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9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19﹝曉全員雜CP﹞

  
 
 
零零三二。這四個數字是蠍的代號,也是他在組織中被人用以稱呼的唯一名字。自幼便接受了組織內的專業訓練,擁有極佳的體能與穩定性,每天進行長達八個小時的射擊訓練讓他熟悉所有曾經接觸過的槍械,生命在他手裡就像是個毫無價值的玩物一般,只要他說死,那個人就必定會死。為了讓這個可怕的活兵器能夠永遠成為組織內的一大財產,研究機構耗費龐大人力與財力進行各種不死之身的研究,最終終於找出能夠取代肌肉與皮膚的良好材質,藉以讓體能與肉體變成絕不退化的永恆狀態。
 
起初進行改造的只有一隻左手。在確定蠍的身體能夠確實適應後,右手與左腿也進行了改造,接著便是面部肌肉與胸腔、腹腔的肌肉組織。研究機構用了好幾年時間才慢慢將蠍改造成半人半不死的狀態,可就在他們即將為蠍進行最後一次的全身改造時,佩恩的叛變讓組織不得不派出蠍去進行追擊。在那次任務之中,蠍體驗到首次的失敗,而他也清楚自己就這麼失敗著回去肯定也是落得成為實驗體的下場,因此他改為幫助佩恩等人逃離並且與之結黨。
 
「組織內最驕傲的實驗品之一,人稱赤砂之蠍的活兵器零零三二啊。」角都打量著眼前的紅髮男人,端這麼看著並不覺得這人有多大本事,可一旦報上赤砂蠍這個名號,知道的人無一不感到畏懼三分,「能夠搞到這種同伴也真有你的啊,佩恩……不,現在要改口稱呼老大了。」
 
一旁的鼬看著不發一語的蠍,心說這人的名號他也聽過不少次,但事實上對於組織內部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這號人物存在,他也始終抱持著疑惑,如今可真是真相大白了。
 
阿飛對於組織內部情況毫無興趣,自然也沒聽聞有關零零三二的事蹟。部分作為純實驗體的成員也從未聽過零零三二這號人物,全曉中對蠍的事蹟有所耳聞的人也不過三人爾爾。佩恩為他把曉的成員們全都介紹了一遍,接著轉頭看向蠍說道:「你也給自己起個名字吧。零零三二不適合你。」
 
對於稱呼這方面,蠍倒是毫無意見:「無所謂,我不介意。」眾人聽他這麼說,也不知道該改口稱呼他什麼,因此多半還是維持著原本的稱呼方式:零零三二。
 
在和曉的眾人們露宿街頭的第一個晚上,天空正飄著細雪。蠍感受不到多少寒冷,只覺得自己沒被改造的右腿變得有點遲鈍。一行人脫離組織脫離得臨時,第一時間還沒辦法取得多少資金,甚至就連買罐熱飲的小錢都得考慮再三,又基於公平起見,眾人只能在暗巷的遮雨棚下圍成一圈,靜靜等待著雪球不再打溼衣服。
 
在這些人之中,蠍最先注意到的是一個金髮年輕人。那人似乎自稱叫做迪達拉,外貌看上去年紀並不算大,他的衣服是所有人之中最為單薄,僅僅穿著一件病患服就跟著一行人跑了出來,而且那人是在蠍之前就加入的同夥,所以他也根本不知道迪達拉為什麼會只穿著這麼一件衣物。
 
迪達拉的身子縮成了一團,齒間打顫的聲音幾乎都要傳進耳裡。蠍低頭看了自己身上這件已經穿習慣好幾年的長大衣,坦白說他一點也不覺得寒冷,也根本沒有穿大衣的必要,這件衣服只是讓他看起來能夠更加融入群眾一點而已。於是他伸手解開鈕扣,將大衣披到迪達拉的身上:「小鬼,別凍死了。」
 
迪達拉讓大衣包裹住身子,整個人縮在大衣裡取暖。他抬頭看向坐在身邊的蠍,嘴角扯出了一抹燦爛的笑:「謝啦,蠍大哥。嗯。」
 
那是蠍第一次聽到有人以零零三二以外的方式稱呼他。也是第一次聽見迪達拉叫他。
 
從那次之後,蠍發現迪達拉始終不曾以『零零三二』去稱呼過他,而且在迪達拉叫蠍叫了許多次之後,曉的眾人也漸漸改口以『蠍』作為他的稱呼。原先蠍在聽見這全新的稱呼時還經常不覺得是在叫自己,可次數一多起來後,蠍也漸漸習慣了這個新的名字。
 
脫離組織後眾人經歷了一段不長的困苦時期,直到佩恩成功透過信賴的舊識那裡取得一筆早先就寄放著的反叛基金,眾人才免於露宿街頭或暫住破屋。而後,曉為了能夠快速取得更多金錢,選擇營業一間以聊天應對為主軸的牛郎店,這也是蠍頭一次用不同於殺人的方式去感受到生命的價值。起先他不懂該怎麼跟女人應對,也不知道該怎麼把話題延續下去,對方和自己說話時也不知道要怎麼樣才算是『做出適當回應』,在費了好一番功夫進行研究後,蠍這才終於抓到一些和女人應對進退的訣竅。
 
並且,不是作為零零三二,而是做為蠍的身分去跟他人進行接觸。
 
直到現在,蠍還是不曾忘記迪達拉在暗巷中第一次稱呼他為「蠍大哥」的模樣。或許迪達拉確實是個又高傲又自大,而且老是瞬間藝術、爆炸藝術的堅持的小鬼,可就算那人和自己有著許多合不來的地方,蠍也確實不曾認真討厭過那人任何一分。
 
即便到了未來,蠍也不認為自己能夠討厭迪達拉到哪裡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