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11﹝曉全員雜CP﹞

















 那是一場在彼此之間互相熟識的黑市商人之間進行的派對。
 
主辦人是個專門進行禁藥走私的商人,經常以特殊管道取得禁藥或是罕見疾病藥物後再以高價販售給需要的人,藉此牟取暴利。昏暗燈光與震耳欲聾的音樂聲響,空氣中瀰漫著酒氣與毒﹝和諧﹞品氣味,互不熟識的男女在氣氛、醉意或是音樂的引導下變得忘情忘我,各個都迷茫著任由動物本能引領自己。
 
主辦男人搖搖晃晃走進廁所,小便時身後也有個沒見過的生面孔走進門。
 
「小哥,玩得開心不?」主辦男人半睜著眼問道。
 
「這派對確實好玩。」那人站在主辦人身邊,雖說應了聲卻並未如廁。後者心說該不會對方就是專程來找自己討貨的?便張口又丟了句『這種場合別談生意』,可對方卻笑了笑,說:「這次可不是生意。」
 
這話一聽,主辦人就愣住了,要不是生意的話找自己要做什麼?他轉頭看向對方,模糊的視線還分辨不出對方的來歷,只能隱約瞧見那人一頭橘色短髮和有些熟悉的嗓音:「小哥……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
 
只見橘髮男子抬手將什麼指向了主辦人,將其抵住那人的額頭。
 
「我叫佩恩。」語氣堅定,不容反駁:「是神。」
 
 
 
「這麼一來又能省下不少開銷了。」角都計算著佩恩帶回來的藥物數量,要是妥善保管的話至少足夠他們服用兩個月左右,這段時間省下的錢幾乎有總支出金額的百分之五十以上。
 
鼬看著桌上可觀數量的藥物,對於來源大概也有了底,「後續處理沒問題嗎?」
 
「監視器沒錄下我進出的樣子,現場也弄成舉槍自盡了。」佩恩對此並未感到過多罪惡,盡管到最後還是不知道對方將迪達拉的慣用藥物從『抑制』換成『刺激』的動機,總之既然讓人付出代價了就算了,「要是他的背後有人指使,至少他現在明白曉不是好應付的對象,往後要更加小心行事。」
 
「刻意讓對方小心出手的理由是?」小南問道。
 
「我們需要更多時間做準備。」佩恩看著各式所需物品的準備情況,距離目標還有相當長遠的一段路要走,「現在就讓他們恣意妄為,不用一個月就會被高調襲擊,但現在這情況說明我們還有還手的餘力,如此一來對方就不會在摸清我們底細之前貿然出手。那些人的思維模式我很清楚。」
 
當晚,曉照常營業。生意並不受到迪達拉事件的影響,最多就是當日目擊的顧客會稍微過問幾句,而那天近距離看見迪達拉嘶吼的女士,佩恩也從VIP名單中找到對方的聯絡電話,親自打電話過去慰問關懷幾句後就輕鬆解決了。
 
「那個……我帶了個小禮物要送給蠍先生,不介意的話請收下。」
 
一名女子嬌羞的遞給蠍一個精美禮物盒,在經過對方同意後,蠍現場便拆開了外包裝。裡頭的是一個精美的金髮人偶,全身上下有眾多關節而能做出許多普通人偶無法做到的動作,舉凡盤腿或是部分瑜珈動作都難不倒。蠍仔細端詳著這個人偶,對此其中的機關突然有了興趣。
 
迪達拉遠遠就看見蠍對那人偶愛不釋手的模樣,心說像那種無聊的東西有什麼好玩的,與其送個人偶不如送吃的還來得靠譜些。不過回過頭來說,那是蠍的常客送他的禮物,和迪達拉自己又有什麼關係了?如此想來,迪達拉一下又收回目光繼續和顧客應對去了。
 
此時,在迪達拉不遠處的阿飛突然朝他喊了一句:「前輩的愛慕之心跑出來囉。」
 
「吵死了阿飛!」迪達拉轉頭朝他丟了一記眼刀。
 
蠍被阿飛的那句話拉回注意力。他抬頭的瞬間正好和迪達拉對上眼,而後者立刻一臉尷尬地撇頭又看往其他地方,像是怕被蠍發現到什麼似的不敢直視他的目光。
 
這天店裡結束營業後,因為住所就在隔壁的緣故,原本迪達拉都會讓蠍順道載回去,可這次迪達拉卻說他要自己搭車回家。
 
「老大說了要兩人行動。」
「不過就是回家路上分開而已,就算──」
「別和我鬧。」
 
蠍的目光一下子犀利起來:「我一向沒什麼耐性。」
 
「像蠍大哥這麼沒耐性的人,果然只有人偶這種沒藝術感的東西才能引起興趣。」迪達拉說完吐了吐舌頭,語調酸溜溜的:「像那種一輩子長得都一樣的東西完全沒任何美感,硬梆梆地還不如一根木頭實用。嗯。」
 
「喔?」聞言,蠍哼笑了聲:「這麼說來,今天拿到手裡的人偶長得和你可像了。你的意思是說你這人沒藝術美感?這種事情我當然知道。」
 
一聽見對方拿自己和人偶做比較,迪達拉馬上暴跳如雷:「我跟那種醜死人的東西哪能比較!蠍大哥你的眼光從來沒有好過,家具跟服裝全都像個老人一樣,我才不承認自己像那個破爛人偶!嗯!」
 
見兩人又要吵得不可開交,佩恩又是出來打圓場然後讓兩人趕緊回家休息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