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同人】空城﹝古魯古斯﹞

  
 
 


 
 
 
 
 
 
 
 
傳說,深山內有個被群山環繞的大型盆地,其中有座曾經輝煌一時、人稱『金錢之都』的大城,在當時這之中的人民擁有最高的工資與最優良的待遇,盡管對外貿易必須翻山越嶺而變得不易,可這之中的紡織布料可謂是聞名世界,不少外來商人看準這兒的紡織潛力跋山涉水而來。人民各個都是領著高薪,就連最下層的基底員工也不例外。
 
可這座曾經的金錢之都,最終卻成了如此荒廢的模樣。傳聞說是因為在這最輝煌的時代裡出現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劍士,逢人便殺,而且總是在深夜出現並闖進住宅,不論如何鎖上門窗,最終都會被那人闖入並滅門。這座金錢之都盡管在經濟上擁有絕高潛力,對於軍事方面卻是大大忽略,最終,所有居民死的死、逃的逃,有些甚至留下許多金錢寶貝來不及帶走,剩下的只有曾經的建築。直到現在,有時行商的人經過附近時還會見到那名劍士在山林間行走,凡是撞見他的商人依然無一生還。
 
古魯瓦爾多拖著步伐,手中握的是多年並未磨利的劍。他的背後揹著一個沉重背包,裡面的是他今天打劫商隊搶來的食物飲水。從最後一戶人家撤離那時便不曾停過的大雨依然下著,無情地打溼了古魯瓦爾多身上的衣物,也沖去他手裡那柄劍上的鮮血。
 
他走進一間灰色住宅,打開其中一間房間的門:「我回來了。」將沉重背包一丟,打開拉鍊翻出其中所有物品,「今天還是沒找到藥品,不過裡頭有防腐用的藥劑,應該夠你用上一段時間了。」古魯瓦爾多邊說邊嘆了口氣坐上椅子,拆開一塊麵包的包裝吃了起來。
 
事實上,房內只他一人。空曠的房間內只有一張椅子、一張桌子、一盞油燈,以及一個巨大的棺木。
 
待吃飽喝足,古魯瓦爾多伸手打開這副棺木,裡頭躺著的是一具因時光流逝而顯得消瘦的身軀。他就像是平常那樣地給這副身軀進行防腐作業,看著死屍的眼底不帶任何情緒,進行防腐作業的動作也是流利得宛若呼吸一般容易。坦白說他已經不記得這是自己第幾次給對方做防腐作業,他還記得自己第一次進行時因為手法不好,還讓對方爛了一只腳,最終只得進行切除。
 
他伸手撫上對方那空無一物的右腿,輕聲問了句:「痛嗎?」想當然,對方是不會應聲的。
 
已經經過多少年了?其他城鎮發展成什麼樣了?古魯瓦爾多只知道商隊的貨物是一天比一天豐富,而且也漸漸多出一些他從未見過也不知道用法的東西。如果是現在的話,或許其他地方的技術有辦法讓人復活也不一定?他在心中問著自己,然後看向眼前的身軀問道:「你覺得呢?古斯塔夫。」彷彿對方依然會像過往那樣回答自己一樣。古魯瓦爾多說完,哼笑了聲後默默闔上棺木。
 
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古魯瓦爾多有點不記得了。他只知道這座城市乍看的輝煌是建築在最底層員工的血汗與極差的社會風氣之上,差勁的法律規範造就一座不論是誰都能隨心所欲的罪惡之都,因為這座城市的一切規範全都建築在罰金之上,在當時殺一個人的罰金也不過是普通工人三個月的工資而已,而號稱最佳待遇與最高工資的美夢之下所隱藏的,則是政府高達百分之八十的重重稅金。
 
古魯瓦爾多自認自己的脾氣耐性並不好。只是他沒想到比他稍有耐性的古斯塔夫,最終卻會因為一句『在吾看來你只是個半吊子技師』而惹來殺身之禍。他親眼看見古斯塔夫的頸子被人劃出一道可怕傷口,鮮血噴濺到眼前所見的一切事物之上,而那個殺害古斯塔夫的人也才不過繳交了在當時只夠吃兩周飯的罰金。甚至,對方還讓人把古斯塔夫的屍體隨便丟到城外的一處荒地,是古魯瓦爾多漏夜把這副身軀帶回來的。
 
一切來得太過突然。他還記得那天早上才剛跟古斯塔夫約好當晚要一起去好好吃頓飯。那個總是督促他別在上班打瞌睡的同事,那個戀人,就在轉瞬之間成了這副模樣。
 
搞屠殺過分嗎?站在無辜人士的立場確實過分。可對古魯瓦爾多來說,任憑這種制度惡化下去的所有居民全都是共犯,所以全都死不足惜。
 
「……我累了。想睡一下。」古魯瓦爾多倚靠著棺木,感覺就像當初靠在那人身上干擾對方工作時一樣。他聽著外頭的雨聲,就像失去訊號的電視那般擾人,可此刻他的眼皮卻像是千斤重般再也睜不開。手裡的防腐工具滑落在地,古魯瓦爾多的身體靠著棺木緩緩倒下,最終成了躺倒在棺木一旁、躺倒在古斯塔夫身邊的模樣。
 
 
 
曾經輝煌的金錢之都,暴雨依然未曾止歇。
 
為人畏懼的嗜血劍士,從某個夜裡開始便不曾再出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