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84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20﹝曉全員雜CP﹞

  
因為受不了家中給的壓力,許多年前迪達拉就已經脫離『家庭』這張保護傘,獨自在外頭自力更生,也從不跟家裡進行任何聯繫。看不慣同事的投機,看不慣上司的無能,迪達拉在組織內的人際關係並不算好,或許更應該說:他並不想和組織內的誰有過多牽連。
 
時有耳聞其他部門的成員接下高難度工作,迪達拉也曾想過自己若是有天能接下什麼重要任務,或許能就此脫離這整天混日子的垃圾部門也不一定。然而事實卻是,所謂的『高難度任務』並不會落到迪達拉所處的低階層部門頭上。
 
「聽說我們組織背地裡還有醫學實驗部門喔?」
 
某天中午,迪達拉在同事那裡聽聞有關組織的醫學實驗部門的事。在那兩人的談話中並未提及什麼特別之處,僅僅說組織額外有這麼一個部門而已,可迪達拉卻在這件事情中聽出了不同的東西──一個專門進行物流貿易的公司,底下卻有個醫學實驗部門?這是什麼不合常理的東西。
 
迪達拉彷彿找到了努力的方向。他花上整整一年時間在組織內進行滲透,藉由樹狀圖的方式間接認識到組織內的高層,並且藉此兩度進行人事異動,逐漸換到較為高層的部門內繼續進行內務支援。
 
在這一年之後,迪達拉終於是稍稍觸及了組織的真面目一點。他隱約明白組織內部的醫學實驗部門事實上卻是專門在進行活人實驗,卻不清楚詳細的實驗內容,於是他又輾轉透過許多層關係,讓自己換到實驗部門進行後台資料整理。最終,他在進行資料整理時藉機查看了內部實驗記錄,發現原來這間表面上是進行物流貿易的公司,背地裡卻是專門進行禁藥開發、毒物開發以及全新病種研究等等,其中也包含人體改造或是精神改造相關的非人道實驗。
 
看著各式各樣不同的實驗記錄,盡管他大多時候只能接觸到一些失敗的研究紀錄,但那些卻是在迪達拉的心裡留下了一顆震撼彈。
 
既然會出現『病菌培養』這種毫無意義的人體實驗,那麼內部一定還有更加瘋狂的活人改造吧?迪達拉看著從眾多紀錄中翻找出的一本關於企圖在人體內加入火藥失敗導致死亡的醫療紀錄,主要實驗內容是希望在人體內加入火藥與引爆方法,藉此將活人變成肉眼與儀器都難以檢測出的活炸藥。他覺得自己在找的東西就是這個了。
 
「這個實驗應該還沒有成功的案例吧?」
 
迪達拉主動向上頭提出希望成為實驗體之一的請願,而研究機構在經過一連串精密的身體檢查後,也以極快的速度核准了迪達拉的申請。
 
手術日期排得很早。迪達拉靜候著手術執行之日的到來,卻在即將進行手術的前夕開始懷疑自己的這個決定是否正確。研究人員已經為他進行麻醉,氧氣罩也已經為他戴上。迪達拉躺在手術台上,意識逐漸模糊的那短短幾分鐘時間,他突然想起自己在這組織裡似乎還沒真正和任何人交心過,一直都是為了達到自身目的才主動去和人接觸。
 
要是這場手術順利完成,就能用自己最能認同的方式迎接死亡。起初迪達拉是這麼認為的,可當他看著手術台上的燈光如此刺眼時,卻又發現自己似乎還對這世界有那麼一點留戀。
 
──或許自己還不想死吧。或許自己沒必要進行這場手術吧。
 
如此想著的迪達拉,漸漸進入了昏迷。
 
 
 
手術出乎意料的成功。研究人員在迪達拉身上裝了三張大嘴,掌心的嘴會吐出白色的爆裂物,胸前大嘴則能讓迪達拉在最後時刻選擇與敵人同歸於盡。眾多研究人員在迪達拉身周圍成一圈看著這最最成功的實驗體,人人臉上都充滿了喜悅。
 
迪達拉看著自己掌心上被縫起的兩張嘴。坦白說他並不知道自己追求的到底是不是正確的。明明努力了這麼久才換來這難以追求的目標,明明經歷了常人無法忍受的疼痛才得到這獨特的才華,明明寧可為了壓抑身上大嘴與爆裂物生產時的不適感而終生服藥,可當看著掌心的嘴時又為何會覺得難受?
 
自己要的不是這個嗎?這難道不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嗎?
 
迪達拉坐在病床上,獨立病房內只有儀器的聲響傳進耳裡。他思索著自己捨棄幾乎一切所換來的這些東西是否值得,卻發現自己始終找不到答案。
 
接著,外頭傳來槍械聲響,研究所內警報鈴聲大作。迪達拉走到病房門邊吶喊著問外頭發生什麼事,另一頭的人卻各自尖叫奔逃。數分鐘後,病房門為人開啟──一個自稱佩恩的男人進入病房,他一手握著槍,身上沾滿了不知道是誰的鮮血,而他的身後還跟了幾個同樣持有槍械的男人。
 
「是迪達拉吧?」佩恩看著他的雙眼,也不等迪達拉回話就逕自說道:「和我走吧,我需要你的能力。」
 
兩句話清楚說明要求和理由,絲毫不拖泥帶水也絕不做作。迪達拉看著眼前這個在顏面上打入許多釘子的男人,這人身上有著他所沒有的領導氣質,彷彿上天在他最迷惘的時刻為他指明道路的一盞燈。
 
迪達拉當即決定要跟著佩恩離開研究所,絲毫沒有任何猶豫。
 
只不過,自此之後迪達拉不曾對任何人提起有關實驗的事情,並在某日獨自到刺青師父那裡利用圖騰遮掩胸前那被縫線牢牢固定的大嘴。沒人過問他決定進行手術的理由,也沒人知道他想進行手術的理由。
 
──就連迪達拉自己,其實也不怎麼清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