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4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31﹝曉全員雜CP﹞

  
「角都已經做得很明顯了,只是飛段一直沒發現而已。」鼬邊說邊將外套的拉鍊拉至最上頭,天氣逐漸轉冷,寒風讓他的呼吸道非常不適。
 
「我可不覺得明顯。」迪達拉立刻出言反駁:「角都那傢伙老是滿嘴錢,腦袋又跟個老頭一樣不知道變通,之前去賣場的時候還一直把飛段要的東西丟回架上,完全不像對他有意思的樣子。嗯。」
 
聞言,蠍哼笑了聲:「當初你也覺得我做得不明顯吧。」
 
「蠍大哥那哪裡明顯,根本沒人看得出來。」
「要是跟飛段差不多智商的話的確會看不出來。」
「……我跟飛段那笨蛋才不一樣,嗯!」
 
兩人剛要吵起架來,絕馬上出言插話:「他們走進去了。」
 
眾人轉頭一看,角都帶著飛段進入的地方是──遊樂園。
 
 
 
「角都你快來看!這鏡子會變形!」
 
飛段站在不同的哈哈鏡前擺出各種姿勢,看著鏡面將自己的身形扭曲成各種模樣。坦白說角都還真沒料到這趟出遊所花的錢比他想像的還要少上許多,除了門票以外到現在還沒真正花過半毛錢。雖說他不否認自己有刻意避開那些需要額外付錢的遊樂設施,但飛段總是對那些免費的東西有興趣這點也是事實。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角都一直覺得他們後頭有坨黑影死死跟了過來。
 
「喂角都!你看是噴泉!」
 
回過神來,飛段一邊大叫一邊往某處飛奔過去,等角都發現時那人已經一頭栽進大型噴水池裡面一動也不動,「飛段,別鬧了。快起來。」他站在池邊看著那個幾乎跟浮屍沒兩樣的幼稚鬼,旁邊還圍了不少人也跟著往池內看。
 
「吶,角都。」飛段猛地抬頭看向他:「你說我這樣像不像泡在玻璃缸裡?」
 
聞言,角都仔細把對方和過去在作為實驗品時被扔在水缸中的模樣進行比對,良久後才開口回應道:「要是內臟跟手腳都沒了的話倒是挺像。」
 
飛段大笑著朝他潑了水,爬上池邊時全身的衣物全都滴著水,角都就讓他把鞋子跟上衣脫了披在旁邊的長椅上等晾乾,可飛段卻大叫著說很冷、怎樣都不肯脫掉衣服,角都沒辦法,卻又想不到好的解決方式,就只能站在那裡看著飛段冷得發抖。
 
「這種時候就應該要把自己的外套借給對方吧……」小南看著進展不佳的兩人,緩緩地嘆了口長氣。
 
最後,角都在地圖上看見一家專賣紀念品的店面,裡頭正好有販售印有遊樂園吉祥物圖案的T恤與長褲,甚至連襪子都有。兩人進去晃了一圈又出來時,飛段的衣服上就多了個醒目的大熊圖案。
 
好吧,雖然表現得差強人意,至少某方面來說還是算及格。曉眾人跟在他們身後目睹全程,各自在心裡為角都的表現評了分。
 
在那之後,兩人在遊樂園裡走著晃著,唯一使用過的付錢設施就只有一輛遊園列車。後頭分成三個車廂緊跟著的曉眾看著飛段在不大的座位上動來動去,甚至還差點要跳下軌道去跟3D投影的動物搏鬥的模樣,不自覺在心中為角都感到無奈。
 
當晚,遊樂園用七彩的燈光裝飾著整個廣場,橘黃色燈光打亮了城堡造型的室內遊樂場,將整體氣氛昇華到最高點。角都跟飛段坐在長椅上不知道正說了什麼,怕靠得太近會被發現的曉眾們只能遠遠躲在一旁看著,卻根本聽不清楚談話內容。
 
「鼬,你能模仿他們的唇形把話重複一遍吧?以前看你這麼做過。」蠍問道。
 
鼬看著遠處的兩人,看著正在說話的角都,瞳孔緩緩轉為奇異的紅色。只見他張口猶豫了一會兒,接著模仿著角都的唇形準確地道出了幾個字:「飛段,有件事情你得知道。找你出來也是為了這個。」
 
「嗚哇~終於要進入正題啦!」阿飛期待地等著鼬繼續說下去。
 
眾人見飛段那反應應該是在反問角都到底要和他說什麼,於是他們又轉頭盯著鼬等他模仿出角都說的話。只見鼬又是張口猶豫了一下,然後動了動嘴說出一句:「事實上……決定把你當成實驗品的人,還有決定進行不死實驗手術的人都是我……」
 
……握草!醞釀了一整天就為了這個嗎!
 
「那傢伙還在說話吧!他到底說了什麼啊鼬!」迪達拉著急著要鼬快把角都後面的話也給說出來,然而鼬只是閉起眼一手按著額頭說他的力量就只能用到這裡、身體沒辦法再負荷下去了。
 
這時,蠍臉色凝重地開口:「你們看,飛段的表情變了。」
 
聞言,眾人同時看向遠處的飛段。只見他從一開始吊兒郎當的模樣突然轉為錯愕,接著緩緩瞪大雙眼,然後猛地又哭又笑起來,站起身就是大喊一句:「角都你個臭老頭!你要是不做實驗我也遇不上邪神大人跟你啦!」
 
「不行啊,這電影的重要環節被消音了啊……」絕一臉可惜地嘆了口氣。
 
鬼鮫笑了笑:「大概是版權問題被消音的吧。」
 
「啊~好想知道角都前輩說了什麼啊!我才不在乎飛段前輩開不開心啦!」阿飛大力地跺了跺腳:「角都前輩你再說一次啊!角都前輩!」他過大的音量立刻引來了角都和飛段的注意。
 
一群人尷尬地從草叢堆站起身,只見角都看著他們悠悠地說了一句:「果然是你們啊。」
 
 
 
「事實上……決定把你當成實驗品的人,還有決定進行不死實驗手術的人都是我。」角都頓了頓,看著自己交握的雙手繼續說道:「你這傢伙又吵又笨,很多東西都說了好幾遍還是記不住,只有在沒了內臟跟手腳之後才會安分下來。」
 
「哈啊?」飛段挑了挑眉:「角都你該不會只是想損我而已吧。」
 
「……嘛,原本我也打算這樣。不過後來想了想,雖然四年的光陰對我來說不算什麼,但對你來說已經是有記憶以來的全部時間,而且雖然說是不死之身的完成品,卻不能保證未來肉體老化之後不會出現副作用。」角都邊說邊嘆了口氣,數秒後就像做了某種決定一般,堅定地看向了飛段:「進行不死實驗的那三年,你應該也不怎麼好受。總之不管你到底喜不喜歡,反正我挺習慣身邊有個笨蛋跟著了。」
 
聞言,飛段頓時愣在那裡,一下子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接著他突然紅了眼眶,大笑著抬手抹去過度喜悅而落下的淚水:「角都你個臭老頭!你要是不做實驗我也遇不上邪神大人跟你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