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39﹝曉全員雜CP﹞

  
早會時間是在早上五點,大約也是在曉的營業時間結束並進行完善後工作之後,這時小南就會簡單為眾人各自準備一份餐點,讓他們在休息室輕鬆地邊吃早點邊開會。角都一如往常地將這段時間來的財務情況列成表單並鉅細靡遺地說明每一分支出,待他報告完後佩恩這才正式開始說明整體計劃的進展情況。
 
「一如角都所說,目前我們的財務危機已經解除。不過要想和原組織的財力相較,我們這方面還是吃虧不少,論火力論人力一樣沒得比。」佩恩邊說邊喝了口沒人願意喝的小南特調的奶茶,異樣味道在口腔中火速擴散,可他依然鎮定地大口吞下,不帶任何一絲抱怨。
 
「不管再怎麼賺都沒辦法跟組織那裡比。」鼬看著表單,原組織那裡的能力他是再清楚不過,光憑曉在黑市販賣禁藥跟接待顧客賺得的錢怎麼可能有辦法和一間知名物流公司相較,更何況對手還有辦法在私底下進行非法實驗,順便買通了低階警力迴避調查,這程度就算整個曉再努力十年也難以達到,「對這種對手只能用間接的方式去影響。既然現在曉沒辦法用正當手段去迎擊,也只能先維持一直以來在背地裡做小手段的方式了。」
 
「用這種方式,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成功。」一直以來都贊同不和原組織正面衝突的蠍突然開口:「老是畏畏縮縮的躲在這裡,敵人可不會站在原地等待。就算是現在他們也正進行著各種實驗,隨時都能創造出比我們更厲害的實驗品,難道要等到他們主動打過來才要反擊?」眾人同時看向他,不解為何向來對組織做法沒太大反對意見的蠍會對此表示不滿。
 
佩恩看向他,起身將窗子開了個縫。外頭正下著暴雪,寒氣刺激著眾人的每一條神經,佩恩從懷裡掏出菸點上並吸了一口,再抬頭時那嚴肅的神情嚇得飛段愣是不敢出言抱怨菸味,「那麼,你希望曉怎麼做?」
 
「怎麼做?身為首領的你這是在問我了?」蠍哼笑了聲:「反叛至今已經一年了,到現在還看不到什麼明顯作為,就是錢變得多點而已。對方在這一年裡有了新的合作對象,還在國外的投資那裡海撈一票,對他們來說我們這點財力根本不被放在眼裡。到現在還想繼續逃避現實到什麼時候?再等下去我們全都會死在這裡。」
 
迪達拉試圖制止身旁幾乎是口出惡言的蠍,換來的卻是冷冷地閉嘴二字。
 
「確實,我們花了過多時間在籌備資金上。但是面對一個財力雄厚的集團,光憑我們幾個孑然一身又不具有正式國民身分的人,能做到的事情也非常有限。」佩恩倚著窗框,目光掃過在場的每一位成員:「這段時間我們不只是在等待時機。這一年來,我們炸毀他們的重要藥廠,殺了上層看重的重要幹部之一,也讓他們變成隨機殺人事件背後的主因。步調很慢,卻不是完全沒在前進。」
 
「太慢了。」蠍站起身掏出腰間的手槍,抽出彈匣確認了裡頭的子彈數量後冷冷地將槍上了膛:「一年時間裡你們還是完全沒任何長進,當年要是我的第一發子彈沒打在你身上,你們所有人都會死在那裡。現在我手裡這把槍的子彈數量和所有成員的人數相同,而我一樣能一個人殺了你們所有人。」說罷,他抬手將槍口指向了佩恩。
 
「嗚哇!蠍前輩要殺人啦!」阿飛邊大叫邊躲到沙發後面,絕見狀也跟著他往沙發後頭窩過去。
 
飛段看著他的動作,起身握住了身邊的三刃鏈:「你這傢伙該不會是來真的吧。」
 
「蠍大哥別鬧了,他是老大啊!」迪達拉起身正要壓下對方的槍口,就見蠍用另隻手上的槍指向了他。
 
「滾開。」蠍看著迪達拉的眼底沒有遲疑,彷彿只要對方多做一個制止的動作便會扣下板機。迪達拉看著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蠍,一下子不知該做何反應,只是一臉錯愕地看著他。
 
氣氛瞬間凝結。還沒起身的人全都進入了備戰狀態。
 
蠍回頭望著佩恩,兩人始終僵持不下:「我說過了,我厭倦等待。」
 
鬼鮫哼笑了聲,慶幸自己至今依然保留隨身攜帶鮫肌的習慣:「果然是組織的人啊,隨時反叛都不奇怪。」
 
佩恩拿著菸的手輕招了招,示意小南站到自己身旁來。他毫不畏懼蠍的殺意,邁步走到桌邊以煙灰缸將手裡的菸給捻熄,「不如這樣吧,我們來打個賭。」抬頭與蠍對視,一手舉至眼前將掌心向著對方:「從那時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年時間,只要你的子彈能傷得了我,或是殺掉我們之中的任何人,從今以後曉就完全聽從你的指示。你有十發子彈的機會。」
 
「就算要殺光你們也不成問題。」
「你可以試試。」
 
佩恩說完後,兩人又是一陣靜默。沒人理解為何佩恩敢這麼篤定,也沒人理解蠍為何突然性情大變。
 
小南剛想出言調停,就見蠍回身開了後門離去。迪達拉跟在他後頭也追了出去。氣氛在兩人離去後得到明顯緩解,所有人一下子全解除了備戰狀態。佩恩剛想問眾人有沒有任何頭緒,剛才唯一沒備戰的角都便率先開口:「老大,我得和你商量件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