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28﹝曉全員雜CP﹞

  
絕看著坐在身旁的這個男人,盡管隔著一個面具,他依然看得出這人確實是發自內心不把這筆錢放在眼裡,而非並未經過深思熟慮的衝動之舉。印象中阿飛只是原組織那裡的基層小職員,如果只是那麼一個默默無名的平民,怎麼可能會把這麼大一筆天價當成兒戲?
 
一旁的迪達拉早已沉不住氣,他把阿飛叫到角落之後對著那人就是一頓毒打,只差沒把對方的頭按在牆上掄他個千百遍。
 
眼看拍賣會就要進入尾聲,在最後一樣商品的競拍結束後,所有得標者就得上前繳錢領貨了。到底該讓阿飛上前抱了東西就跑,還是該拖延時間讓佩恩他們過來大鬧一場?怎麼辦?怎麼辦!
 
 
 
車內眾人嚴肅地板著面孔,他們很清楚在拍賣會場鬧事的後果。
 
「進去之後,能不殺人就不殺。只要能把東西帶出來就夠了。」佩恩進行著最後一次的槍械檢查,早在迪達拉等人進入會場之前他就先讓角都把之前準備的所有武器都備著等待,只是他沒料到這下下之策終究是遇到了用上的一天。
 
負責開車的蠍不顧暴雨濕滑的路面,大大超速之餘還完全不顧紅綠燈,在馬路上飛馳的車速讓旁人倒抽一口涼氣。待到了拍賣會場,蠍急急踩下煞車並扯開安全帶,舉槍上膛後率先開門衝下車。與此同時,會場大門為人開啟,蠍回身將槍口對著大門──出現的卻是抱著玻璃盒衝出來的阿飛。
 
「蠍前輩別開槍啊!蠍前輩~!」阿飛抱著懷裡的玻璃盒狂奔過來,在他身後的則是迪達拉跟絕。三人身後並無追兵,看上去並不是強行奪走藥材離開的。
 
角都看著那人懷裡的卡爾托蘭之花皺了下眉:「你們競拍買到的?」
 
「那笨蛋喊了十五億拍下來的。」迪達拉大喘著粗氣,心說他在看到阿飛自作主張跑去找拍賣負責人談話時還以為對方會直接搶奪藥材走人,沒想到兩人對話幾句之後,阿飛交給對方某樣東西,接著就抱起玻璃盒狂奔起來,而且那負責人也沒出聲攔阻,就這麼讓他把東西帶走了。
 
「老大,這是你要的卡爾托蘭之花!」阿飛將懷裡的玻璃盒遞給佩恩,裡頭的花朵是被好好固定著的,並未因為阿飛的莽撞而受到半分毀損。佩恩接過盒子,眼中難掩錯愕神色,他抬頭剛想問阿飛究竟是用了什麼手段才得到這個天下僅有的珍貴藥材,就見那人突然壓低音量說了一句:「快回去救人吧。」
 
聞言,佩恩將到嘴邊的話語吞了回去。對於阿飛的能力他並不清楚,可卻依然讓這個身分不明的男人跟著他一起背叛了組織,這個一直以來都被佩恩默默觀察著的男人,如今卻是幫了大忙。他抬頭看向那人隱藏在面具下的單眼,將心中的話語簡化為短短兩個字:「謝謝。」
 
 
 
「吶。」
 
當結束了拍賣會的事情,阿飛正準備打開自家大門時,一旁不知何時跟著他上樓的絕開口叫喚了他:「你不是什麼小職員吧。」
 
聞言,阿飛笑了笑,「你在說什麼啊,我就算在以前的組織那裡也是基層員工而已喔。就算你們在曉裡是大前輩,這樣懷疑人也是不行的。」
 
「那十五億可不是什麼辛巴威幣喔。」絕微偏了偏頭,心中的某個聲音告訴他『阿飛絕不如想像中的這麼簡單』,而他也確實不覺得眼前的男人真如他自己所說的那麼單純,「沒看你開過槍,也沒看你有什麼突出的優點。老大應該不會讓一個普通的小人物跟在他旁邊才對。」
 
「是嗎。」阿飛低頭看著自己手裡的鑰匙串,將大門鑰匙插進孔內:「其實我還挺好奇……在思考這些的是你呢,還是你心裡的那個你呢?」語罷,阿飛抬頭看向依然面無表情的絕,他的神情被面具給隱藏,無人知曉他是抱持何種態度說出這段話。
 
絕沉默地看著他,沒有回話。
 
兩人對視許久之後,阿飛又是大笑起來:「哎呀~絕前輩你別老是這樣板著臉孔阿,小心到時候變得跟老大一樣做不出表情喔!雖然你的臉上沒那種醜醜的釘子啦!」語罷,他一邊打哈哈一邊進了家門。
 
絕看著那道緊鎖的門,緩緩垂下了眼簾。
 
──在這裡的是自己,還是心裡的自己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