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17﹝曉全員雜CP﹞

  
那晚,佩恩在曉結束營業後認真盯著電視節目,一整個早上都沒闔眼。他看著娛樂節目中的主持人如何逗樂來賓、如何帶起氣氛,看著歌唱節目中的藝人如何成為眾人焦點,看著談話性節目中的主持人如何與來賓應對交流。幾乎是所有頻道都給轉了一遍,佩恩甚至忘了自己從下班後就沒碰過水或食物。
 
小南睡了一覺醒來發現那人就和他睡前一樣地坐在電視機前,也沒多問,出門買了飯回來就放在那人眼前。也是直到那時,佩恩才注意到她已經醒了。
 
「午安。」抬手將頻道轉至專門撥放輕音樂的節目,佩恩打開便當看見裡頭的全素食菜色,沒有抱怨,自顧自地吃了起來,「身體有任何情況嗎?」他問。
 
小南搖了搖頭:「沒有。很穩定。」
 
此時的佩恩身上只套了一件薄薄的衣衫,身上的鐵釘形狀透過衣衫變得清晰可見,光是看著就能想像到將鐵釘打入體內時造成的疼痛有多麼驚人。小南緩緩低下頭,手裡的筷子也跟著放下。
 
佩恩注意到對方的不尋常反應,開口問道:「怎麼了?」
 
「其實你真的不用這麼對待自己的。」小南抬手撫著佩恩的耳朵,上頭釘子的冰冷觸感是如此清晰,「這些釘子……打上去的時候肯定很疼吧。」他看著對方異於常人的眼瞳,平常工作時的佩恩都戴著隱形眼鏡,讓自己的雙眼看上去和眾人無異,可一旦失去隱形眼鏡的輔助,佩恩的雙眼就像是漩渦一般空靈而詭異。
 
「和你受到的痛苦比起來不算什麼。」佩恩嚥下嘴裡的飯菜,眼底確實看不出有任何後悔的意思。顏面上的鐵釘讓他能做出的表情變得非常有限,可儘管如此,他還是很努力地為小南擠出一分僵硬的微笑:「我會讓這世界感受到你的痛楚,還有曉的夥伴們的痛楚。」
 
小南看著對方僵硬的神色,心中竟是有了幾分不捨:「那麼,佩恩你的痛楚呢?」
 
聞言,佩恩頓了頓,接著神情又是恢復到平日的毫無情緒,「只要你的痛楚能夠稍微緩解一點,我這方面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累嗎?」
「累。」
「還玩嗎?」
「玩!」
 
為了休假時無處可去的成員,佩恩在曉員工休息室內的電視機下方裝了一台體感遊戲機,結果就變得沒人想下班回家了。阿飛和迪達拉玩得最為起勁,絕、鬼鮫、小南和飛段也會時不時上去和其他人一起玩,鼬、蠍和角都則比較常在他們玩的時候在一旁看或是嘲笑他們的失敗,佩恩則從未親自上場玩過任何一局。
 
他坐在一旁看著正在跟蠍學習槍的使用方法的小南,那生疏的模樣讓他想起自己第一次進行射擊訓練時的場景。他還記得那時自己也是什麼也不會,握起槍都沒秒準好就急著要扣下板機。
 
小南簡單明白槍枝用法後,回頭握住2P玩家的感應器,跟著1P玩家的飛段殺進殺出,那準確度竟是比已經玩上好幾場的飛段還要高上許多。
 
「飛段,你那打法太浪費子彈了。」角都看著一見到敵人就瘋狂扣板機的飛段,在心中默默嘆了口氣,心說還好佩恩不曾讓飛段學過槍枝用法,不然這光是彈藥數量就不知道要準備多少。
 
佩恩看著玩得不亦樂乎的夥伴們,人人臉上都是工作時不曾見過的自然神情,他就覺得自己這台在電玩節目上看見的體感遊戲設備真是買對了。
 
──現在這感覺就像一家人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