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4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偷窺式戀愛﹝角飛﹞

  
 
 
 
 
 
 
 
 
 
 
最近角都發現有個詭異的年輕人常常在店裡駐足,然後死死盯著他看。
 
那人最常站在書架前假裝看書。光看裝扮應該是附近公司的上班族,最常出現的時間段是中午午休客人最多的時候,每次出現都是走到書架前隨便拿了本書然後正大光明盯著角都看,就連店裡的工讀生都發現了這件事。基於來者是客的原則,就算對方絕大多數時候什麼也不會買,但角都也不好因為這原因就要趕人離開,要是上前詢問的話反而又有種奇妙的氛圍,因此角都始終保持假裝看不見的應對方式。
 
然後某天,那年輕人突然主動來找角都搭話。
 
他拿著一個便當到櫃台結帳的時候故意在便當條碼上放著自己的名片,當時角都也沒多想,就直接把名片還給對方,然後那人突然大喊一句:「我跟角都你能相遇絕對是邪神大人的安排!」
 
角都愣愣地看著他,反問一句:「便當要不要微波?」
 
那人接過微波好的便當時依然一副興奮的模樣,眼底似乎還散發著異樣光芒。角都看著那張名片上頭的資訊,對方果然是附近公司的職員之一,名字叫做飛段。雖然對方不像什麼不善人士,不過因為他的行為實在太詭異所以角都很乾脆地把名片給丟了。
 
 
 
「為什麼笑得這麼噁心……」迪達拉看著隔壁的同事,從好幾天前就這樣笑得跟個神經病似的,整天光是聽到這莫名其妙的聲音就沒辦法專心做事了。
 
「你知道嗎,在我們公司正門對面的便利商店裡有個超帥的大叔店長。」飛段邊說邊把玩著剛從便利商店買回來的咖啡,這杯可是角都親手為他﹝按下按鈕讓機器﹞泡的咖啡,「以前都沒注意到,前兩天去的時候看到那大叔幫工讀生妹妹抱起好幾箱東西,模樣真的是超帥的啊
 
印象中那家店的店長又不是什麼瘦小的體型,要說抱不起來也太誇張了。迪達拉邊想邊喝了口茶水,不忍心戳破同事的少女心妄想,「有興趣的話就去認識一下啊,要是晚了說不定就沒機會了。嗯。」
 
「角都他肯定也對我有興趣的吧!」飛段訕訕地笑了,迪達拉一聽差點沒被嘴裡的茶水嗆死,「那天我問他『角都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啊』,然後角都就說是像﹝很﹞我﹝普﹞這﹝通﹞種﹝的﹞類型喔。今天下班之後我還想去和他敲定約會日期,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
 
迪達拉毫不猶豫:「絕對不要。」
 
「哈啊?為什麼?」
 
「陪著男人去約另外一個男人,跟個傻子似的。」迪達拉邊說邊回憶,坦白說角都這名字讓他有點耳熟,感覺好像聽某人提起過,「而且這種事情你自己去就行了,沒必要把我也扯進去吧。嗯。」
 
「不行啊,要是我自己去的話,一看到角都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啦。」飛段邊說邊趴上兩人座位間的隔板,看著那個正在注視著螢幕上的表單的人:「就算和我去也無所謂吧,身為男人就別囉嗦了!」
 
「不要,我才不幹。」
「只要陪我進去就行了啦!」
「不要。嗯。」
 
──「你們在說什麼啊。角都什麼的。」
 
一旁,蠍正好經過,聽見熟悉的名字便靠過來參與話題。飛段簡單的說明前因後果後,蠍反常地表現出一副很感興趣的模樣:「喔?這樣的話我也去吧。」
 
「蠍大哥你也去?」迪達拉一臉驚訝地看著對方。
 
「去啊。」他邊說邊把幾個文件夾分別丟到飛段和迪達拉桌上:「工作做完才准去,尤其是你,飛段。」說完,他頭也不回地走進辦公室。
 
 
 
『要是來的話我就付你一天的營業額喔。』
 
角都看著身邊雀躍不已的飛段,至今還是覺得自己太容易被金錢煽動了。蠍做為自己的大學同學,果然是最懂自己性格的那位,雖說他一看到飛段就已經心生警覺,但當蠍站在飛段後頭以唇語告訴自己來了有錢拿之後,他還是忍不住點頭答應了。
 
陪個小夥子四處走走倒也沒什麼,反正就是個有點幼稚任性的大男孩--原本角都以為這筆錢會很好賺,沒想到飛段這傢伙除了年輕幼稚任性之外還很愛胡亂解讀自己的話。
 
「角都之前不是說了喜歡我這型的嗎。」當飛段一派輕鬆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角都真的很想一把掐死把自己騙來的蠍。
 
過程其實也就相當單純。原先因為飛段詭異的偷窺舉動讓角都一直覺得這趟出遊大概會有什麼超展開,但實際和飛段相處過後,他發現飛段這人不過就是智商略低、不太會用大眾化方式的邏輯去進行思考而已,尤其當飛段一臉認真地騎上投幣式搖搖馬說他要坐的時候,角都更加確定了這個想法。
 
「這是什麼?新上映的嗎?」
「昨天剛上映的吧。」
 
飛段緊盯著新電影的宣傳海報,上頭說明這是部以戰爭為主軸的片子,光看海報風格判斷內容應該是包含了一些愛情情節。角都見對方似乎很感興趣的樣子,就上前買了兩張晚場票券。
 
簡單吃過晚飯後,兩人進了戲院。內容就如海報上的一樣,情節主要在敘述戰爭的殘酷與生存不易的艱難,家庭被戰爭無情摧毀的內容讓觀眾看得連心思都跟著沉下來。對於這種情節早就見怪不怪的角都並未沉醉其中,他更在乎的是這部片子的爆破場面這麼誇張得用上多少錢。
 
劇情緩緩進入高潮。男主角抱著妻子在戰火中央仰天痛哭,他後悔著自己沒能守住最親愛的人,也痛恨這個高壓統治導致民變的政府。這時,角都發現身邊人無意識地往自己靠近,於是他轉頭一看,發現飛段竟然睡著了。
 
「內容還真不錯啊~」當兩人出了戲院,飛段邊伸懶腰邊說道。
 
「你不是睡著了嗎?」
「後面是睡著啦。」
 
角都看著依然盯著電影海報的飛段,果然還是不能理解對方的思維邏輯。飛段看著海報上和妻子相擁的男主角,眼底並未有過多情緒:「既然這麼痛苦的話乾脆別回去找老婆了嘛,幹嘛白白讓自己一邊想念妻子一邊難過。」
 
「和至親分離的話,或多或少都會思念吧。」角都邊說邊看了下時間,差不多該各自回家了。
 
當角都抬頭準備和飛段道別時,他聽見那人一臉理所當然地說道:「思念就應該開心吧。我想到角都的時候可都是很開心的喔。」飛段邊說邊看向角都,露出一抹真心的笑。
 
角都看著那人,突然感到有些彆扭,「是嗎。」他轉頭迴避對方的視線。
 
 
 
「真是……混帳老闆,害我午休時間都減少啦。」飛段邊抱怨邊衝出公司大廳,心說午休時間只剩下半小時,這樣能和角都說話的時間也變少了。當他進到便利商店,裡頭的午餐人潮早已散去,櫃台的角都一見到他便將一杯早已冷卻的咖啡遞到他的手裡,「唉?這什麼?」
 
「今天來比較晚啊。」說完,角都回身繼續整理著菸盒。
 
飛段愣愣地看著手中這杯咖啡,抽出口袋中的原子筆往隔熱墊上寫了些什麼後,抬手拆下隔熱墊並將其放上櫃檯:「涼掉的咖啡才不會燙手啦!」說完,飛段突然轉頭往店外狂奔。
 
角都看著那人丟在櫃檯的隔熱墊,上頭的是一串歪七扭八的電話號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