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下弦月02﹝蠍迪﹞

 
迪達拉邊說邊看著攤在桌上的地圖,他老早就厭倦了這種漫無目的的旅行方式,雖說偶爾會利用賞金對象跟其他任務解解悶,可說到底終究都是些沒什麼本事的下三流忍者,感覺再這樣下去身體關節都要生鏽了。
 
「根據情報,這附近有貴族運送嫁妝的隊伍經過……蠍大哥,要不我們繞去那裡試試身手?」迪達拉邊說邊盤算著時間:「從這地方往南走,不用半天路程就能和他們的隊伍打照面了,嗯。要是坐我的引爆黏土移動的話會更快。」
 
「隨便打劫貴族的東西,老大要是怪罪下來我可不幫你。」蠍看著蛭子手部有些不靈活的關節,輕輕地往裡頭上點油,轉了轉,「你應該不知道那是哪個地方的貴族吧。」
 
「反正組織缺錢嘛,而且我們的補給也快用完了。嗯。」迪達拉邊說邊探頭看向破屋外,原本下著綿綿細雨的天空此刻正透出些微光亮,看上去似乎正要放晴了,「我去去就回來,蠍大哥你就在這裡像個老人一樣的保養傀儡吧。」語罷,他拿出黏土弄出一隻巨大貓頭鷹乘坐,一下子就遠得看不見身影。
 
一如方才迪達拉所說,在他們暫時棲身的破屋南方不遠處有個貴族的隊伍正在前進,可那模樣卻不像只是單純的運送嫁妝這麼簡單。他只花了一些時間就順利找到隊伍位置,左眼裝置清楚看見他們的拖車上正放著不少精美木盒與高級布料,最前頭的看上去似乎是載人用的,沒把整個車拆掉就看不見裡頭的人是什麼來歷。隊伍四周則有大約十來名忍者隱匿在森林中進行護衛。
 
「那些東西肯定能換到不少錢。嗯。」
 
掌心的嘴吃下引爆黏土,咀嚼一陣後吐出的是眾多體型極小的鳥狀生物。他捧著這堆『藝術品』往空中拋灑,黏土小鳥各自張開翅膀往隊伍四周的忍者直直飛去。數秒後,連環爆炸聲響傳遍整座森林,哀嚎聲此起彼落。迪達拉看準那些僥倖躲開或苟延殘喘的忍者,迅速拋下第二波的蜘蛛炸彈,蜘蛛炸彈以極快的速度黏上他們的身體並進行引爆,整個部隊被人瓦解前後甚至用不到一分鐘。
 
護在車隊左右兩側的剩餘傭兵全都繃緊了神經不敢大意。他們看著天上的黏土大鳥,幾個人討論了一會兒,最後由其中兩個傭兵打開最前頭的馬車門,將裡頭的人小心翼翼帶了出來。那人留有一頭烏黑長髮,身上的是滾著金邊的大紅色和服,身上眾多金飾銀飾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背後的家徽圖案格外醒目。
 
「不是運嫁妝的車隊,是迎娶車隊啊?不過迎娶車隊會帶這麼多東西行動嗎……」迪達拉眨了眨眼看著那名跟著護衛跑進森林逃竄的女子,坦白說他根本不在乎那女人死活,只要值錢的東西都在就行。為了不要弄壞高檔貨轉售的價格,迪達拉費了一番功夫才好不容易搞死了剩下的傭兵。他整理著所有貨物,卻發現那上頭全都印有和那女人身上相同的家徽圖案,像這種一看就知道是打劫來的東西,價格肯定不好。
 
經過一番確認,高級布料跟衣物上頭都有家徽圖案,就連首飾都給做成跟家徽相同的圖形,迪達拉不滿地抱怨著說這貴族的自戀程度可真不一般,一邊將所有飾品跟寶石全都打包起來。反正大不了讓蠍幫忙把首飾上的寶石摳下來變賣,總不會連寶石裡都刻有他們的家徽吧?
 
原本他還想去追擊女子搶奪她身上的飾品,可一想到或許也全都是這種家徽風格的東西,迪達拉一下子就失去了興趣。
 
傍晚過後,迪達拉回到破屋中對蠍展示著戰利品。
 
「就這些?」蠍看著那並不算多的飾品,這充其量只能算是某個首飾行商剛調完貨的程度而已,「身為貴族的嫁妝卻只有這樣,看來只是小村裡的貴族吧。」
 
「另外還有很多東西啦,不過上面都印著家徽,贓物根本不好轉手。嗯。」迪達拉邊說邊拿著剛剛從破屋牆上拔下來的舊鐵釘,小心翼翼的將一個黃金項鍊墜中央的紅寶石給摳下來。他拿著這顆紅寶石在燭火前仔細端詳,完美切割而成的表面相當平滑,不論是誰見了都能知道這是上好的質量。
 
迪達拉還在研究,坐他對面的蠍停下正在幫忙摳寶石的動作抬頭跟著看了一眼那顆紅寶石,數秒後緩緩開口問道:「你說的貴族家徽該不會是指這個吧?」
 
聞言,迪達拉跟著看向紅寶石的另外一面──那上頭確實也刻著家徽的紋樣。
 
蠍望著一下子氣惱起來的某人,低頭看著那堆還沒處理完的飾品,估計那些寶石的某處肯定也是刻著家徽吧,「……算了,帶去不認識這圖案的地方變賣也行。」他邊說邊把飾品全都掃進束口袋內,讓迪達拉趕緊睡了好準備明天啟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