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84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下弦月05﹝蠍迪﹞

  
迪達拉把自己裝著黏土的腰包丟到蠍腳邊,讓他順便一起烤乾。蠍回頭看了他一眼,脫下身上還在滴水的大衣丟到迪達拉頭上:「要就交換。」
 
「……哼。」迪達拉撇了撇嘴,大力搓洗著不屬於自己的黑色袍子。
 
長髮在戰鬥中也被弄得濕透,洗完衣服後迪達拉一邊梳理頭髮一邊往自己頭上潑水,可越是整理就越覺得身上跟褲子內也沾滿泥沙,最後索性不耐煩地脫了褲子往河水最深處跳,一次性將全身上下都給好好洗了一遍。岸上的蠍見到,下意識就往那人大開的背包內看──沒有任何換洗衣物是乾的狀態。
 
「嗯?」整理好後迪達拉走回岸邊,見到一件特別寬鬆的紅雲大衣。他將其拿起端詳了下,發現這是蛭子的尺寸,「蠍大哥。」
 
蠍沒抬頭,眼神專注地觀察著手中卷軸是否依舊潮濕:「我可不想跟一個裸體小鬼並肩戰鬥。」
 
迪達拉微瞇起眼睛,套上大衣走回火堆旁:「真要說起來,蠍大哥那樣子比我裸體的模樣更嚇人吧,肚子上的武器全被看得一清二楚。嗯。」伸手梳理著長髮,打結處不如想像中來得多,反倒是有許多地方被傀儡的兵器削得短了些。
 
衣物被吊掛在樹枝上頭設法烘乾,鞋子放在火堆旁。兩人赤裸著上身坐在火邊大眼瞪小眼,迪達拉揉捏著手裡的黏土,蠍則維修著被迪達拉炸壞的無數傀儡。絕大多數傀儡部件都成了無法再度使用的狀態,蠍一一檢查著每個部份,並將可用關節零件拆解下來,三兩下竟又組裝出了一個大致成形的完好傀儡。
 
「什麼嘛,這種完事後的和諧場面。」不知從哪冒出來的絕探頭看著兩人,目光定格在迪達拉身上那件不合尺寸的大衣:「在這種地方生火很容易引起敵人注意。附近有些賞金獵人正要路過,不想被纏上最好還是快點離開喔。」
 
「你該不會就是為了這種無聊事跑過來吧。嗯。」迪達拉哼笑兩聲,甩了甩還沒全乾的金色長髮。
 
「……我也是出自好意而已。」講完,他緩緩沉入了地面。
 
 
 
過了不久,絕所說的那批人確實過來了,而且還是直直朝著兩人生火的地方靠近。蠍和迪達拉與其展開了一場戰鬥,對方邊打邊退的游擊戰術並沒造成多少問題,迪達拉在空中以引爆黏土控制著敵人的行動方向,在一群人集中到一塊之時,老早就在那兒等著的蠍同時操縱著眾多傀儡,三兩下了結了他們的性命。
 
然而當他們走回方才生火之處時,卻發現原本正在烘乾的衣物全都沒了。迪達拉乘著大鳥在空中晃上老半天,怎麼樣也找不著衣物。戰鬥前蠍是將糧食、飲水與錢都暫時收在蛭子內,這些倒是一樣也沒少,忍具則完好被兩人帶在身上。最慘的是迪達拉,他的大衣、外褲、上衣、裡衣與底褲等等全都不翼而飛,身上只剩下這件屬於蛭子的袍子。蠍再怎麼樣也好歹是穿著褲子的。
 
「肯定是哪個傢伙趁我們不在的時候惡作劇……嗯!」
 
迪達拉覺得自己真的快氣炸了。不久前平白無故被蠍狠狠打了一頓不說,現在衣服還全都不見蹤影,天知道他的運氣到底有多背。
 
不遠處注視著一切的絕悠悠說道:「所以才說最好快點離開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