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0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下弦月09﹝蠍迪﹞

 睡了一覺,吃了一頓算得上不錯的飯,迪達拉就覺得自己已經好上許多了。說來也怪,明明外頭風雪這麼大,蠍到底是怎麼在這種情況下把他帶到村子來的?他想了想,也不打算過問,到底他還是無法適應這種討人厭的鬼天氣的。

 
「我查過了,那個關於尾獸的消息有錯誤。」蠍剛從外頭回來,身上還沾了不少雪點:「那地方離這裡不遠,在你睡死的時候我去了一趟。那只是一個普通的中忍而已,遇難之後就在這裡住下來。會被當成尾獸單純只是因為那裡的人沒見過忍者。」
 
「中忍跟尾獸的實力也能搞錯……蠍大哥你的部下辦事真不夠力。嗯。」
 
這一趟算是白來了。兩人在這人口稀少的小村停留了兩三日,一方面是為了重新尋找目標,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等待這村子的唯一店面將貨品補齊。連日的惡劣天氣造成交通不便,早就該到達的貨物硬是被多耽擱了數日。
 
消息錯誤一事傳進佩恩耳裡他也沒多說什麼,僅是淡然地說了句「辛苦你們了」。
 
其他地方也還沒收到關於尾獸的消息,最終他們只能先接下一些簡單的任務,防止自己無聊到和搭檔對槓起來。蠍和迪達拉依照原路離開寒帶,溫暖的陽光與不冷不熱的微風令人昏昏欲睡,為了前往某個以捕魚業為主的小村,兩人沿著海岸線已經走上好一段時日。
 
那天傍晚,大海與天空將夕陽切割成兩半,湛藍的海洋已是火燒般的橘紅,天空的另外一側則已能隱約看見星斗。迪達拉眺望著難得一見的美景,海浪打上岸的聲響正提醒著他眼前的美景絕不是錯覺,他們絕大多數時間都在內陸間移動,鮮少有機會能這麼近距離看見大海,如今這不知道是多久以來的又一次親眼所見,他竟是有種恍若隔世的錯覺。
 
──對了,他似乎已經不是那個初入曉時的小鬼頭了。
 
前頭的蠍注意到身後人停下腳步,回過頭催促著要那人趕緊跟上。迪達拉看著戴著斗笠的蛭子傀儡,心說那不老不死的傀儡大叔髮色的紅似乎比這夕陽的紅還要更加鮮豔、更加耀眼。然而這一下他卻也忘了那人的髮色究竟是怎樣的『紅』,他只知道自己初次見到蠍的真身的時候,自己的身高甚至不及他的嘴角。
 
「蠍大叔,你不覺得這景色很美嗎。」他問。
 
聞言,蠍轉頭看向海洋那端,並未回應。坦白說他並不覺得這種東西有所謂美不美的問題,三十幾年來他看過各式各樣的景色,例如人們口中的仙境,又例如被當地人畏懼的詛咒之地。森林也好,沙漠也好,說到底也不過就是石頭、水與樹木間的區別而已。
 
良久之後,蠍緩緩道出一句:「大同小異吧。」
 
「哪裡大同小異,這跟普通的景色可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嗯。」迪達拉抬手在空中比劃一邊解釋道:「美麗的畫面可不是隨便就能遇上,尤其是這種完全非人工的東西,只有一切全都在最巧妙的時間點被搭配在一起的瞬間,才能夠彰顯出它最完整的價值,嗯!」
 
「又是瞬間……」蠍輕嘆口氣,轉頭繼續前進:「完全搞不懂你。」
 
一路從較高的岩層走到幾乎要與大海平行的沙地,兩人的影子被夕陽拉得很長很長。迪達拉的腳印與蛭子移動的痕跡並排在沙灘之上,並在漲潮之時被海浪沖得一點也不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