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327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47﹝曉全員雜CP﹞

  
「嗯?他們人呢?」他挑眉環顧不大的休息室一圈,又探頭往一片漆黑的廚房看了看,接著跑到廁所裡連垃圾桶都給翻一遍,卻壓根連半個人影都沒見到,「角都,我沒看到老大啊。」
 
角都走在他後頭並帶上了門:「該不會是你這笨蛋又聽錯了。」
 
「才沒有啊,老大他就是說他在店裡。」飛段邊說邊走向通往外場的門。
 
在他把手搭上門把的瞬間,直覺告訴角都門後有蹊蹺。可他都還來不及出聲阻止,就見飛段一把壓下門把開門並大喊了一句:「老大~!」接著,他猛地在門邊停住動作,整個人就這麼愣在原地緩緩舉起雙手。
 
角都看著不發一語走進外場的飛段,剛要回頭拿出預藏在桌下的槍枝,就見一個黑衣男人不知何時繞到他身後,槍口對著他並往外場方向擺了擺,示意他快些到外場裡去。角都也不遲疑,轉頭走進了外場,就見除他以外的所有成員竟是全都在牆邊排排站著,一大群全副武裝的軍人包圍整個場地,槍口全都朝向曉的成員。
 
佩恩坐在沙發中央品味著高檔紅酒,在他對面以跪姿席地而坐的小南身後也站了個士兵,槍口正對著她的腦袋。
 
「冬天結束了,各位都還好吧。」佩恩的目光掃過眾人一眼,誰也沒有回話,「很高興你們用這麼快的速度集合。看來我作為一個首領真是相當成功。」
 
「老大……這是在做什麼啊。」飛段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身周超過三十名以上的軍人,即便是擁有不死之身的他,看到這麼強的火力也不自覺打了個寒顫,「軍事演習嗎?這可不好玩啊,而且老大你一臉嚴肅的樣子真是有夠蠢的。」
 
飛段身旁的角都瞪了他一眼:「閉嘴,飛段。」
 
佩恩哼笑了下,「不只飛段,應該所有人都在狀況外吧。」他抬頭看著面前的小南,而對方只是不發一語地低著頭,「我和組織那裡做了個交易。只要讓做為叛徒的你們死亡,就能保證我和小南一生平安,另外還有你們所有留在組織裡的親人朋友也全都能得到妥善照顧。這樣你們明白吧?」
 
「……老大你不可能做這種事的啦。」飛段聽完只是掏了掏耳朵,那模樣就是完全不把對方的話當成一回事:「既然這樣,一開始就拿我們當籌碼跟他們談條件就好啦。就連我都知道的事情,才不可能騙到其他──」
 
語尾未落。佩恩向某個男人使了眼色,那人手中的機關槍朝著飛段就是一陣連射,不出幾秒飛段的身軀便是滿目瘡痍。鮮血誇張地染紅了地毯,飛段翻著白眼向後倒去,數秒後又仰頭大聲喊疼。
 
「這情況可不太妙……嗯。」迪達拉背在身後的手正蠢蠢欲動,若是在這裡使用炸彈肯定要和對方的人手同歸於盡,這人數光憑蠍一個人跟隨身攜帶的手槍根本不可能擺平,何況其他人的武器全都被搜出來丟到一旁了,這時候跟對方硬著頭皮幹絕對不是什麼好決定,「該怎麼辦呢……」
 
迪達拉還在思考,一旁的蠍僅僅瞄了他一眼,迪達拉就知道對方已經急躁得準備要出手了。可根據蠍頭一次敗給佩恩的時候來看,加上佩恩本身曾經提過的細節,任何槍械攻擊對佩恩來說都是無效,這麼一來不論蠍的槍法有多神準都無用武之地。鬼鮫沒了武器就只能用肉體蠻幹。阿飛看那模樣就知道肯定沒把炸彈帶身上。絕和小南本來就不是戰鬥人士。角都獨自一人也不可能擺平對方這麼多人手,何況迪達拉其實根本不明白角都的戰鬥實力有多少。鼬雖然有希望能在短時間內擺平這些武裝傭兵,卻不知道他的能力對佩恩能不能派上用場。飛段的話就更不用說了,正渾身是血的倒在地上嚷嚷呢。
 
怎麼辦。該怎麼辦。
 
迪達拉嘆出一口長氣,果然做為首領還是不能沒點本事的。他還真是沒輒了。
 
「帶著一群人攻擊實驗品,這麼重要的場合怎麼沒先告訴我。」
 
一個紅髮男人邊說邊開門走近,筆挺西裝穿在他身上顯得格外合適。那人抽著和佩恩相同牌子的菸,刺鼻菸味與難以散去的白煙由遠而近,曉的成員也下意識地抬手摀住了鼻子。迪達拉無言地看著在室內吞雲吐霧的兩個老菸槍,心說這倆現在是在比誰臭是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