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84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16﹝曉全員雜CP﹞

  
在他和端著空盤回來的絕擦肩而過的同時,那人對迪達拉說了句:「六號桌那裡。」
 
「六號桌?」迪達拉轉頭看向不遠處的六號桌。只見一個豐滿的女人微傾著身子,一手端著高腳杯,另一手則按在蠍的膝蓋上,那動作很明顯就是故意要把自己的豪乳往蠍的眼前送。蠍只是淡定的喝了一口杯中美酒,緩緩將身子往女人的相反方向挪了點,而後那女子又是往他的方向靠近了些,眼看那對呼之欲出的雙峰似乎就要碰上蠍的胸口了,「這種東西可以躲開的吧……前兩天還把話說得這麼好聽,那個混帳大叔!」
 
心說明明前兩天蠍還曾經陪著自己看了他根本沒多少興趣的煙火秀直播,那時迪達拉還稍微有些小感動、相信蠍是真的對自己用了不少心思,結果一回頭就看見他跟那女人在那裡你進我退。一下子也想不出什麼方法,於是他索性扭頭回到休息室把手上餐盤一丟、制服一套,轉身邁進六號桌後的沙發並在那女人身邊就座:「對女士的邀請這麼冷淡,蠍大哥你也太沒情調了。嗯。」
 
蠍看著迪達拉身上那件只扣了上腹處兩顆鈕扣的襯衫,微微地挑了下眉。
 
「這不是剛才的服務生小弟嗎?」女子放開原本搭在蠍膝上的手,改為伸出食指輕勾著迪達拉大開的衣領:「像蠍那樣冷酷的類型特別讓人有想攻略的衝動呢……不過,我也真是很久沒遇到會主動勾搭上來的男人了。」
 
迪達拉伸手摟住女子的腰,讓兩人的身子靠得更近些,「一般來說我也都是等著女孩子主動啊,畢竟被投訴說偏心的話可是會被老大唸的。嗯。」
 
女子將手伸入迪達拉的襯衫內,輕撫著他的肩頭:「吶,包你一晚要多少錢?」
 
迪達拉都還來不及回話,蠍一把扯住迪達拉摟在女子腰上的手,接著猛地把他整個人拉起身:「包飛段會比較便宜。」說完,他轉身拉著迪達拉進了廁所,留下一臉錯愕的女子愣在那裡。
 
 
 
「誰允許你穿成這樣的。」蠍把人推到牆邊,兩手抱胸的看著對方身上那件幾乎沒有任何遮掩作用的布料:「絕可沒有跟你一樣服務顧客服務到身體去。」
 
「真要說起來都是蠍大哥的錯吧,居然隨便那女人在身上蹭來蹭去的。胸部都快掉出來還不知廉恥的一直貼過去,可別跟我說你完全沒注意到。嗯。」迪達拉伸手拉回幾乎要被女子脫下的襯衫,坦白說他剛才真的覺得角都會為了錢不顧規定讓他出場服務那個瘋女人。
 
聞言,蠍哼笑了聲:「你是在羨慕那女人的胸部嗎。」
 
「誰會羨慕那種東西!」
「就算你平胸也無所謂,我不在意那種東西。」
「就說了不是那樣!嗯!」
 
迪達拉邊說邊扣好衣領,總感覺剛才蠍的視線一直落在自己胸口,光想就覺得很莫名其妙,「我對那兩塊脂肪才沒興趣。嗯。」
 
「既然這樣,那就別隨便在別人面前脫衣服。」蠍抬手為對方整理了領口,然後把最上那一顆鈕扣也給扣上了,「連我都沒像他那樣摸過你肩膀。等等叫小南讓角都去處理一下,想辦法讓那女人把存款全部喝酒喝掉。」他邊說邊環住迪達拉的腰際,湊到對方眼前邪邪地笑了:「懂嗎?」
 
迪達拉能清楚聞到對方身上的濃濃酒氣,還有不知道從哪裡沾上的菸味。他覺得自己似乎快要被蠍給哄騙些什麼,便扭頭看向一旁轉移了話題:「蠍大哥你還是少喝點吧,催吐傷胃。」
 
這時,外頭有誰開了廁所的門。迪達拉掙扎著要蠍把自己放開,後者卻是一臉無所謂地說什麼也不放。進門的鼬本是直直走向洗手台,一見到緊摟著迪達拉腰際的蠍便立刻停下腳步,停頓數秒後他緩緩轉過身,離開前還說了句:「抱歉,打擾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