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 02 ﹝曉全員雜CP﹞













「您好。歡迎光臨。」絕站在門口歡迎著客人,拿上一份名單讓對方點名,「本店新制,要先集點才能和指名佩恩。」他指著名單上的佩恩照片向客人解釋道:「不指名,有機率遇到佩恩,遇到一次記一點,十次才後可以直接指名。」
 
女顧客一臉可惜的問絕能不能偷偷寬容,然後說自己是改制之前就常常指名佩恩的熟客,不過絕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對方。女顧客沒辦法,只好說要不指名看看能不能碰上佩恩,正好從休息室走出來的佩恩就說這單他來接。「這是我的集點卡,預祝小姐能早日集點完成。」他給對方一張蓋了一次印章的集點卡,安撫般地笑了笑。
 
事實上,佩恩主動接下這名顧客是有原因的。曉的座位安排是用只比沙發略高一些的隔板分隔出小小的私人空間,在座位區共有九個這樣的小隔間,隔間內的沙發統一面向最前方的舞池。佩恩帶著女顧客來到最後頭的隔間,親切為對方倒酒的同時,目光則看向在最前頭座位區和顧客大聲談話著的飛段──真不知道那個腦袋不太好使的新人能不能做好阿。
 
「啊哈哈哈哈!那個什麼組長的還真的是白癡啊!」飛段和他服務的女顧客綱手,兩人豪邁的笑聲幾乎要掩蓋掉店內的音樂。他們一人捧著一杯酒大聲談論彼此的生活,時而敬酒時而叫嚷,至今兩人已經喝掉足有五瓶啤酒之多,可絕大多數的酒都被飛段不著痕跡的推到綱手肚子裡了。
 
「什麼啊……你這傢伙根本沒什麼喝嘛!」綱手看著飛段從頭到尾都超過六分滿的酒杯,催促著要對方趕緊把酒給乾了。
 
「不行啊,要是像之前那樣喝得爛醉,又要被角都囉嗦了。」
「角都?哪一個啊?」
 
「我看看啊。」飛段回過頭,目光掃過在場的所有人,最後指著在斜對角、距離最遠的座位喝著酒的角都說道:「就那傢伙,那個一臉嚴肅喝酒的黑色大叔。」說完,飛段嘻笑了下:「別看他那樣,生氣的時候老是發很大的火說要把我給殺了,和工作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綱手瞇起眼睛遠遠打量著角都,「那傢伙臉上是什麼,刺青嗎?」
 
「是線啦。」飛段喝了一口杯中的啤酒,隱忍著作嘔的感受繼續說道:「那傢伙好像發生過什麼重大車禍,身上臉上很多那種縫線,不知道為什麼就沒拆掉啦。我也沒問得很清楚。」說完他忍不住撇過頭無聲地乾嘔了下,酒類的口味令他感到噁心,不管喝幾次都一樣沒得到改善。
 
舞池中央,迪達拉和蠍各自帶著自己的女伴跳著舞,一個步調優雅,一個步調充滿爵士節奏味道。突然,迪達拉一時沒抓好距離,向後連退兩步時正巧把蠍的鞋子後腳也給踩了,他還來不及回頭道歉,蠍就扯著女伴一個華麗轉身、迪達拉的腳趾直直被蠍的女伴腳下那雙高跟鞋的細跟給踩個正著。
 
迪達拉緊咬著牙根,僵硬著面孔死忍著疼對他服務的女顧客說他去一下員工休息室,讓對方先回座稍等他幾分鐘,「我會、馬上回來的……嗯。」死撐著進到員工休息室後,迪達拉立刻扯掉皮鞋襪子,就見他左腳姆指指甲根部的皮被踩掉了一塊,襪子上也沾到了點點鮮血。
 
「迪達拉,沒問題吧?」進來找鬼鮫拿小餅乾的鼬有看見剛才在舞池中央發生的事情,從蠍那麼突兀的轉身動作看來應該是故意的吧,「這裡有繃帶跟藥,你處裡好了再出去吧。」他從架上拿了醫藥箱下來一邊說道。
 
迪達拉上藥的同時回想著蠍剛才那個得逞一般的淺笑,心說這大叔也真是沒度量,不過就是踩掉鞋子嘛,哪用得著發這麼大脾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