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0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下弦月08﹝蠍迪﹞

 寸步難行。
  
迪達拉緊捉著即將被風雪吹飛的斗笠,不甘心的說自己是真的沒辦法再走下去了。
 
 
 
黏土大鳥以翅膀和身軀圍成一個不大的空間,兩人就這麼蹲坐在其中暫時歇息。本以為這最後一段路程不長、不出半日就能立刻到達目的地,沒想到啟程後不久兩人便在大雪中迷失了方向,就連指針都胡亂地繞著圈無法定位,至今已經過了六日左右。
 
蠍抬手將黏土大鳥的翅膀壓下一角。外頭風雪依舊,一直好好跟在他身後的迪達拉卻突然發了高燒,此刻正瑟縮在一旁顫抖著直喊頭疼。
 
「蠍大哥應該……完全不覺得冷吧?」
「是啊。完全不覺得。」
 
見到對方正在翻找自己的背包,迪達拉揚起嘴角笑了笑:「食物的話、前天就沒啦……水也差不多喝完了。嗯。」
 
「我沒問你。」蠍頭也不回,專注地在迪達拉的背包裡繼續翻動──果然不出他所料,怎麼找就是沒找到錢包。
 
早在上一個村子他就覺得迪達拉的反應很怪,而且購買補給的速度也比平常快上許多,尤其自離開村子後迪達拉每天進食的次數僅僅兩次,甚至就連水也沒見過他喝上幾口,「小鬼,你找死嗎?」要不是現狀不允許,蠍真的很想一巴掌往迪達拉頭上扇下去。
 
迪達拉看著對方慍怒的模樣,揚起的笑容就像是個惡作劇被人發現的心虛孩子,「是因為蠍大哥你、說半天路程我才沒講……這筆帳怎麼樣都不能推到我頭上。嗯。」
 
事到如今就算把對方狠狠臭罵一頓都沒用。要是他能夠感受到疼痛,蠍覺得自己現在的頭疼程度肯定不亞於迪達拉。現在這裡沒有辦法生火,糧食飲水耗盡,風雪又大得離譜,身為傀儡師而不是什麼能呼風喚雨的巫師的他當然不可能有辦法應付這種局面。他甚至不知道該怎麼跟佩恩解釋迪達拉因為弄丟錢包而死的事情。
 
只能夠等到風雪停下。只有等到風雪停下這個辦法。
 
蠍兩眼發直的盯著眼前不知道是睡著還是昏過去的迪達拉,這副傀儡之軀感受不到溫度,理所當然也無法確定迪達拉此刻的體溫到底高到什麼程度。風雪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停止,迪達拉不知道會不會在那之前就先凍死渴死餓死病死在這裡,萬一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外頭放晴了,有忍者察覺到他們的存在並且襲擊,蠍可不敢保證自己能讓這個無法動彈的小鬼全身而退。
 
未知的部分實在太多。他痛恨等待,痛恨無止盡等待。他一點也不想呆坐在這裡等待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放晴的鬼天氣。
 
──可就算如此又能怎樣呢?
 
蠍召喚出一直沒多餘時間整理的破損傀儡,強迫自己專注在那上頭進行維修。起初他還會不時分心去注意外頭根本沒減弱跡象的風雪,可隨著傀儡維修完成度逐漸增加,他的心思也漸漸完全放到手邊工作上頭。
 
 
 
直到回過神時已經是傀儡維修進度告一段落的時候了。蠍猛地抬頭想起自己似乎是在等風雪停下,站起身的第一個動作就是先觸碰迪達拉的頸子──太好了,還有心跳。他抬手壓下面前的黏土大鳥翅膀,雙眼一時無法適應接收到的過強光線,忍不住微瞇起來。
 
不知從何時起那張狂的風雪竟是停止了。外頭不只是放晴,就連天上都不見有半個雲朵,盡管氣溫並沒有因此上升多少,視線卻已是相對清晰。
 
蠍扒開黏土大鳥早已硬化的翅膀走到外頭看了看四周,發現在地平線的那端有個小小的影子,於是他扯下迪達拉頭上的望遠機關確認一番。在那裡的是個不大的小型村落,而且看上去並沒有忍者存在的跡象。
 
迪達拉依然緊閉雙眼,就算蠍操縱著傀儡把他整個人扛起來也毫無反應。直到他轉醒之時,已經是被妥善安置在當地醫療所的時候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