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29﹝曉全員雜CP﹞

  
佩恩正和角都商量著反叛事宜,沒想到牆邊不知何時殺出了個小職員,而且還可能已經把整個討論內容都給聽了個徹底。角都以眼神示意佩恩,那充滿殺氣的目光大有要直接宰人滅口的意味,後者並不著急,他轉頭看向那名戴著漩渦面具的男人問道:「你是誰?我怎麼沒見過你。」
 
「佩恩前輩真是健忘,我是阿飛啊。阿飛。」那人做出了個像是八婆聊八卦那般的擺手手勢,見佩恩還是想不起他,他便又接著說道:「就是在你直屬部門下面那個,每天早上都會去給你下屬們泡茶的阿飛啊。」
 
每天給自己下屬泡茶的阿飛。佩恩思索了下,還真的想不起自己的部門裡有這麼一號人物,總之他花了點功夫把話題帶開並且支開角都後,那名自稱阿飛的男人卻是主動提及了兩人方才的談話:「這麼說起來,佩恩前輩你好像對組織很不滿啊。」
 
「你聽見了多少?」
「什麼多少?大概就是不多不少的內容吧。」
 
見對方似乎打算就這麼和自己周旋下去,佩恩最終選擇了最直接了當的做法:「既然都知道了,你就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跟我們一起反叛,二是留在這裡被角都當成實驗品。」面對這麼一個不定時炸彈,佩恩認為將對方帶在身邊是最好的解決方案,就算哪天這人突然對計畫構成阻撓,要想收拾也得人在身邊才能立刻處理。
 
反叛的過程也就這麼簡單。佩恩在組織內掀起騷動,帶著幾個成功的實驗品跟數名組織高層強行突破,然後脫離了整個組織的掌控範圍。坦白說一開始阿飛以為佩恩口中的『反叛』只是從這個組織把重要商業機密帶到另外一個組織,由於聽上去是件挺好玩的事情,所以他也沒想太多就一口答應下來,一直到佩恩要眾人注意點、別賠上性命時,他才注意到事情其實不如他所想的這麼簡單。
 
一大群人在組織內殺出血路,一大群人在街頭流浪,一大群人在屋簷下躲雪,一大群人透過佩恩的資金莫名其妙地經營起牛郎店。這些第一眼看上去都像凶神惡煞的人,聚在一起企圖做出一些常人不可能做到的事,而絕大部分他們也確實做到了。
 
這些人中有信奉邪教的不死研究完成品,有視錢如命的生物學家,有愛護弟弟的重症患者,有能自行生產炸彈的藝術家,有在法律上並未持有正式身分的殺手,有失敗的精神改造實驗體,有在身上打入釘子用以告誡自己的革命家,有盼望著容身之處的魚人,有無條件支持戀人的癡情者。這個幾乎是由社會邊緣人組成的小團體,讓阿飛看見了不一樣的世界。
 
阿飛並不缺錢,他其實不需要待在組織幫忙做送茶之類的雜事。他原先只想找些有趣的事情做,原先只想透過佩恩找到一些不同的樂趣,但和這些人朝夕相處之後,他卻發現自己在追求的東西其實也就那樣而已。
 
一群人在店裡喝得爛醉。一群人在休息室裡打牌聊天。一群人對著電玩大吼大叫。一群人在大賣場把東西弄得一團糟。一群人一起抱怨團體訂購的便當難吃。一群人一起面對性命攸關的問題。一群人一起死亡,或是一起全身而退。
 
這些人說白了就是宛如過街老鼠一般的存在,要是把他們捉回去組織肯定可以拿到一筆不少的獎金。起初阿飛還想看看這群人什麼時候會死在街頭,但隨著相處的時日變多,他卻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和這些或許在法律上根本不具有國民身分的傢伙們朝夕相處。
 
很多時候他以為自己在作夢。更多時候他發現自己真的不是在作夢。
 
成為曉的一員,阿飛發誓自己真的找到了『樂趣』以外的生命方向。和這些人在一起或許不安全,或許隨時可能被人奪去性命,但他確信自己會因為這理由而更加努力去讓自己在未來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保持著快樂。
 
這麼想著的他,面對那個在拍賣會上那個不斷和絕競拍的黑土,他知道曉負擔不起這麼高額的藥材費用,但他也知道自己還留著由家族繼承而來的大筆遺產。
 
──金錢這種東西,很多時候是買不到想要的東西的。所以,在金錢能買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的時候,就更應該要放手去做才對。
 
阿飛看著台上的拍賣會負責人,舉起手大聲喊了一句:「十五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