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9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09 ﹝曉全員雜CP﹞












 
「這就是老大想出的方法嗎。」迪達拉看著幾乎完全被大改造過的店內擺設,明明前一晚下班前還是原本的樣子,真不知道半天時間要怎麼弄得完全不一樣。原本的小隔間擋板已經被完全撤除,沙發座位成了開放式模樣,原本的舞台被撤除並改裝成私人隔間,隔間內有著寬敞的沙發與音樂設備。
 
「聽說是角都安排人弄的。」一旁的蠍邊說邊打了呵欠,看上去前一晚似乎沒妥善休息,「裡頭的空調開得很強,看那設計就是故意要讓我們在隔間裡想辦法創造營收……要是待得太久應該會生病吧。」
 
迪達拉聽著對方有些沒頭沒尾的幾句話,心說怎麼感覺今天的蠍有些不大一樣?
 
 
 
當晚,一如蠍所猜測,外頭的開放式空間主要用來減弱原本的一對一模式,讓情況變成一對多的自由式互動,內部獨立包廂則用以讓提出高價或是進行高額消費的顧客進行一對一單獨式互動。新制度一開始就得到不錯的反應。有不少常客都認為這種自由式互動能夠增加和所有曉成員進行接觸的機會,看著成員之間的互動也覺得相當有趣,並且願意為此進行二度消費。
 
迪達拉和女顧客進入私人包廂,那人身上濃濃的香水味讓迪達拉感到相當不適。
 
過程也就是普通的應對和接待。對方和迪達拉說了許多自己在工作上的趣事,也有和同事下屬吵架的事件,說著說著又和他扯到了關於自己前男友的往事。這名女子為了和迪達拉單獨談話花了不少錢,迪達拉深知這點,順著對方的意思陪喝酒的同時也不斷附和對方的話語。
 
可在聊天的過程中,迪達拉感到越來越不對勁。
 
不知為何,他感受到自己的左胸正在躁動不安,發燙著一路從胸口燒到喉頭。他嚥下一口加了不少冰塊的酒液,卻無法減弱這種不適感。雙手掌心緊貼著冰涼的玻璃杯,齒間止不住地打顫──迪達拉能清楚感受到自己體內有什麼正在蠢蠢欲動。
 
故作鎮定地將杯中液體一飲而盡,迪達拉無意識的喘息起來,他顧不得一旁女子投射過來的關切目光,又倒了杯酒、加入幾顆冰塊後再度一飲而盡。
 
……好乾。好像整個人都要燒起來似的難受。
 
「請問……」女子看著反常的迪達拉問道:「你還好嗎?」
 
迪達拉抬手剛要說自己沒事,掌心一離開玻璃杯就見原本好端端的縫線被異物硬生生扯斷,撕裂的一角中有個類似舌頭的肉塊蠢蠢欲動。與此同時,他感受到左胸不明原因地異常劇痛,彷彿有什麼人正死死掐住他的心臟不放。喉頭燒燙得幾乎無法言語,疼痛從掌心蔓延至心臟,迪達拉緊咬牙根意圖強忍住這幾乎要逼死人的難受。
 
──可他終究還是做不到。
 
迪達拉手中的玻璃杯摔落在地。他抓狂般地大叫起來,兩手死死按住胸口某物不讓失控。女子見狀嚇得奪門而出,離包廂入口最近的角都回身就是一句:「飛段!疏散所有顧客!」
 
飛段一時反應不過來,瞪大雙眼就是一個字:「啥?」
 
離包廂第二近的鼬最先做出應對措施。他問也不問就站起身對所有在場顧客致上最高歉意,佩恩接在他後面對著眾人深深一鞠躬並且阻止想進包廂一探究竟的其他人士,兩人與角都以極快的速度對店內進行疏散,絕則在入口處熟練地發放折價券與酒類兌換券藉以安撫顧客。
 
蠍一進入包廂便看見在地上痛苦打滾的迪達拉。後者左胸處有個人嘴形狀的東西誇張地活動著,從唇瓣到齒痕都能透過單薄襯衫看得一清二楚,大大的舌頭不斷舔弄迪達拉的外衣,接著猛地掙脫襯衫鈕釦伸了出來。而迪達拉雙手掌心原本的縫線是全數斷裂,分別各有一張嘴大張著像是要討食一般。
 
蠍邁步跑回員工休息室,在醫藥櫃中找到佩恩另外存放的備用藥品並從中挑出迪達拉經常服用的藥物。正當他回過頭要拿過去讓迪達拉服用時,就見佩恩趕到休息室門口並對他說了句:「調查一下迪達拉今天服用的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