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2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窮光蛋﹝蠍迪﹞

  
 
 
 
 
 
 
 
 
 
 
 
 
 
「……蠍大哥我的錢包好像丟了。嗯。」
「掉哪裡了?」
「呃……」
 
 
 
人生中有許多時刻需要作出重大決定。在你著急拉肚子的時候有人按了門鈴,你是先開門還是先如廁?在母親和女友同時落難的時候,你是先救母親還是先救女友?在糧食只剩下一人份時,你是先保全自己還是先照顧重傷的隊友?這些問題多半都讓人難以抉擇而且沒有所謂正確答案。
 
此刻的蠍也正面臨這種重大抉擇時刻。他黑著臉清點自己身上剩下的錢,心說一直以來兩人身上七八成的金錢都是由迪達拉攜帶,佩恩轉交組織撥出的資金時也都是交給迪達拉,其中也不曾出現過什麼嚴重損失,為什麼偏偏就是在這次出了差錯。而且發現的時間點還是在蠍交了旅館住宿費之後。
 
上一場戰鬥中,蠍有不少傀儡需要進行零件替換,保養用的潤滑油也所剩無幾,迪達拉的糧食、飲水、忍具等也需要進行購買,然而剩下的錢大約只有原先的兩成,根本沒辦法買齊所需的物品。
 
迪達拉盤著腿坐在蠍面前,和他一起看著剩下的錢。明明離開上個村子的時候很仔細地確認過了,到底為什麼錢包突然不翼而飛……
 
兩人沉默了許久,最後蠍帶著迪達拉與僅剩的資金,向旅店老闆問了村內賭場的位子。
 
 
 
賭場老闆向兩人簡單說明了二十一點的玩法:莊家會進行發牌,玩家將與莊家進行比大小,雙方首先會拿到兩張牌,一張將攤在眾人眼前,另一張則會蓋著由玩家自行看上頭數字,雙方手中卡牌的數字不可超過二十一點,超過者則為輸家,最終數字小於莊家者也為輸家,賭金歸莊家所有。若是數字最終贏了莊家,或是莊家點數超過二十一點,則玩家獲勝並贏得賭金。
 
迪達拉聽著對方熟練地解釋,一臉茫然的「啊」了一聲。
 
「能先在桌邊看看玩法吧?」蠍問。對方同意了。
 
在觀看二十一點遊戲進行的途中,迪達拉一邊試著理解遊戲進行的方式,餘光卻注意到蠍抱胸的手會在某些不特定的時候微微顫動一下手指。然後在某一局開始前,蠍主動說要上場玩一局。
 
莊家進行發牌。蠍看了一眼拿到的卡牌,眼底依舊不帶任何情緒。
 
「這位客人,請問您的賭注是?」
 
蠍毫不猶豫,將手裡的籌碼全數往前一丟:「別廢話了,快繼續。」
 
「等、蠍大哥,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這裡的可是我們全部的錢喔。嗯。」迪達拉動作沒他快,來不及阻止蠍梭哈的動作。
 
見莊家愣在那裡,蠍的嘴角揚起一抹淡笑:「怎麼?不敢賭了?」
 
「……那麼,開始為玩家們進行第二輪的發牌……」莊家一個一個詢問玩家是否要進行加牌。第一個玩家加了兩張後說自己輸了,第二個玩家只加了一張便喊停,第三個玩家加了三張牌後才喊停。
 
輪到蠍時,他看著莊家手裡的牌堆,思考數秒後點了下頭。
 
莊家將一張卡牌翻到蠍的面前。那是張數字六。
 
「行了。」
 
莊家看了看自己面前覆蓋的卡牌,接著放下牌堆說:「我這裡是二十點。」此話一出,另外兩位玩家也跟著翻開自己的卡牌,一個是十九點,一個是二十點。
 
「真不巧。」蠍抬手翻開自己的卡牌,不多不少二十一點:「這局是我贏了。」
 
在這之後,蠍一連又贏了好幾場,原本所剩無幾的資金以驚人的速度進行翻倍。當迪達拉以為蠍會繼續在這裡賭到滿意為止時,後者在看到莊家往桌下換了一副卡牌時便站起身說他要離開了。上前攔阻的人全被兩人撂倒在地,最後整個賭場在這十局以內總共被蠍贏走將近七十萬兩。
 
 
 
「蠍大哥的運氣真好,每次都能贏。嗯。」
「你以為這只是運氣好嗎?」
 
當老闆在準備迪達拉要的土產時,蠍不疾不徐的開口說道:「我在旁邊看的時候,在所有等於十的卡牌跟ACE上頭都黏了查克拉線,然後弄成肉眼看不見的樣子。所以在莊家發牌的時候,我就能猜到他們手裡的數字大概是多少,也能知道下一張牌的數字是十還是小於十。那個莊家補牌的時候從不抽第一張,而是從牌堆邊緣拉出最突出的一張,我就順勢把自己要的牌拉出來給他抽。」
 
「蠍大哥你真的是第一次玩嗎……感覺很像熟練的老千。嗯。」迪達拉伸手接過老闆遞過來的土產,拿出袋子裡的餅吃了一塊。
 
「我可沒那麼多時間在那裡耗著。」蠍轉身走向對街的傀儡零件商店:「因為你在我後面餓著肚子的聲音實在太吵了。」
 
「什……什麼啊!蠍大哥你才是吧,拿牌跟丟籌碼的時候身上的關節喀啦喀啦的,那些傢伙的耳朵到底塞得多嚴重才聽不見!嗯!」
 
「大概是被你肚子的聲音蓋過去吧。」
 
 
 
兩人在確定必需品全部齊全後,邁步離開了這個村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