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25﹝曉全員雜CP﹞

  
「好久不見了,自來也老師。」佩恩朝對方略點了點頭,然後讓小南坐到自己身邊的位置。
 
過往在組織內時,佩恩的槍法導師便是眼前的自來也,對於各種實際戰術應用上的問題也多半是由自來也為他解惑。盡管兩人的性格大相逕庭,佩恩卻是相當尊重這位從小到大的導師,就算已經反叛,他也並未對自來也有任何一分的不敬重。小南因為佩恩的緣故,曾經和自來也見過幾次面,並且同他一起稱呼自來也為『老師』。
 
三人就坐後,服務人員開始為他們端上餐點。自來也依然是那副毫不做作的自然模樣,對兩人大聲抱怨著組織內的種種事蹟,從新人的錯誤到老鳥的懶散,甚至就連頂頭上司都被他給罵了進去。佩恩和小南聽著對方的抱怨,時而答腔、時而淡笑,很好地享受了一頓美好晚餐。
 
自來也一直刻意迴避一些組織內部情況的話題這點,佩恩也是打一開始就明白,只是他不願意去戳破這得來不易的和平氣氛而已。自來也還待在組織內,而身為曉的首領的他老早就是組織的頭號敵人,就算自來也不願意,收到組織命令的話也很難違抗,因此打從決定赴約的時候他便做足了心理準備。
 
「那時候我還在想,你這傢伙哪可能是監視器上那個臉上打一堆釘子的怪人,沒想到後來把監視畫面放大來看,居然還真的是你啊!」幾杯黃湯下肚,自來也已是面目潮紅。他回憶著佩恩剛反叛時的情景,至今似乎依然很難相信自己的得意門生居然幹出這麼大的事情,「那陣子上頭一直追問你的下落,我才想問他們知不知道你帶著一群人跑哪去了。那時候跟在你後頭的人沒一個好控制的。」
 
小南剛想問自來也是不是指角都與飛段等人,佩恩便在桌下握住她的手示意她別作聲。
 
不久之後,服務人員為三人送上甜點與飲料,算是為這場晚餐畫了一個句點。自來也看著見底的空杯,眼底多了幾分寂寞的神色:「過了今天晚上,下一次像這樣吃飯不知道又得等上多久啊。」
 
「應該不會太久。」佩恩喝了口咖啡,暖流自口腔緩緩被嚥至咽喉,「等這次的事件平息之後,我會先讓其他和我們一起出來的成員得到新身分,然後安排他們各自的生活環境……一切都安排好的話,想過上安穩的日子並不難。」
 
「安排其他成員啊……沒想到在我沒注意的這段時間裡,你也成長成一個可靠的首領了。」自來也抬首與佩恩對視,無聲地嘆了口氣:「照這麼看來,想讓你收手應該也不可能啦。」
 
「自來也老師,您認同組織的作法嗎?」佩恩問道。
 
「不。」他哼笑了聲:「認不認同跟聽不聽從,很多時候是不能分開的。這社會有著其他更黑暗的層面是你們不曾見過,和那些肉眼看不見的計謀比起來,這組織的作法已經算是相對溫和了。」
 
佩恩看著對方緩緩放下空杯的手。在自來也手中的杯子碰上桌面的同時,佩恩聽見對方輕聲呢喃了一句:「抱歉了啊……」
 
──『砰!』
 
子彈射穿了玻璃,也打穿了某人的頭顱。佩恩始終按在腰間那把槍上的手,終究還是又放下了。
 
「放杯子是那傢伙的暗號,所以我就出手了。」蠍在遠處的高樓上以耳麥對佩恩說道,他的腳邊還躺了一個自來也原先安排的狙擊手。
 
聞言,佩恩緩緩閉上雙眼,靜默地祈禱著希望那人得以安息,「辛苦了。」外頭不可能沒人聽見槍響,卻也沒人進來查看,可見自來也早已買通了這裡的所有人吧。他曾做過多次假設,猜測過小南可能會被當成人質脅迫投降,也猜測過自己恐怕是避免不了和自來也之間的對決,晚餐途中佩恩曾多次打算直接向對方正面宣戰,可面對那個一直以來的尊敬長者,佩恩仍是無法爽快地痛下殺手。
 
或許對方這次前來確實是出自要殺死佩恩的本意,或許對方只是收到組織的命令而不得不執行,或許對方是故意選擇這種一定會被佩恩看穿的方式去避免傷害到自己的學生。在這場晚餐進行時,佩恩無數次思考過可能合理的解釋,唯一能確定的卻只有自來也直到暗示狙擊手開槍前仍然猶疑不定。
 
他和小南站起身,最後一次看著那人逐漸轉為冰冷的軀體。
 
「……再見了,老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