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36﹝曉全員雜CP﹞

  
 
 
 
 
 
刺耳的巨響不曾停歇。巨大螢幕不斷重複撥放詭異而刺眼的畫面,頭盔般的器具強迫雙眼瞪著螢幕。四肢被人固定在座椅上,時而隱藏在耳機巨響中的話語如此呢喃:「我是誰……我是誰……」
 
仔細一聽,這似乎不是來自於耳機的呢喃。
 
發出如此呢喃的,似乎是正在瞪著螢幕的自己才對?
 
……不對,確實是近在耳邊的距離聽見的話語。沒錯,耳邊有個男人一直在問,問自己究竟是誰。絕微張著嘴思考對方的身分,除了自己之外的人應該只有那個每天為自己送飯來的工作人員才對,既然這樣那麼對方是誰呢?是誰在耳邊一直對他說話呢?
 
是那個每天送飯的男人嗎?不對,不是那個男人。是自己……應該是自己在說話的。但是自己並沒有發出聲音喔?
 
那麼,是誰偷偷在耳機裡對著自己說話呢?
 
長達六小時的精神摧殘實驗終於結束。工作人員取下絕頭上的耳機並關閉螢幕,原本漆黑的房間突然亮了起來。周遭的是一整個空曠房間,工作人員將木板固定在絕身前並解開他單手的束縛,將全然無味的餐點放到他眼前,「快吃吧。」
 
……這是什麼呢?是飯嗎?絕看著這碗又白又有點黃的東西,湯匙攪動時能感受到這東西帶有點黏稠感,至少可以確定不是湯品,可又不是固態。是什麼呢?好像不是飯。那麼是麵嗎?不對,麵不是長這樣的。
 
吃進嘴裡的時候覺得有點燙口。嚼不出什麼味道。
 
絕含著湯匙嚼了嚼,還是吃不出什麼味道。他面無表情地使勁又咬了咬──有了,嚐出一點味道了。有點腥,有點苦,有點澀。
 
「喂!快停下!」工作人員一把奪走他手中那被咬得破碎的塑膠湯匙,強迫他把口中沾滿鮮血的塑膠碎片給吐出來。
 
 
 
眼前的男人目測身高約一米七。體型不胖,腹部微凸,聲音是略帶沙啞的菸酒嗓。走動時動作不太靈活,應該是不太運動的居家類型。工作態度有些隨便,經常能聽見他小聲地抱怨同事,看上去不是新人。
 
絕不知道這是自己第幾次看見這個男人。口中的食物依然無味,搭配著眼前男人咀嚼卻似乎能吃出不同口感。他兩眼發直地看著那人不耐煩地催促著要自己快點吃完飯讓他早些下班,說話時那嘴邊肉活動的模樣看起來非常具有嚼勁,插著腰的手臂不太結實但不具有過多脂肪,所以也相當值得一試。
 
──他是真的覺得眼前的男人更加美味可口。
 
嚥下最後一口稠狀食物,那男人邁步走來準備取走絕手中的餐具和空碗。在對方伸手過來的瞬間,絕用沒被束縛的手大力把對方的身子往自己的方向扯近,並在對方失去平衡往自己撲來的瞬間張口咬下那人頸側。
 
血液的腥味充斥整個口腔。鮮紅染上衣物,染上地面,男人大張著嘴幾乎是要驚叫起來,喉頭的血液卻讓他發不出半點聲響。
 
好美味。比想像中的更加美味。
 
每個工作人員身上都有專門用來制止實驗品抓狂的電擊棒,男人卻是連摸上腰間的電擊棒都來不及便斷了氣。絕可惜地看著躺倒在地的男人,手腳都被束縛的他無法靠近對方分毫,束縛器的固定方式又不是單手就能輕易解開。他只能眼睜睜看著美食在自己眼前被其他人救走,然後被迫繼續戴上耳機觀看可笑的螢幕畫面。
 
 
 
肚子不太舒服。感覺像是吃下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絕盯著大螢幕思考自己是不是吞下除了工作人員送來的飯以外的東西,卻想不起自己還有吃過其他食物。專門給他送飯的工作人員不再是以前的那個男人了,而且他們也不再為他解開單手束縛,而是直接讓工作人員餵他吃飯。餐具也從塑膠材質換成絕不可能咬壞的金屬材質。
 
他不明白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無傷大雅的轉變。他只知道自己還是得繼續吃這些毫無味道的東西。
 
日子也就這麼樣了。那個天天對著他說話的聲音從未停止,從原本單一的字句變成偶爾會朝他哼笑幾聲,然後對他訴說著新鮮血肉在嘴裡咀嚼時的美妙口感。螢幕上的畫面並未停止,耳機也依舊傳來巨大的電子聲響,可那聲音卻永遠能不受耳機影響地直達他的腦門。
 
那天,明明感覺上已經到了工作人員要來餵飯的時間,卻怎麼樣都不見人開門進來。絕覺得自己的眼睛很乾,他知道自己這次觀看螢幕的時間比平常要來得更久,肚子也正餓得咕嚕咕嚕響。
 
突然,他看見身後的門被人開啟時打在螢幕上的光亮。他知道是工作人員送飯來了,他正餓得快要再也受不了。
 
那人打開了房間裡的燈,卻沒有停止畫面的放送。絕看著那個戴著面具的男人把自己頭上的器具跟耳機拿掉,還順便給他解開四肢的固定器,接著就逕自離開房間。絕站起身跟了過去,發現外頭正是一片混亂,而那名面具男正利用手裡的一大串鑰匙一一打開每個房門,並將裡頭瀕臨瘋狂、近乎崩潰的實驗品們全都給放了出去。
 
絕走向那名男人來時的方向。大廳宛如人間地獄一般,槍砲掃射過的現在正是一片血海,無數工作人員與實驗品們躺倒在地,散落的四肢與肉塊隨處可見。絕面無表情地看著這番景象,而腳邊一名男子正死抓著他的褲管對他求救。
 
「……會救你喔。」這麼說著的絕突然感到眼前一黑。
 
等他再次回神時,見到的是一具像被野獸啃咬過的破碎屍體。而他的肚子又像那時一樣地不舒服起來,就像剛吃完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一樣。
 
「老大!這裡這裡!」
 
不久前見到的面具男從走廊處跑出來並回頭大叫道。接著,一個在臉上打入許多釘子的男人不急不徐地走出來,他的身後跟著許多宛如凶神惡煞一般的男人,而在他們之中還有一名穿著病患服的金髮男子,看上去似乎也是某個地方的實驗品之一。
 
絕看著那個在臉上打了釘子的男人對其他人簡單講解了類似行動重點的事情,並且將眾人身上所有剩下的彈藥進行重新分配,得以讓每個人身上都有著足夠的火力。他很確定對方是知道自己正在這裡聽著的,但那人卻不驅趕他,也不迴避他,就這麼在他眼前大搖大擺地安排著各式事宜。
 
他們是誰呢?好像跟餵飯的人不太一樣,沒有穿著單調的白袍。
 
這麼想著的絕緩緩站起身。在看到他們邁步前往某處時,他想也不想地就跟了過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