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1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下弦月03﹝蠍迪﹞

  
蠍透過關係在附近找到了專門幫忙處理贓物的黑市商人,迪達拉辛苦搶來的飾品盡管全都印有家徽,至少黃金只要溶了就無所謂形狀或刻紋,因此得手金額還能算得上是差強人意。迪達拉看了看四周,這裡並不算是什麼繁榮的大村子,不過一些必需品跟忍具應該還是都能找到的。
 
兩人只有在這時才會相當有默契地各自走往不同方向去購買補給。蠍從當地居民那裡問到了傀儡零件的販售商店,迪達拉則在商店街四處走晃。他對於當地的特殊手藝相當有興趣--那是一種將七彩的砂放進玻璃瓶內一層一層交疊,使其在瓶外形成一幅畫的驚人手藝,各式色彩交織出的畫面相當具有藝術水準,其程度不輸煙花綻放的美麗剎那。
 
迪達拉看著架上一瓶一瓶的砂,腦海裡不禁浮現出蠍的三代風影傀儡張嘴時吐出這種七彩砂子的模樣,搭配著蠍那張中性的稚氣面孔,看上去還頗有幾分少女情懷的。
 
當然,這些話他只敢在心裏想想而已。
 
「這位客人可有看上眼的?」
 
迪達拉看也不看前來招呼的老闆娘,抬手指向櫥窗最上頭的一項作品:「我想看看那個。」
 
那是一個形狀特殊的玻璃瓶,外觀扁若圓盤,其以黑色與靛藍色作為基調,七彩顏色從中央綻放開來,確實就是煙火綻放時的美麗色彩。迪達拉看著這個精美的作品,自己所追求的瞬間藝術被完美保存的心情令他感到有些微妙。端著這東西沉思半响,最終果然還是請老闆娘放了回去。
 
心說這種東西一旦碎了就什麼也沒了,果然還是自己的黏土比這種脆弱的東西好上太多太多。何況要是亂花錢的話肯定又要被蠍給調侃一番。
 
在各式店家內穿梭直到補給完畢,迪達拉清點著剩下的錢然後抽出張鈔票買了當地土產,大剌剌坐在分頭的地方一邊吃一邊等候。不遠處的家庭穿著黑衣在整理搬家事宜,其中一個女人站在門邊低聲啜泣,抬頭見到迪達拉正往那兒看,略尷尬地抬手遮住了雙眼並迅速將眼淚抹去。
 
「走了,小鬼。」
「蠍大哥,那是在做什麼啊?」
 
迪達拉吃著嘴裡的食物,將最後一口吞嚥下去:「一群人穿著黑衣搬家,一典藝術感都沒有。嗯。」
 
蠍轉頭看向那戶人家:「守喪。」見迪達拉依然不解,蠍又補充一句:「家裡死人了,所以才穿著黑衣。」
 
「是嗎。」迪達拉邊說邊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沾到的塵土,「我說蠍大哥,你不覺得我們的袍子也很像在守喪嗎,每天都像死了人一樣,嗯。不過要是哪天你死了,我是絕對會換上新衣服慶祝的。」
 
聞言,蠍哼笑了聲:「小鬼,新的曉袍一樣是黑的。」
 
「……我、我才沒說要穿新的曉袍!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