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上古五同人】廢屋﹝原創三姊弟﹞

  
雷芙特在上一場戰鬥中扭傷了腳踝,現在只能靠著普里瑟的攙扶勉強行動。盡管她緊咬著唇說自己還能再支持一會兒,發白的臉色看上去卻不像這麼一回事。三人好不容易走出森林,前頭就見到了住宅。
 
「大姊,前面有房子!」
 
海爾貝倫興奮地加快腳步,跑到門前大力敲了敲。見裡頭毫無反應,抬手又是往人家門板上大力敲了幾下:「嘿,有沒有人啊?」
 
「誰在外面?」裡頭的女人問道。
 
「我們是旅行者,想跟你們借住一晚。」海爾貝倫邊說邊看了看四周,發現這兒是一座鋸木廠,「能不能開門讓我們進去?」
 
女人沉默半响後,張口說了一句:「不,我不能讓你們進來。」
 
「等、等等!我們需要幫助啊!嘿!」不論海爾貝倫怎麼敲怎麼吶喊,另一頭的人卻再無反應。海爾貝倫還想嘗試,就見雷芙特制止了他的行為。
 
「旁邊還有個房子,去那看看吧。」她抬手指向一旁的房子。
 
海爾貝倫上前,發現門沒鎖。這是一間無人居住的小屋,桌椅鐵罐被胡亂地擺著,酒瓶跟一些還沒腐敗的生肉四散一地,看上去居住者應該是剛離去不久,可牆上和天花板上卻全都布滿了蜘蛛網,桌椅上也都是滿滿灰塵。
 
「普里瑟,你扶大姊過來這裡。」海爾貝倫邊說邊扯下肩上的毛皮披風蓋在骯髒的床板上,待雷芙特在床邊坐定後,普里瑟跟著把自己的禦寒毛皮披在自家大姊的肩頭。
 
普里瑟趁海爾貝倫給雷芙特治療的時候在屋內簡單進行了搜索,並未發現什麼可疑之處。屋內找不到任何打鬥過的痕跡,也沒有發現任何武器,柴火堆的灰燼看上去並不像短時間內生過火的樣子,桌椅也沒有被人使用的跡象。唯一可疑的便是滿地的全新酒瓶與新鮮生肉。他隨意拾起一塊生肉仔細端詳,似乎是在判斷這是否能夠成為他們今日的晚餐。
 
「別吃那個。」雷芙特出聲喊道:「人生地不熟的,別冒險好。」
 
當晚,海爾貝倫本想守夜,雷芙特見這鋸木廠還算寧靜,來時也沒發現強盜據點,正巧這屋內又有三張床板,他便要兩位弟弟全都休息去,然後自己握著十字弩淺眠了一會兒。睡夢中她一直聽見有腳步聲在屋外徘徊,可當睜開眼時又一下子聽不見那腳步聲,因此她整夜無法睡得安穩。
 
隔日一早,天剛亮,三人在河邊簡單梳洗後便準備啟程。
 
「奇怪。」海爾貝倫看向昨天他求助的居民的住所,照理說這時間鋸木廠的人應該老早就出現上工才對,怎麼還沒見到他們出來呢,「普里瑟老弟,你不覺得有點怪嗎?」
 
普里瑟還沒回答,雷芙特張口要他們待在原地,自己一跛一跛的來到門前。她抬手敲了兩下,裡頭無人應門,於是她拿出開鎖器熟練地打開這老舊的門鎖,輕推開門板後卻發現裡頭長滿比他們昨晚暫住的屋子還要更多的蜘蛛網,地面、桌椅和床板上全都是厚厚的灰塵,根本沒有什麼女人住在裡頭!
 
雷芙特見狀,臉色一下子鐵青起來。身後的海爾貝倫還大叫著問她看到了什麼。雷芙特戴上兜帽,鎖死門板後輕聲說了句:「啟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