻煩而不願意停下來休息,迪達拉講不過他,學著飛段的口吻就是一句:蠍大哥~拜託~
 
然而蠍只是默默的問他一句:你中毒了?
 
 
 
 
7.
迪達拉:蠍大哥房間裡的舊卷軸還要嗎?老大要統一處理。嗯。
蠍:床邊那堆不要了。
 
當晚,等蠍回到房間時,床邊的舊卷軸以及床邊書櫃內的傀儡設計圖全沒了。
 
 
 
 
8.
蠍:有次出任務時在旅館租了房間,隔天早上迪達拉睡醒,我故意把鞋子左右拿反了給他,結果迪達拉想也不想就直接穿上了,然後一整天在跟我喊鞋子不合腳。從那時起我就決定要和那小鬼一直搭檔下去了。
 
 
 
 
9.
飛段:那天我在大廳看到蠍和迪達拉在吵架,迪達拉大聲嚷嚷著說要拆夥,我就過去往他頭上槌了一下,要他別拿拆夥當玩笑開,結果蠍反而一拳往我臉上打過來,然後他倆就和好了……
 
 
 
 
10.
佩恩:迪達拉,晚上別老和蠍吵架,其他人也要休息。
迪達拉:好吧,我知道了。

佩恩:蠍,最近迪達拉老是在基地附近測試新的引爆黏土,你讓他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再找時間測試就好,免得連基地裡都不得安寧。
蠍:嗯。

佩恩:蠍,半夜別在房間裡嗯嗯啊啊的,那天小南路過你房門前可尷尬了。
蠍:那不是我喊的……
 
 
 
 
11.
佩恩:那麼今天進行第二次的夥伴熟悉度驗收。迪達拉,蠍的傀儡在戰鬥中有什麼弱點?
迪達拉:傀儡關節要是進沙子就不能動了。嗯。
佩恩:那麼,蠍慣用左手還是慣用右手?
迪達拉:蠍大哥雙手都能用,很靈活的。嗯。
佩恩:第三題,蠍有什麼特別討厭的事情?
迪達拉:等人跟被人等,還有痛的時候我忍著不說。嗯。
佩恩:……﹝沉默許久﹞……
 
於是佩恩拿出白紙跟筆,遞到迪達拉眼前。
 
佩恩:最後一題,請你畫出蠍大腿根部的關節的模樣。
迪達拉:﹝拿筆剛要畫,動作一秒停下﹞喂喂喂喂喂!!!
 
 
 
 
12.
迪達拉:蠍大哥,我房間的床不見了,你這裡讓我睡吧。嗯。
蠍:嗯。

迪達拉:蠍大哥我房間的浴室地板堵塞了,你這裡讓我用。嗯。
蠍:去用吧。

迪達拉:蠍大哥我把牙刷那些都拿來了,洗臉台塞得很嚴重。嗯。
蠍:自己拿去我浴室放。

迪達拉:換洗的衣服我就放這裡囉,反正也都睡蠍大哥這裡。嗯。
蠍:我衣櫃還有位子,自己去放吧。
 
然而迪達拉完全沒想過:為什麼沒睡床習慣的蠍的房間裡面會有床。
 
 
 
 
13.
迪達拉:蠍大哥你要的潤滑油拿回來了。不過其中有一瓶的包裝不太一樣,不是平常蠍大哥用來保養傀儡的那種,大概是鬼鮫大哥搞錯了吧。嗯。
蠍:那瓶是給人抹的。
迪達拉:…………?
 
 
 
 
14.
曉進行了核心幹部之間的友誼賽。鼬看著在空中不斷喝喝喝然後大喊「藝術就是爆炸」的迪達拉,對著身旁的蠍說道:平常也這麼吵的話,真是多虧你能忍受了。
 
蠍:他可不只有在戰鬥中很會喊而已。
 
 
 
 
15.
小南:那天迪達拉來找我學畫鬼妝,說是要去嚇蠍,後來我在廚房看到他躲在門邊,趁蠍進來時大叫了一聲。結果蠍的腦袋喀啦喀啦地轉了一圈,然後突然換上一張比迪達拉更可怕的表情。我到現在還記得迪達拉連滾帶爬衝出基地的模樣。
 
 
 
 
16.
有天早上佩恩經過廚房看到蠍正把一人份的早餐進行裝盤,然後回身準備清洗鍋子。他知道每天早上蠍都會幫迪達拉準備好早餐,於是他很自然地端起盤子說了句:正好我有份資料要給迪達拉,我一併送去吧。
 
這時蠍一把丟下鍋子跟鍋鏟,回身微微仰起頭,黑著臉就是一句:不需要。
 
佩恩天道,三十五歲,作為曉的首領,面對蠍強烈得可怕的殺氣,他只是默默說了句:好……
 
 
 
 
17.
迪達拉:有次蠍大哥在弄傀儡,我就在旁邊玩他的頭髮,玩著玩著一時興起就把他的瀏海給綁成個沖天炮,綁完之後還沒解開,老大就喊我過去。嗯。我和老大談完之後直接去大廳開了例行的檢討會議,進到大廳的時候我看到蠍大哥的瀏海還紮在那裡,而且他好像完全不知情……嗯……
鬼鮫:後來呢?
迪達拉:後來,蠍大哥就這麼紮了一天,我也不敢告訴他,等到了晚上髮圈就斷了,我立刻撿起來說這是我自己的。嗯。
 
 
 
 
18.
迪達拉和曉眾玩打賭玩輸了,被指定要對蠍連說三次「我要跟你分手」。
 
迪達拉:蠍大哥,我要跟你分手。嗯。
蠍:什麼?
迪達拉:我說我要跟你分手。嗯。
蠍:……所以?
迪達拉:蠍大哥沒聽清楚嗎?我要跟你分手啦。嗯。
 
蠍審視著手中的卷軸,確認無誤後將其收起,交到了迪達拉的手上:這是老大要的,你替我拿過去吧。
 
迪達拉:……我說蠍大哥,你就不能給我點反應?
蠍:你哪敢跟我提分手?
 
於是迪達拉默默送卷軸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