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84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刺青﹝蠍迪﹞

  
 
 
 
 
 
 
 
 
 
 
 
一針一針,沾著不同顏色的扎進肌膚,將終生難以抹去的圖案永遠保留在身上。抬手關上蓮蓬頭,蠍步出淋浴間用毛巾擦拭著身體和頭髮,鏡中的自己看上去確實帶了幾分倦色,連續多日的工作果然還是有點累人。左胸上大大的蠍字是作為刺青師傅的他身上唯一的顏色,與其他同行比起來,確實顯得格外不同。
 
迪達拉作為大學生,打工之外的時間多半都泡在專題報告之中,時常能看見他在翻閱有關色彩和視覺藝術的文章書籍,每當蠍結束一天工作回到家時總是能見到那人睡死在電腦前面。
 
今日也不例外。待蠍結束梳洗之時天已微亮,迪達拉就和他剛進門時一樣地趴睡在電腦桌,螢幕電源一閃一閃地叫囂著自己並沒進行正常的關機程序。邁步來到那人身邊,蠍抬手推了推對方的身子,見那人毫無反應,嘆口氣後轉而把人扛進房去了。
 
「嗚……蠍大哥你回來了。」迪達拉半睜著眼睛看了他一眼,說完後翻了個身又沉沉睡去。
 
蠍並不信任別人的手藝,所以他一向不肯讓別人給他刺青。胸前的蠍字是他請人給他打好草稿後,由自己一針一針刺上的。然而這樣的他,在認識了迪達拉之後卻突然興起一個想去刺青的念頭,數天後他也真的找人在自己的耳後刺了個大寫的『D』,過了不久,迪達拉也在他的半脅迫之下於相同位置刺了個『S』。蠍還記得當時迪達拉一邊喊疼一邊嚷嚷的模樣。
 
他看著眼前這個毫無防備的戀人,不止一次想過如果兩人能就此不離不棄該有多好。可他終究是沒能把這句話說出口的。
 
 
 
「蠍大哥身上的刺青還真是越來越多了……嗯。」某夜,迪達拉看著身旁這人鎖骨上那誇張的圖騰刺青,模樣倒還有些類似大張的五爪,雖然這麼說似乎顯得自己有些反應過慢,可迪達拉確實是直到剛才對方壓在自己身上律動時才注意到這圖騰的,「之前不是說不相信別人的技術,所以才不刺的嗎?」
 
「嗯。」蠍只是閉起雙眼,漫不經心的應了聲。
 
在那之後,隨著時間過去,迪達拉發現蠍身上的刺青有越來越多的跡象。從胸口到肩頭,到後頸,到腰間,到手臂,到腳踝,一個極度嫌棄其他刺青師技術的人,卻在這麼多光靠自己一人絕對不可能完成刺青的部位有了永恆的圖案。迪達拉並未察覺蠍有任何異狀,那人一如往常的和自己對談相處,唯獨身上的圖騰是越來越多,多到已經讓迪達拉開始有些畏懼的地步。
 
「蠍大哥別再刺了吧。」
 
那天,迪達拉看著剛從浴室洗完澡出來的蠍,那人頸部動脈處有個明顯剛完成不久的刺青圖騰,是個經過藝術性設計過的『D』字。除此之外,蠍身上的刺青數量繁多到超過身上肌膚的百分之六十,要是再增加下去恐怕真的會很難再找到沒被刺青圖騰肆虐過的部位。
 
「你指什麼?」
「你身上那些。嗯。」
 
蠍擦了擦頭髮,將毛巾隨意扔到一旁,來到迪達拉眼前牽起他的手,使其覆上自己頸間那大大的『D』字,「不喜歡嗎?」
 
聞言,迪達拉皺了皺眉:「別每次都答非所問啊。該不會是看上哪個美女刺青師,所以才特地過去找她刺青的吧。嗯。」
 
蠍俯身將對方抱進懷裡,沒有回話。
 
「喂,你有在聽吧?」迪達拉瞪著埋首在自己頸間的人,抬手正要把對方推開,耳邊就聽見那人如此呢喃道:刺青不會消失。
 
 
 
有個金髮藍眼,總是一臉自信高傲模樣的小鬼,是誰呢?是迪達拉。
有個金髮的高傲小鬼,是誰呢?是迪達拉。
有個金髮小鬼……是誰呢……是迪達拉。
有個小鬼……是誰呢?是……
有個人……是……誰呢……?
 
蠍從睡夢中驚醒,習慣性地轉頭看向身旁──迪達拉還在。
 
他起身到浴室洗了把臉,鏡中的自己仍然是一臉疲憊,刺青幾乎要遍布他上半身的每一吋肌膚。他伸手碰觸自己頸子上的『D』字,原本躁動不安的情緒這才緩緩平靜下來。
 
步出浴室,在確定迪達拉依然熟睡後,蠍重新進入了夢鄉。
 
迪達拉緩緩睜開雙眼,抬手碰觸自己越打越多的耳洞──傷口隱隱的疼,每次打完耳洞的夜晚都讓他難以入眠。卻也唯有這種方式,才能讓自己心中的不安稍稍減弱一點。
 
──唯有透過這種方式,才能明確感覺到自己確實是在對方身邊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