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9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煙火‧藏青色調 章一﹝蠍迪﹞

  
 
 
 
 
 
 
 
 
 
 
章一
 
「為什麼要關閉工作室!」迪達拉大聲問道,嘴裡的米飯還噴到桌上。
 
「……真髒。」蠍抽了衛生紙把桌上的米飯捏起來扔掉,然後把便當內的雞腿夾到迪達拉那裡:「煙火師我做很多年了,你在國外的這些年,這工作對我來說只是賺錢的途徑。現在房貸跟車貸都已經繳清了,要賺錢有很多種方法,沒必要繼續做這種沒意義的事情。」語畢,他點了根菸,開了空調。
 
「但……這工作室是家族事業吧?這麼關掉不好吧,嗯?」迪達拉一臉可惜地看著坐到自己身邊的對方,「去年的跨年煙火也是蠍大哥你設計的吧?我在法國的報紙上都看到了,嗯。我在學習視覺藝術的時候還有用大哥的煙火當主題交過論文,連那個討人厭的教授都很喜歡蠍大哥的作品!嗯!」
 
「迪達拉。」蠍呼出一口白氣,在菸灰缸上抖了斗煙灰,「你還喜歡煙火嗎?」
 
迪達拉眼底無比堅定:「喜歡!嗯!」
 
蠍伸手抽一張衛生紙包在雞腿根部,遞到迪達拉手裡說道:「吃飽了,今晚好好休息。工作室暫時不停工了。」
 
 
 
「這是設計煙火的介面。」蠍在電腦上打開一個繪圖軟體,上頭有著類似蚊香的圖案,圈與圈之間有著同等大小的小圓圈,「這裡頭的小圈是用來設計顏色排列,旁邊這裡是用來寫上需要的火藥量。火藥量取決於煙火高度,還有炸開那瞬間的範圍大小,這些你還記得吧?」
 
迪達拉點了點頭:「記得,嗯。」
 
今天一早蠍就當著眾人的面宣布工作室不歇業,讓員工們自己決定去留。眾人不解地看著這個出爾反爾的老闆,可因為這歇業的消息本來就來得突然,誰也還沒準備好後路,這一個反悔的舉動反而免去了眾人重新找工作的麻煩。
 
在國外專門進修視覺藝術學系的迪達拉,對於煙火造型設計上有著與蠍完全不同的前衛見解,他在大略掌握火藥量拿捏的要領後便開始著手設計全新煙火。兩人在蠍的辦公室內窩了一整個下午,一下為了火藥量拿捏不定而吵,一下為了煙火造型設計可不可行而吵,外頭的同事聽著辦公室內幾乎沒停過的叫嚷聲,誰也沒膽進去關心。自從迪達拉離開後,蠍整個人變得是越來越暴躁,天知道這時候進去會不會迎面被菸灰缸砸個正著。
 
晚上,蠍帶迪達拉到工作室後頭的停車場,說是訂了餐廳要帶他去吃飯。
 
「豐田2013Camry,黑色烤漆的平價車。嗯。」迪達拉扣好安全帶,探頭探腦的看著車上的配備,在蠍發車後他伸手對著螢幕亂點一通,「第一次坐副駕駛座呢,原來用這東西是這種感覺。嗯。」
 
「沒錢了。平價車將就吧,大少爺。」蠍伸手揉揉對方的頭。
 
「以前經常看到專門介紹車子的月刊,家裡開的都是高價進口車,不過外型跟配備都醜得不行,一點藝術感也沒有。果然還是蠍大哥的眼光好,嗯。」語畢,迪達拉笑了笑,心說蠍的住家這麼大,又有知名的手工煙火工作室,怎麼可能會缺錢啊,「對了,蠍大哥要帶我去吃什麼啊?太貴的高檔餐廳我可不要,老是吃那些東西都吃膩了。嗯。」
 
「普通的日本料理店而已。」說到這裡,蠍頓了頓後才又接著開口:「店長是我國中同學。那傢伙有點奇怪,你別和他瞎扯太多。」
 
聞言,迪達拉轉頭看向對方:「蠍大哥國中都沒畢業不是嗎,居然還有能保持聯絡的同學。我連高中同學的聯絡方式都忘了呢。嗯。」
 
「有次在準備煙火的時候有個喝醉酒的傢伙跑進來大鬧,還想在裡頭點菸。等把他趕出去的時候那傢伙才突然認出我的。」至於為什麼這麼一個連蠍自己都沒印象的人會變成至交,蠍就沒有再往下說下去了,「他這人性格很怪,你和他打個招呼就行了,如果沒遇到最好。」說是這麼說,不過蠍訂位時的那通電話偏偏就是『那傢伙』接到,而且他還立刻認出了蠍的聲音。
 
 
 
「我的好同學蠍來啦~!來啊快進來,幹嘛那麼害羞地躲在外面!角都~昨天說的那個店長特餐可以準備啦!」男人誇張地在店內大吼大叫,熟絡地搭上了蠍的肩頭和他套起近乎,直到後者狠狠在他腹部架了個拐子他才注意到一臉尷尬地站在後頭的迪達拉:「喲喲喲,是來找人的嗎?這裡可不是小鬼頭該來的地方。」
 
聞言迪達拉不由得憤怒起來:「我可不是小鬼!我已經成年了,嗯!」
 
「哎?成年啦?」飛段湊近迪達拉仔細端詳著他的面孔,愣了數秒後突然露出震驚的表情,但在那瞬間之後又立刻回到原本那熱情的笑臉,「小鬼也行,我就破例讓小鬼頭進來一次試試,自己挑個位子坐啊!」
 
在飛段抓住迪達拉的手臂準備把人扯進店裡時,蠍一把扣住那人的手腕,眼神一下子兇惡起來:「滾開。」他死死瞪著男人,男人回頭那瞬間也報以一個冷冽的神色。下一秒,男人又是回到那熱情的模樣。
 
「是嗎,原來是你的朋友啊。不管啦直接進來吧,自己挑個位子坐。」他鬆開迪達拉的手,回身走往廚房的方向一邊大聲叫喚:「角都~你有沒有聽到啊,店長特餐來兩份!角~都~!」語尾剛落,男人立刻抬手擋下直飛過來的熱燙鍋鏟,廚房那頭則有低沉嗓音默默說了句『閉嘴,飛段』。
 
「別管他。」蠍帶著迪達拉挑個靠窗的位子坐。
 
餐廳位於百貨公司之內,迪達拉看了看牆上掛著的價目表,餐點的價錢並不高昂,原本看到剛才那被稱之為飛段的男人時迪達拉還以為這間店的東西大概也是胡亂弄出來的,可其他客人桌上的餐點卻又能看出廚師的別出心裁,尤其顧客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更是令迪達拉有些期待送上的餐點將是如何。
 
兩人談著關於近日的煙火工作問題,期間蠍一直在注意著廚房方向的動靜。他能看到站在廚房門口的飛段似乎正在和誰說明著某件事情,臉上的是罕有的正經神色,而他在說話的過程中,時不時就會往迪達拉的方向看過來──這讓蠍非常在意。
 
「蠍大哥你真的有在聽我說嗎?」
 
「嗯。」蠍收回目光,改為看向坐在對面的迪達拉:「我不是不能接受在傳統煙火內加入外國的煙火特色,只是你的用色太混亂,施放之後肯定會變得胡亂一片,什麼顏色都看不清楚。」
 
迪達拉正想回嘴,飛段突然端著兩份餐點出現在桌邊,笑著向他們介紹餐點特色,說這是由主廚角都和他一起專門為熟客設計的特色料理,醬料使用的則是他們店內的特殊配方,是外頭絕對吃不到的獨特口味。
 
蠍的臉上依然沒有任何表情,僅是沉默地思索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