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4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虎視眈眈50﹝曉全員雜CP﹞

  
鼬看著螢幕上的眾多視窗,現下三方人馬已經逐步逼近佩恩所在的樓頂,他老早就囑咐過只要樓頂被淨空就要小南利用上頭的停機坪放蠍和迪達拉下去。
 
「小南,現在上頭情況如何?」
 
「不太對勁。」小南邊說邊拉高了直升機,勉強躲過迎面而來的飛彈:「對方部屬來應付我們的戰力比預料的多,而且……佩恩似乎正在停機坪中央。」她看向那佇立在停機坪上、所有流彈都無法觸及的清晰人影,壓倒性的氣勢似乎毫不畏懼曉之中的任何人,「鼬,我們沒辦法下去。你在聽嗎,鼬?」
 
耳機中清晰聽見小南的叫喚,其他人也跟著聽下手邊動作疑惑鼬為何毫無反應。
 
同一時間,鼬轉頭看著拉開後車廂門的一群武裝傭兵。心說為何這棟大樓的系統這麼容易攻破,沒想到對方竟是利用他在侵入的時候逆向掌握了他的所在位置,並刻意挪用一部分兵力前來阻止──這也難怪角都跟飛段能通行無阻了。
 
鬼鮫回頭看著那可觀的人數,「怎麼辦?要下車嗎?」
 
「不用。」鼬閉起雙眼,數秒後轉為腥紅的雙目直直瞪向門外的武裝傭兵,漆黑的奇異圖騰在他的眼瞳中轉動。下一瞬間,大群人馬全數趴臥在地、動彈不得。
 
重新將麥克風拉至唇邊,鼬開口說了一句:「沒事。繼續吧。」
 
──『轟!』
 
巨響從大樓頂傳來,非迪達拉的炸彈造成的濃煙直直竄進雲端,鬼鮫搖下窗戶探頭看向不遠處的大樓,那上頭能看見一架迫降的直升機在牆邊搖搖欲墜,機體本身起火燃燒,濃煙迅速包圍了幾乎半個樓頂空間。
 
「小南。蠍。你們那裡什麼情況?」
 
迪達拉看著眼前那撞死在座位上的副駕駛,抬手拔出對方插在腰際的小刀,切斷自己被壓在機體下的一截長髮。艱難地從直升機下頭爬出來後,他打開了駕駛座的門並將小南給拖了出來,拆下對方頭上的無線電湊到嘴邊簡單交代了現況:「我們……被對方打中了,南姐只好迫降在頂樓……嗯。我跟南姐沒事。」說完,他轉頭看向正坐在一旁檢查自己傷勢的蠍:「蠍大哥的手臂斷了一隻,不過人也沒事。嗯。」
 
──「那真是太好了。」
 
抬頭就見佩恩正朝他們走來,蠍顧不得自己右腿的嚴重傷勢,站起身硬是擋在佩恩和迪達拉之間舉槍。多年未曾體驗疼痛的他幾乎要站不住腳,右腿布料被鮮血染紅,更多的甚至直接滴落在地面。迪達拉攙扶著失去意識的小南,眼下蠍跟小南是不可能有辦法快速撤離,他甚至不敢保證他們有辦法全身而退。
 
「蠍大哥,你能拖住老大多久?」
「不知道。」
 
他看著蠍將手槍中的子彈全數擊發,子彈卻全都在觸及佩恩前便被彈至他處,朝著他們逼近的步伐甚至沒有一絲停頓。迪達拉將方才在直升機上時被他們打死的士兵身上的槍枝踢往蠍的方向,帶著小南不斷往入口方向移動,傷勢不重的他並無行動困難,可蠍卻幾乎是從頭到尾都站在原地。
 
他轉頭看向那艱難地撿起槍枝繼續朝著佩恩開火的身影,開口大喊著要對方至少先確保小南安全再行打算。
 
「那是你的想法。」蠍冷冷看著近在眼前的佩恩,那距離甚至只要抬手就能讓槍口近乎抵住對方的眉心:「你只管帶著她離開就行了。」
 
「那時你贏不了我,現在也是。」抬手奪去對方手中的槍枝,佩恩看著眼底毫無畏懼之意的蠍,默默從身後拿出了什麼並將其按往蠍的心口,「知曉痛楚吧。」
 
只見蠍猛地瞪大了雙眼,緊抓著佩恩手臂的模樣似是無法呼吸,不出幾秒後便跪倒在佩恩跟前,並就著如此猙獰的模樣失去了心跳。
 
迪達拉在不遠處目睹了一切。墜毀的直升機燃燒著從樓頂墜下,轟隆巨響宛若雷鳴。角都和飛段直到此時才終於趕到此處,他將小南託付於兩人,說自己是必須得和佩恩幹上這一架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