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以錢兌時﹝角飛﹞

  
 
 
 
 
 
 
 
 
 
 
 
 
飛段突然開始有了存錢的習慣。
 
好不容易解決了敵人,飛段一如往常執行著儀式,鐵棒刺入心臟的痛感轉化為快感的刺激,令他能稍稍感受到自己是切實地活著。儀式結束後,飛段躡手躡腳的探頭看向在另外一頭搜刮值錢物品的角都,接著緩緩縮回身子,悄悄對著地上的屍體進行搜身。
 
一開始飛段是專門找那些閃亮亮的、大小正好能藏在身上的東西,但每次拿去當鋪都被說是『不值錢的垃圾』,幾次下來,現在飛段改為直接對被擊敗的敵人進行搜身,把對方身上所有首飾和攜帶的銀兩全部拿走。當然,一切全是避著角都的視線進行的。
 
「飛段,你好了沒?」
 
聽見對方接近的腳步聲,飛段立刻放下手邊屍體躺回地面的圖形中央,假裝自己剛剛進行完儀式:「好了啦,別老是催我嘛。」在角都進入房間的時候,飛段才又撐起身子拔出胸口的鐵棒,看上去確實和往常無異,「角都你那袋是怎麼回事?從哪裡弄到這麼多東西。」
 
「這間寺廟有不少純金神像,應該能換到不少錢。」角都背著一袋神像,在確定飛段的儀式確實完成後便轉身準備離去:「附近的村子正好有間當鋪,就在那裡先換出一筆錢吧。你要是不想去,隨便到哪裡亂晃一下,換好了我再過來。」
 
「當鋪?」飛段聞言,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累積了不少首飾的腰包:「我也要去!角都你等等我!」
 
 
 
「這裡是您的錢,請您清點。」當鋪老闆將一整箱鈔票攤在角都面前說道。
 
飛段坐在當鋪門口的椅子上,百般無聊地晃動著身子,一見到角都正在專心數錢,他伸手解開了自己頸部的護額,默默綁到紅雲大衣遮掩著的後腰帶上。
 
「數量沒錯。」角都收起箱子,叫喚著飛段準備離去。
 
兩人剛離開當鋪沒多久,飛段嚷嚷著說自己的護額落在當鋪裡,說是要自己回去拿,讓角都在原地等等。
 
「歡迎光……啊,是剛才的客人啊。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這些東西值多少錢?」
 
飛段掏出腰包,將裡頭的飾品全部倒到桌上。飾品中有金飾也有銀飾,但因為多半是在人被殺死後從屍體上硬拔下來的緣故,大部分上頭都沾染著血汙,有些甚至有著明顯被利物劃過的痕跡,一部分項鍊則是明顯被人為扯斷,戒指上鑲嵌的寶石也有一部份已經不翼而飛。
 
老闆看著這堆東西,將金飾、銀飾上的寶石取下後,依照種類把飾品堆分成三堆,再把銀飾和金飾分別秤了秤,然後拿著高倍率的放大鏡檢視著從飾品上取下的寶石。
 
「老頭子你能不能快點!」飛段大聲催促,一邊緊張地回頭看角都有沒有跑過來叫他。
 
「客人,您這些首飾大多都毀損了,就連堅硬的寶石上頭也多少有點損傷,金飾和銀飾的接縫……例如這條手鍊,銜接的地方裡全都卡了血汙……要是有好好清洗打磨,價錢應該很不錯的,不過這種狀況的話……」
 
聞言,飛段不耐煩的揮舞著鐮刀,音量也變得比剛才還要更大:「吵死了啊你這傢伙,到底值多少錢!快點拿出來!」
 
老闆被他這一舉動嚇了一跳,連忙從下頭的抽屜取出錢大略清點,「這這這、這裡就是全部了……請、請您……請您清……」
 
飛段一把搶走對方手上的錢隨意塞進腰包,回身一打開當鋪大門就見到角都站在門外,「呃……嗨,角都~怎麼,想我了嗎?」他故作鎮定的打著招呼,一邊拉上腰包的拉鍊。
 
「到底在做什麼。」
「角、角都你好討厭,當然是來找護額啊!」
「東西呢?」
 
飛段伸手摸了摸後腰,把不久前綁在腰帶上的護額扯下來甩了甩:「這裡這裡。好啦,角都我們走吧,這裡滿滿銅臭味的臭死人啦。」他邁步繞過角都,揮著鐮刀說要快點找到人柱力云云。
 
角都看到對方如此反常的模樣,微微挑了眉,卻也沒有特別說什麼:「飛段,你的動作太張揚了。」
 
 
 
費了一段不短的時間,飛段也終於是存到了一筆還算可觀的數目。他一邊走一邊感受著從腰包傳來的清晰重量,心說要不是先前在戰鬥的時候讓不少鈔票泡水泡爛了,現在應該能存到更多錢才對。
 
「飛段。」
「啊?」
 
飛段還來不及開口問,角都突然伸手死死掐住他的頸子讓他無法動彈,「角……角都你……幹嘛、啊……」
 
「你瞞著我什麼?」
「哈啊?」
「少裝傻了。」
 
角都用力收緊了腕部的力道,飛段仰頭痛苦地發不出聲音。良久之後,角都一把將對方甩開,飛段的後背狠狠撞上了樹幹,「這陣子戰鬥的時候老是顧慮著什麼,就連一般攻擊都急著閃躲……你不是這樣戰鬥的吧?」
 
「什麼啊……角都你、真是瘋了。」飛段大喘著粗氣,按著自己被掐出紅痕的頸子:「我可沒有瞞著你什麼……要是有的話,早就應該被你看穿了吧。你不是老愛笑我不夠聰明嗎?」語畢,他揚起一抹邪笑。
 
「喔?」角都緩緩舉起另一隻手,朝對方晃了晃手中的腰包:「這麼說來,我還是第一次知道你需要三個腰包。」
 
飛段立刻扯開自己的大衣,腰包確實已經不在自己身上了,「喂!角都!那腰包是我的吧,你快還來!」他看著那裝著所有錢和不久前蒐集來的些許飾品的腰包,舉起鐮刀就要往對方劈去。然而角都只是把他的腰包移到鐮刀劈砍的路徑上,飛段便輕易地停下了動作。
 
「怎麼?你不是要砍我嗎?」
 
「……可不要小看邪神大人的力量了!」飛段憤怒地收回鐮刀,再度向著角都劈砍過去,方向正是對著角都的臉側。
 
『唰啦──』
 
角都在最後一刻施展替身之術迴避開,而飛段劈中的卻是他自己的其中一個腰包。腰包被直接劈成兩半,飛段頓時看傻了眼。正當他以為裡頭的錢也和腰包一樣全部被劈成兩半的同時,被劈開的腰包裡卻沒掉出任何東西。
 
「什……」
「難怪這陣子沒在任何屍體上發現首飾。原來全都在你這裡。」
 
飛段回頭看向那人,只見角都一手抓著完好的一個腰包,另一手則捧著滿滿的飾品,「首飾這種東西,髒了還能做清潔,但是磨損斷裂的話就會降低它的價值。憑你這種蒐集方式弄來的東西,應該也賣不到多少錢吧。」他端詳著手裡的金飾銀飾,眼神略帶可惜,「說吧。你要錢做什麼。」
 
看對方的樣子應該也已經知道另外一個腰包裡裝錢了。飛段默默撿起被丟在地的那個、用來裝地圖等用品的腰包,一屁股坐到地上說道:「還不就是角都你太愛錢了吧。動不動就跟我抱怨錢錢錢,稍微想跟角都親熱一下都要聽到錢錢錢的,一點情調都沒有。」
 
「……所以?」
 
聞言,飛段直直望向對方,一臉理所當然地問道:「那些錢能換到角都你多少時間啊?一小時?兩小時?」
 
角都沉默不語,撿起地上被劈成兩半的腰包,把首飾放進去後以身上的黑線將其綁起,以避免首飾在移動的過程中掉出來。接著,他將錢和飾品全部往飛段頭上一丟,轉頭又是要逕自離開的模樣。
 
飛段見狀,立刻抱著錢和飾品站起身大喊:「喂!角都-!角-都-!」
 
角都停下腳步,沒有回頭:「到下個村子的時候,稍微休息一下吧。」語畢,他邁步繼續前進。
 
飛段看著那人越走越遠的背影,許久後才反應過來並快步跟上,「什麼嘛~角都你果然還是很喜歡我吧!超愛我的對吧!哎呀別走這麼快、喂!角都~!」
 
「吵死人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