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幸運E

關於部落格
我不知道你想在這裡看到什麼。
我只寫我想寫的東西。
  • 120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同人】下弦月12﹝蠍迪﹞

  
迪達拉依然想不明白為什麼蠍會掉頭回來找他。他還記得那時候兩人分頭進行任務,也說好了在完成之後各自離開到西方小廟前集合,出發前迪達拉甚至還惡趣味地叫蠍記得先把自己身上的螺絲給拴緊了。他們各自在村南與村北進行戰鬥,盡管聽得見對方那頭的喧囂卻根本不可能知道對方那處的戰況如何,按照時間來推算,迪達拉被人擊落並被敵人發現的這段時間足以讓蠍完成任務並爽快地走人。
 
從前也曾出現過一兩次迪達拉陷入苦戰的情況,他還記得那時蠍說什麼就是不願意出手幫忙,迪達拉自己也死顧著顏面不願意開口求救,最後還是趁著對方失誤的時候襲擊才負傷險勝。
 
──當然,那是好幾年前的事了。
 
迪達拉伸手摸了摸黏土大鳥光滑的後腦勺,心說該不會是這幾年搭檔起來經歷了某些東西,讓蠍的老大叔心態有所轉變?前陣子大雪中遇難的時候,到底也是蠍設法化解了問題的。
 
「蠍大叔,你那時候為什麼來幫我?」坐在前方的迪達拉微微側著頭問道。
 
「跟你無關。」蠍依然閉著雙眼,絲毫沒有要認真搭理的意思。
 
「那時我們一個在村南,一個在村北,照時間推算蠍大叔老早就完成任務撤退出去了吧,那位子也很難看清楚我這裡的戰況。嗯。」迪達拉邊說邊摸了摸下巴,絲毫沒有注意到身後的動靜。
 
「小鬼,你很多話。」聞言,迪達拉一回頭就看見蠍站在他身後,那眼神簡直兇悍得可以殺死人了:「想死的話,現在就能成全你。」語罷,蠍動了動脖子,頸部關節喀啦喀啦地響了兩聲。
 
「……蠍大哥你要知道,你現在可是在我的藝術品上。嗯。這要是掉下去你也會死……不,你好像不會死。」迪達拉說著說著,尷尬地乾笑了兩聲說是自己不問了,要蠍好好地坐著。
 
 
 
接近雨忍者村之時,兩人便選擇徒步移動。川之國的內戰由佩恩畫下句點,盡管是在高壓統治之下,可對於那些因為戰爭而流離失所的人們來說,佩恩無疑就是救世主一般的存在。當同樣身著曉袍的迪達拉與蠍出現,雨忍者村的人民見了無不彎腰行禮,即便從未止歇的雨多少給生活帶來少許不便,人們對曉、對佩恩的尊敬卻無半分減少。
 
「辛苦了。」當兩人進入總部時,佩恩已經站在門口等著了,「兩周之後是例行會議,其他成員也正在回來的路上。在那之前你們先休息一段時間。」
 
當佩恩說完並轉身離去,蠍頭也不回地就往自己的房間方向離開。迪達拉一邊拎著濕淋淋的曉袍跟斗笠一邊提著略沉重的背包,還得再多騰出一隻手來拄著醫療拐杖走路,每當他移動個兩三步就能感受到自己手裡的斗笠跟硬披在肩頭的大衣正在滑落。他不悅地咋了下舌,有股衝動要把東西全都丟走廊上置之不理。
 
而正當他真的打算這麼做的時候,有隻手接過了他手裡的背包跟斗笠。迪達拉下意識地以為是蠍,轉頭剛要抱怨那人來得太晚、自己不需要幫忙,見到的卻是意料之外的黑髮:「……你幹嘛。」
 
「你看起來需要協助。」鼬邊說邊將對方的行李背上肩頭,另隻手自然地要過去攙扶,卻一把被迪達拉給大力甩開。他眨了眨眼,似乎也不覺得意外,僅是客套般地說一句:「失禮了。」
 
「我不需要你幫忙。嗯。」
「東西我會放你房門口。」
 
鼬說完便自顧自地拿著東西走人了,也不管迪達拉到底願不願意。他的態度惹得迪達拉那叫一個不快,氣惱著也不管自己的傷口正如被野獸撕咬般地疼,硬是三步併兩步地跟了上去。
 
想當然,他的腳程到底還是跟不上鼬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