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84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Complain﹝蠍迪+角飛﹞

  
 
 
 
 
 
 
 
 
 
 
 
 
 
一場戰鬥之後,飛段的左臂連同左上方的肩膀、胸膛整個被轟到遠處。他用剩下的手摀著一邊的耳朵,在四周圍看了看後轉頭大喊道:「角都!你有沒有看見我的耳朵!」
 
「……一般人這時候都是先找手臂吧。」角都拎著飛段的左臂,率先為他進行縫合。
 
「少了一邊耳朵很不習慣啊,平常老是把耳朵遮起來的你怎麼可能了解。哎、角都你就不能輕一點縫嗎!你這是要痛死我!」飛段邊說邊不安分的扭著上半身,看上去這手臂被轟掉的疼痛似乎遠遠不及縫合時的疼痛。
 
角都看著縫合得差不多的手臂,收起了從自己的手臂伸出的黑線:「別再亂動,等等又會掉下來。」說罷,他回身作勢準備離開。
 
「角都你等等啦!我的耳朵還沒找到啊!」
「就算不找回來,過沒多久也會自己長出來吧。」
「真是……角都!等等我!」
 
 
 
「角都他啊,真是一點都不體貼。整天都是錢錢錢的唸叨,我要是多說兩句他又要嫌我煩,偶爾想稍微親熱一下都被他嫌熱推開,整個人就像個老頭子似的!」飛段把腳翹到大廳的桌上,煞有其事地大聲嚷嚷,一旁正好沒任務在身的迪達拉臉上寫著滿滿無奈地聽著對方的抱怨,「嘛……有些時候也是挺可靠啦,比方說戰鬥之類的。還有就是和他做其實挺舒服的。」
 
「不……其實我沒有很想知道你跟角都做的事情。嗯。」迪達拉默默喝了一口茶水,「而且要說沒耐性這點,蠍大哥也是一樣啊,要是讓他多等一下就會被他囉嗦半天。剛才也是,我進他房間的時候不小心踩壞了他的傀儡零件,蠍大哥就氣得把我輾出來了。嗯。」
 
飛段偏了偏頭:「是嗎?看蠍那樣子,一點都不像會生氣的人啊。」
 
「那是因為傀儡的身體做不出多少表情吧。」迪達拉嘆了口氣,身體向後靠著椅背:「別看蠍大哥好像都沒表情,對什麼都無所謂、沒興趣,要是讓他火起來,我們一開打他就用查克拉線把我整個人控制住,然後再逼著我認錯。嗯。」
 
「嗚哇~這還真不是鬧著玩的啊。」驚訝地張大了嘴,飛段還真沒想到蠍原來是這種暴力派的人,「平常角都也是啊,心情一差就不管什麼原因,對著我就是一頓打,然後肢解完再讓我自己復原。雖然說是不死之身,可是被打了我也是會疼的啊。」
 
「角都一直都是這種人啊,和他搭檔的人最後都被他給殺了。嗯。」說到這裡,迪達拉又默默嘆了口氣。雖說蠍不太會因為生氣就把他弄到受傷,可那種一整天都很難消氣的低氣壓氛圍也足夠他受的……但要是跟角都、飛段他們相比的話,他也不知道自己和蠍這樣到底是好是壞。
 
兩人陷入數秒的沉默之後,飛段再次開了口:「這麼說起來,你跟蠍也做過了吧?」
 
一提及此,迪達拉馬上挺直了腰桿:「怎、怎麼突然問這個……」
 
「哎,你就別害羞了嘛。」飛段收起原本翹上桌的兩腿,改為一手頂著桌面、撐著下顎:「我一直都很好奇啊,蠍那傢伙是傀儡沒錯吧?傀儡的話到底都是怎麼做來著,難道就是用木頭逗你開心嗎?」
 
「……也不是用木頭。反正就是……蠍大哥他、那方面的功能……還保留著就是了……嗯。」迪達拉扭扭捏捏地解釋完後,抬手默默遮住了自己的口鼻,看上去就是一副難為情的模樣。他回答完飛段的問題後,瞪向對方大聲說道:「別老是問我這種東西啊,你跟角都也做過了吧!」
 
見對方一臉好像想看自己逃避問題的樣子,飛段眨了眨眼,略帶不解地回答:「那不是當然的嗎。」他微微仰起頭看向天花板,一副正在認真思考的模樣,「第一次試的時候是角都他硬來啦……原本還以為會受到邪神大人的處罰呢,剛做完的時候渾身都不對勁,不過休息一會兒就恢復正常了,應該是邪神大人原諒我了吧。後來再做就沒什麼問題。」
 
「是喔……」看上去對這方面問題顯得格外彆扭的人好像只有自己,迪達拉頓時覺得自己就像個傻子。
 
飛段並未發現迪達拉內心的想法,自顧自接著說道:「角都他在這方面真的很難配合啊。動不動突然想要,也不管是在野外還是村子裡就直接來,雖說做的時候是挺舒服啦,不過換成我想做的時候,角都他不是嫌我煩就是說要趕路、讓我忍忍,真的是超~難配合啊。」
 
「……蠍大哥的話是不太會在外頭想怎樣,執行任務的時候都挺認真的。最多就是在旅館過夜的時候偶爾會……嗯。不過,沒任務的時候就完全不一樣了。」
 
「喔?」飛段挑了挑眉:「怎麼,會掐著你脖子硬幹嗎?」
 
「不……掐著脖子是不會……」迪達拉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突然變得更加難為情,「就是……稍微有點……亂來吧。嗯。」
 
──「你說誰亂來了?」
 
蠍突然出現在大廳門口,迪達拉嚇得差點摔下椅子。
 
「迪達拉,你在這裡做什麼。」蠍看了一眼飛段,接著又望向迪達拉:「聊也該聊夠了吧?為什麼不回房?」
 
「……把我趕出來的就是蠍大哥你吧。嗯。」
「那麼,現在就跟我回去。」
「剛才把我趕出來,現在讓我回去我就要回──喂!」
 
看著硬把人拖出大廳的蠍,飛段嘆了口氣:「唉……感情真好啊。」
 
他看著天花板,大廳只有他一人,安靜得可怕。接著,飛段在三十秒內就受不了地站起身離開大廳,在走道上大聲喊道:「角都~!角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