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2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下弦月04﹝蠍迪﹞

  
四周的土地全都成了泥沼,不時還能聽見土石從山上崩落的聲音。昨日傍晚他們判斷無法再繼續前行,並在當日夜裡往破廟中躲雨,沒想到這一躲就整整是一天,而且雨勢也完全沒有減弱的跡象。
 
迪達拉不敢熟睡。他並不覺得這間破廟經得起任何一個從山上掉下來的石塊的碰撞,要是什麼時候突然來個大山崩,自己被活埋在底下肯定要被那個傀儡大叔嘲笑個半天。
 
蠍倒是看出了他的幾分小心思。從昨日半夜開始就看迪達拉時不時睜開眼看看四周,他便順著對方的意安穩休息了一會兒,反正有人正替他擔心著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這間破廟可不是建在山坡上,後頭也根本沒有什麼山。
 
兩人之間隔了些距離,加上雨聲實在太過擾人,因此他們完全沒有說上任何一句話。一夜過去,迪達拉幾乎覺得自己要被悶出病來了,既不能行動又不能好好休息,這簡直會把人給逼瘋。
 
蠍總歸還是有點良心的。他從神像肩頭拾起一塊不大的碎石,抬手就往迪達拉的方向丟並且正中了他的腦袋。迪達拉當然有清楚看見那人的動作,只是他以為那是蠍要給他的某種行動暗號,直到他反應過來並氣惱地瞪大雙眼時,就見蠍緩緩張口道出了兩字,看那唇形似乎是讀作「休息」。
 
休息?坐在這裡坐一天了還不叫休息?
 
迪達拉一下子坐挺了身子,難道是在說休息的時間太長了所以要準備移動?這麼說起來蠍不知道什麼時候把蛭子給收起來了,果然在那種鬼東西裡面還是很難在雨中行動吧,「走人跟休息可不一樣啊,蠍大哥。嗯。」迪達拉小聲嘟嚷著一邊開始整理東西,一想到等等要在大雨中行走就覺得頭痛。
 
蠍見對方開始轉頭整理東西,不解的皺了皺眉。叫他休息他跑去整理東西是在做什麼?黏土可不需要休息啊。於是蠍又撿起一個比剛才更大的石塊,以更大的力道狠狠往迪達拉的頭上丟。
 
「嗚!」
 
迪達拉沒料到對方會又對著自己丟石塊,一時之間來不及伸手擋下。他按著被石塊砸破皮的前額,懊惱著自己幹嘛不好好戴著護額。抬頭剛要開口罵人,就見到蠍那張沉得不能再沉的難看臉色……這時候該生氣的應該是一直被砸石塊的自己才對吧!
 
「喂,蠍大哥!要是再丟東西過來可別怪我動手,嗯!」迪達拉咬牙切齒地大喊道,兩手已伸往放滿引爆黏土的腰包中。
 
大雨幾乎蓋過了迪達拉的音量,迪達拉那邊的光線比較暗,蠍看不清楚對方說話的唇形,可卻能清楚看見對方伸手抓了兩大把引爆黏土,耳邊也清楚聽見一句:『蠍大哥……可別怪我動手!嗯!』
 
──有趣,小鬼頭也想和他作對?好心叫他休息不領情是吧?
 
蠍站起身拿出卷軸召喚出數個傀儡,這場大雨限制了迪達拉的行動能力,他沒辦法一邊在大雨中乘坐大鳥一邊和蠍戰鬥,而那傢伙的體術雖好,一次和多個傀儡近身戰鬥卻也會感到相當吃力。理論上來說,蠍從一開始就已經佔盡了一切優勢。這是本該一場毫無懸念的戰鬥。
 
然而讓他預料不到的是,迪達拉的第一手就是先炸毀整個破廟。大雨將傀儡兵器上的毒藥全都給沖刷掉,就算在戰鬥中不慎被劃傷了手腳,這麼點皮肉傷也造成不了多少阻礙。
 
兩人全身上下都給濕了個徹底,還一路從林間小路打到了商隊穿越樹林時必定行經的大道。一天一夜不曾止歇的大雨,卻在兩人不相上下地對戰著的時候漸漸轉小,乃至放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