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18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下弦月10﹝蠍迪﹞

 
迪達拉與蠍面對面乘著一葉扁舟,他們剛剛完成了一個算不上艱難的任務。
 
遠處燃燒的城宛如巨大火球,濃煙直直竄入天際。迪達拉始終注視著自己的傑作,直到灰煙將整座城包裹得看不清紅火之時,他這才戀戀不捨地別開了目光。蠍仍是專注地擦拭著傀儡關節處卡入的血汙,一如往常地沉默。
 
他們只需要悠閒地待在船上,水流就會自然地將他們帶往下一個目的地。夜已深,毫無照明,明月卻讓兩人甚至能細數著水面波紋,耳邊除了細微的流水聲響之外再無其他。
 
明明已經有好幾日未曾得到妥善休息,偏偏這個能夠好好睡上一覺的時刻迪達拉卻只覺得精神百倍。船隻繞過一個小彎,高山取代紅陽與濃煙,接著他們來到一個河水匯集之處,寬廣得幾乎要讓人以為是在大海中央。迪達拉看著那個又大又圓的月亮,心說從和蠍搭檔開始到現在也已經過了數年,這段期間他追求藝術的腳步從未停止,可這些日子來與其說是在執行任務,反倒更像是假借執行任務的名義走遍大大小小國家。
 
他們所接到的大多數任務中都包含毀滅或是殺戮,偶爾也會遇到一些上忍級別的強力忍者,可每當一次又一次結束戰鬥,卻又會感覺一切似乎不怎麼真實。
 
迪達拉將手伸往映有月光的水面,揚手撈起──理所當然是什麼也撈不到的。
 
一旁的蠍盡管正專注在維護傀儡,迪達拉這小動作他還是有看在眼裡的,而且對方那動作不管怎麼看都是在撈月吧,「小鬼,你興致可真好。」
 
聽出對方語調中帶有嘲諷意味,迪達拉斜睨了一眼:「我跟整天只會和木頭機關打交道的老大叔可不同,欣賞藝術的眼光寬闊多了。嗯。」他邊說邊揚起一抹自傲的笑。
 
蠍看著對方那充滿稚氣的臉龐,心說那人也就只有這種時候才表現得像是個正常的十多歲孩子,「你沒幾個這麼寧靜的晚上,能做的不只有撈月吧。」語罷,收回視線將手中的螺絲鎖緊。
 
「蠍大哥你不管什麼時候都只會弄傀儡,沒資格說我。嗯。」說是這麼說,迪達拉卻也順著對方話中的意思,以背包當作枕頭躺了下來。蠍見到對方縮著腿不想踢到傀儡零件,便將零件整理至一角,然後抓著迪達拉的腳腕硬是把他的腿給扯直了。
 
小船漸漸駛離了水流匯集之處,又進入山與山之間的平穩河道。山將月光完美掩去,四周一下子變得黑暗。這對蠍來說並不造成多少影響,只要還能看見零件輪廓,他就能知道那該往什麼地方鎖。
 
迪達拉不怎麼喜歡這種黑暗,即便睜著眼也看不見東西的安靜地方讓他很不自在。於是他閉起雙眼試圖進入夢鄉,卻發現那種不自在的感覺已逐漸轉化為微弱的不安全感,而當他注意到耳邊的細碎零件聲響之時,那股正要蔓延開來的不安竟是莫名地煙消雲散。
 
「蠍大哥,你要是遇到打不過的敵人記得叫我起來。嗯。」
「放心,在你睜眼之前我就會先殺了他。」
 
這麼說著的蠍,並未停下手邊工作。
 
迪達拉聽著那人組裝零件的細微聲響,緩緩進入了夢鄉。
 
 
 
 
 
 
 
 
 
後記:
我這幾個章節想表現的東西比較內斂,不知道有沒有人能看得出來。
為了表現出想要的感覺,連敘事手法都調整過了。希望有人能看懂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